恩京文学

第四十三章 锣开命亡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大清河距离爷爷家走的话要二十多分钟,甘县长极力邀请我和孙胖子坐他的车。我爷爷和三叔他们都用脚走,我哪敢坐车。客气了几句后,我和孙胖子还是溜溜达达地向河边走去。甘县长也不好意思坐车,在我们后面远远地跟着。

到了河边,那里已经收拾停当。大清河两侧岸边已经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几个卖饮料和瓜子花生的小贩穿梭在人群里。

河中心停靠着一条大船,说是大船还不如说是大戏台更为形象。船中央就是一个大平台,两侧各有一个围帘写着“出将”、“入相”。围帘下面的船舱就是演员们的化妆间。由于船上戏台的空间有限,锣鼓家伙就只能摆在河岸两边的石台上。

岸边的主席台已经搭好,甘县长招呼我和孙胖子上了主席台,我把爷爷也拉了上去。老寿星已经坐在主席台中央了,一百一十岁的人了,只是有些轻微的耳聋、眼花,脑子一点儿都不乱。看见我时一眼就认出我就是当年那个小辣子,拉着我的手说个不停。

这是我第二次坐上主席台了,上一次还是特种兵时,猎隼小队立了个集体二等功,我在主席台上坐了一阵。我前面的小牌牌上面用毛笔写了两个字——领导,看字迹就是刚刚写上去的,墨迹都没干。孙胖子手欠,把小牌牌拿在手上玩了一会儿,弄得一手的黑。

主席台上加上司仪只坐六个人。这时天色已经渐暗,司仪询问了甘县长的意见后,宣布了百岁大戏第三天的演出开锣(我和孙胖子晚了两天,前天才是正日子)。

霎时间,河岸两边嘈杂的喧闹声戛然而止,戏船上亮起了灯。甘县长在旁边作介绍,根据当年百日大戏的传统,这次的百岁大戏唱的也是京剧,戏班子是县里文化局费了很大的气力,在沈阳和大连京剧院请的名角。

甘县长正介绍着,河岸边已经响起了锣鼓点,一个老生走到戏台中间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唱的是今晚的第一出戏——《四郎探母》。台上唱了不一会儿,甘县长就起身告辞,他今天来也就是摆摆样子,毕竟是一县之长,不可能一直在这儿耗到半夜。

又看了一会儿,老寿星也被人搀扶着回了家,让百岁老人熬夜可不是闹着玩的。主席台上就剩下我、爷爷和孙胖子三个人了。看着戏船上还在咿咿呀呀唱的老生,我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倒是孙胖子摇头晃脑,手打着拍子,真看不出来这胖子还好这一口。

我看得昏昏欲睡时,一个光头穿着大褂的人上了主席台,他穿得另类,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认出来了,他就是我小时候天眼刚开始显现时,出主意用黑狗血给我洗头的那个高人道士。当年他的头发就不多,现在已经秃得一根头发都不剩了,明明是个老道,现在怎么看都是个和尚。

“老萧,都开戏了,你怎么才来。”爷爷和他是朋友,主动和他打了个招呼。老道嘿嘿一笑,说道:“别提了,乡里税务所去观里查账,娘的,没王法了,查账查到我的凌云观里了。”爷爷看见他笑得特别开心,就说:“你是自找的,萧老道,你说你这几年什么赚钱的营生没干过?好好的一个凌云观你注册的什么公司?公司就公司吧,主营项目还是影视娱乐。你是个老道,娱哪门子乐?”

这个叫萧老道也不还嘴,只是气鼓鼓的不放声。爷爷也不刺激他了,把我叫到身边,对着他说道:“我孙子,你还记不记得?沈辣,他小时候你还帮他遮过天眼的,现在他可了不起了,在首都公安部里当了大官了。来,辣子,和你萧爷爷打个招呼。”

我刚客气了几句,又有一人老远就向主席台跑过来,远远地看着就眼熟,走近了才看清是我亲爹。

我已经摆了个笑脸,没想到他根本就不理我,直接跑到爷爷跟前,说:“爹,又死了一个,就刚才。”

我爷爷的脸色当场就变了,瞪着眼睛对我亲爹说道:“这次是哪个?怎么死的?”我亲爹苦着脸说道:“是县里沈抗美的大小子,傍晚吃饭的时候喝多了,刚才戏看了一半,上茅楼的时候,掉粪坑里淹死了。娘的,终于轮到咱们老沈家的人出事了。”

爷爷叹了口气说:“都是命啊,老大,报警了吗?”我亲爹说道:“哪敢不报,老马和熊胖子一会儿就到,嗯,这不是警察吗?”爷爷轻踹了我亲爹一脚,说:“好好看看,那是谁?”

“爹,是你儿子我。”我已经无语了,从我面前过去,愣是没看见我,虽然这几年,我没怎么喊你爹,光喊你大爷来着,可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亲儿子啊。孙胖子也感到气氛不对,站起身走了过来说:“沈处长,老爷子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我倒是没事。”爷爷向孙胖子笑了笑,说道:“就是有件事怕要麻烦领导你了。”孙胖子一摆手说:“什么领导,我和沈处长是什么关系?他爷爷不就和我爷爷一样吗?您就叫我德胜,再不叫我孙胖子也行,我不挑。”

我爷爷呵呵笑了几声后,说道:“还是德胜你会说话,比小辣子强,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看戏这当口死了几个人。”

“死了几个人?”孙胖子的笑容僵在脸上了,还是闹鬼的话,他和我还勉强沾得上边儿。可现在死人了,看样子八成是刑事案件,我们两个假警察(还是高层)能干什么?

