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四十章 马啸林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在飞机上,吴仁荻把我和孙胖子叫到了他的跟前说:“那三颗珠子,分了吧。”

吴仁荻终于开口了,之前孙胖子有过想法,珠子一人一颗,他和我的珠子找个门路先卖出去,吴仁荻的珠子留给他自己解决。想得挺好,不过由于吴主任没有发话,最后还是没有下一步行动。

“你们卖掉三颗珠子,不管多少钱,我要一半。”吴仁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敢情他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点过分。

“是,没问题。”我和孙胖子一口答应,能分一半总比珠子在手里卖不出去强。

“卖珠子的钱不用给我。”吴仁荻找了个便笺,在上面写了个地址和人名,“钱给这母女俩。”我瞅了一眼,便笺上写的是南京的一个地名,邵杰。邵一一。母女俩?都姓邵?

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等回到民调局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吴仁荻依旧神龙见首不见尾,进了民调局就不知所终,破军去了局长办公室,汇报麒麟市的情况。我和孙胖子回一室转了一圈儿,没看见郝文明,索性回了宿舍,开始忙活起卖珠子的事。

孙胖子以前做无间道时,三教九流认识的人多,一通电话打出去后,朋友托朋友,终于找到了一个香港买家,商定好了第二天在首都饭店见面。

有钱人的生活就在眼前,我和孙胖子也没心思干活了,去食堂胡乱吃了口饭,就又回了宿舍。可能是兴奋得过头了,竟然全无睡意。在宿舍里大眼瞪小眼,吹了半宿的牛,直到后半夜才好歹睡了一觉。

第二天,我和孙胖子早早地给郝文明打了个电话,推说身体不舒服,请了一天的假。郝文明倒是无所谓,一室最近也没什么活儿,我和孙胖子不在,还省得丘不老惦记,过来借人。

既然郝主任给了假,我和孙胖子直接出了民调局,打了一辆车(民调局一排的闲车,我和孙胖子没敢借,怕让人认出来),直奔首都饭店。

一路无话,进了首都饭店后,香港买家的秘书已经在大堂等候了。客气了几句之后,将我和孙胖子带到了她老板住的套间。

和我想象的港商不同,我眼前的这位哥们儿姓马,名字挺大气,叫马啸林。五十来岁,一嘴广味的普通话。他人干瘦干瘦的,完全皮包骨头。要是几个月前在云南水帘洞遇到他,指定会被当成干尸一枪爆头,都不带犹豫的。不过这哥们儿瘦归瘦,他一脸的心眼直往外冒,看着就是一个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

大家假模假样地寒暄了几句之后,开始说到了正题,昨天孙胖子在电话里没说清楚,只说是有刚出土的文物,具体是什么没敢直说。现在把那三颗夜明珠亮了出来,马啸林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孙胖子还特意拉上窗帘,关了灯。就看见三颗夜明珠散发出来银色,类似星星发出的光芒。

“这是无价宝啊。”马啸林捧着三颗夜明珠,口水差点滴到上面。我和孙胖子对视了一眼,有戏,照这架势,三颗珠子能卖个好价钱。

不过等拉开窗帘后,马啸林的表情又变了说:“不过,还是有些瑕疵的啦!”

我还没反应过来,孙胖子不干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有瑕疵的?”

马啸林笑嘻嘻的,也不生气,将三颗夜明珠递了过来,“孙生,沈生,你们自己看啦。”

我和孙胖子一人一个拿在手中,左右看上去都没发现有什么瑕疵。

“珠圆玉润的,没问题啊。”我看着马啸林说道。

“不是呀,看看这里啦。”马啸林分别指向三颗夜明珠的不同位置,转头又叫过自己的秘书,“放大镜拿来。”

借着放大镜的力量,才勉强看到三颗夜明珠分别有一道肉眼很难发现的划痕,可能是当时在沙漠地下,珠子掉下来时撞到的划痕吧,马啸林不知什么眼神,竟然能看到。

“这个也算瑕疵?马老板,你的眼力在哪儿练的?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孙胖子一手夜明珠一手放大镜,对着马啸林说道。

“呵呵。”马啸林笑着说道,“再小也算瑕疵啦,没办法,有瑕疵就不算完美。”

马啸林还要接着说,被孙胖子抢白道:“你先等等再说,马老板,交个实底吧,三颗夜明珠,你到底能出多少钱?”

马啸林貌似有点犹豫不决地说:“八十万,你们觉得怎么样?”

“八十万?”孙胖子收了夜明珠,“辣子,我们走,来错地方了。”

看到我们要离开,马啸林这才有些慌了,说:“孙生,沈生,什么事都好商量的嘛,八十万你们觉得不合适,那么,八十一万好啦,谈生意就是这样的啦,有商有量的嘛,别走嘛,八十一万要不合适,我们再谈啦。”

孙胖子瞅了他一眼说:“你以为你在打发要饭的?三颗夜明珠你给八十一万?你以为孙爷白混的?”孙胖子干正事不着调,可现在干私活是龙精虎猛的,到底是卧底出身,吃过见过。

马啸林摊开了双手,问:“那么你们讲,多少钱合适?”

孙胖子看了我一眼,我伸了一个指头,一百万,分吴仁荻五十万,我和孙胖子一人二十五万,二十五万啊,够我在老家给我三叔盖个小楼了,再给他续个三婶。还能剩几万,给我亲爹亲妈吧,不行,还有我爷爷也得分点。

孙胖子点点头说:“我大哥说了,一千万!”

一千万,能卖一千万?我感到一阵的眩晕。从小到大,我就不知道钱到了千万是个什么概念,当特种兵时,给了五千块的补贴,我都兴奋得好几晚睡不着。要是真能给我一千万,娘的,以后吃小肠陈只要菜底儿,不要火烧!

就在我眩晕的时候,那边马啸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孙生,你开什么玩笑,三颗发光石凭么值一千万?”

“啪”的一声,孙胖子拍了茶几,指着马啸林的鼻子尖大声说道:“你以为我们俩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这三颗叫夜明珠,不是什么有放射性元素的晧石。这种品相的夜明珠一千万一颗外面抢着买,现在三颗一共卖你一千万,就算是白菜价了,你还想怎么样?”

孙胖子一阵数落,马啸林算是彻底没了脾气,叹了口气说道:“我也知道,八十万是少了一点,可是孙生,你知不知道古玩卖的是什么?”看孙胖子不言语,马老板自问自答道:“古玩卖的是别人的心头好,有钱人说它好,它就是无价之宝,说它不好,那它不过就是一块会发光的石头啦。你把夜明珠卖给我,我还要找真正识货的人卖给他,这个过程可能是五年,运气不好也可能是五十年啦。”

孙胖子不打算和他啰唆了,收好珠子,拉上我就要离开。马啸林见此是真急了,在门口拦住了我们俩说:“你们别走啊,还可以商量的嘛,八十万不好,那两百万啦,三百万,五百万,七百万,七百五十万。”看孙胖子脚步慢了,有了松口的意思,马啸林一咬牙,“一口价,八百万啦,再多的钱,我真的拿不出来啦。”

孙胖子回头看了看我问:“辣子,你的意思呢?”

说实话,刚才马啸林喊到三百万的时候,我就绷不住了,现在卖八百万,我做梦都能笑醒。我说:“大圣,我看也差不多了,马老板也不容易,八百万就八百万吧。”我压抑住正在狂跳的心,假模假样地说道。

孙胖子冲着马啸林点了点头,说:“算了,我大哥都发话了,这次就便宜你了。”说着将三颗珠子扔给了马啸林,“八百万,你的了。”

马啸林将夜明珠收好,掏出支票本说道:“八百万的支票,没问题吧?”孙胖子摇了摇头说:“不要支票。”

马啸林一愣,“开玩笑,孙生,你不是要现金吧?八百万现金,银行会要说明啦,我怎么说?”

孙胖子笑了一声,从背包里掏出了笔记本电脑,说:“想什么呢,银行转账。八百万的现金,我们俩拿得走吗?”

孙胖子还有个人账户,还真是真人不露相,不光是我,马啸林也是一脸惊讶,说:“看不出来,孙生你是有备而来啦。”说着,当着孙胖子的面,将八百万划到了孙胖子的账户里。

交易完毕之后,马啸林让他的秘书倒了三杯香槟,说:“来,让我们庆祝一下,这笔生意的成功,双赢啦!”

“没空!”这次是我喊的,我一把拉住孙胖子,小声对他说道:“走,银行取钱去!”

到了银行我才知道,敢情转账之后,孙胖子就立即将八百万自动转了几家银行,已经分三份到了他名下的账号,我开始怀疑了,业务这么熟悉,他以前到底在哪儿做卧底的?

在孙胖子的极力推荐下,分到我名下的两百万变成了一张银行卡,我本来想要存折的,那个小本本看着踏实。不过孙胖子说存折的安全系数不如银行卡,看他在这方面几乎就是专业人才,我听取了孙胖子的意见。

共一条评论

  1. 读者第一遍说道:

    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