看到孙胖子犹豫的样子,我也不能干坐着了,说:“爷爷,您就别难为孙厅了。他也不是咱们省的公安厅长,跨省查案在我们内部来讲,是大忌。”

“哦。”我爷爷好像明白了,说:“小孙,厅长不是咱们省的,小辣子,我记得你是公安部的什么处长,你是部里的,管这几个人命案应该说得过去吧?”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说好了,还好孙胖子投桃报李,给我解了围,“老爷子,我们查案子是有回避机制的,人是死在沈处长的家乡,他人还在现场的范围内,按规矩,沈处长和我是一定要主动回避的。”

孙胖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爷爷听了又犯起愁来。没想到,旁边坐在主席台上,正喝着茶水的萧老道突然神神道道地来了一句:“他们俩是管不了,犯事的不是人。”

我爷爷瞪了他一眼说:“萧老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别什么都往鬼神身上扯。”

“不信就算了。”萧老道慢悠悠地说道,“这是第几个了?第三个了吧?别急,还不算完,一天一个,看吧,唱十天大戏,还要再死七个人。”萧老道边说边斜着眼看着我爷爷的表情。

我爷爷沉默了。后来我才知道,萧老道的话不是第一天说了,死一个人他就说一次,现在都被他说中了,爷爷心里也开始半信半疑了。

“咳咳!”孙胖子咳嗽了几声,我看向他时,他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

我对爷爷说道:“爷爷,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我和孙厅先捋一捋,判断一下那三个人到底是死于意外还是被人蓄意谋杀。”

看着我和孙胖子身上的警服,爷爷倒是没有犹豫,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两天前,大戏正式开锣的那天,一直唱到了后半夜一点多,不过能撑着直到散场的基本上都是本乡本土五六十岁的老爷们了。

散场之后,我爷爷正在招呼戏班子吃宵夜,还是我亲爹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说:“爹,出大事了,看船的老五掉河里淹死了!”

这个老五是村里的老光棍,姓张,老五叫了几十年,大号叫什么村里基本已经没什么人知道了。筹备船戏的时候,村里给每个人都派了活儿。考虑老五是光棍,没有负担,给他派的差事就是看好戏船,别让谁家的熊孩子上船,再把这戏船弄坏了。

本来老老实实看船也出不了什么事,可倒霉就倒霉在老五平时爱喝那两口酒。晚上开戏的时候,老五在岸边就没少喝,等戏散场,演员们都下了船后,老五晃晃荡荡地拿着酒瓶子就上了船。

他就坐在戏台上,也不就菜,一口一口地灌着酒。酒劲上来,老五就学着刚才戏台上大武生的样子,在戏台上翻起了跟头,两三个跟头翻下来,老五直接翻下了河。等发现他时,已经在河面上漂着了。

要说老五的死是他自己作的话,那第二天,王军的死,就算是无妄之灾了。王军不是我们小清河村的人,他算是县里文化局派来帮忙的,也就是做做统筹、宣传之类的事情。

王军是昨天出的事儿。晚上刚开锣不一会儿,王军坐在岸边一个角度极佳的位置看戏。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县里来的人。我们村长(不是当年打架的那个,换届了)派人送过来葡萄、梨、苹果等。王军倒也没拒绝村长的好意,一边看戏,一边吃着水果。

当时戏台上演着的是《四郎探母》的一折。扮演杨四郎的是从省城请来的名角,他一个高腔唱出来得了个满堂彩儿,大清河两岸叫好声不断。这个王军也是浪催的,嘴里一块苹果还没等咽下去,就站起来拍着巴掌喊了声:“好!”

“好”字喊了一半就已经岔了音,紧接着,王军一头栽倒,双手不停地抠着自己的喉咙,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当时人声鼎沸当中,没有人发现王军的异常。等有人看见王军倒地时,王军已经没气了,一块苹果卡在他的气管上,把个大活人活活给憋死了。

本来是办红事,结果头两天就一天一个死了俩人,爷爷心里甭提多懊恼了。县里的公安局和乡派出所都派了人,排除了他杀的嫌疑,定性为意外死亡。老五还好说,家里就他一个人,这么着就算是全家死光了,一把火烧了,找个坟地埋了就成。

可王军是拖家带口的,他老婆一大清早就来哭闹,最后还是乡派出所的熊所长亲自来把人劝走的。熊所长临走时对我爷爷说道:“沈老爷子,今晚你可得看紧一点儿,可不敢再死人了!”

爷爷本来想把大戏停了,可甘县长死活不同意。县里为了这出大戏花了那么多钱,还从省城请了旅游公司的人来实地考察大清河的旅游资源,怎么能说停就停?死人怎么了?意外嘛。他吃口苹果就能卡死谁能料到?总之,就一句话,戏接着唱。

怕什么来什么,刚才死了第三个,死法也另类,和老五倒有几成相似,喝多了掉粪坑里淹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