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三十九章 丘不老到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他没想到后患还是来了,鲍喜来和李庭如果不出事,我们还到不了麒麟市。

杨枭终于将心中的不痛快宣泄了出来,他说得有些兴奋,脸颊开始发红,双眼也有些发直,就像喝酒的人已经稍稍有了点醉意。

“傻蛋,是你害了你老婆。”水塔的位置有人冷冷地说道,吴仁荻都这样了,他的嘴还是不闲着。

“你再说一遍。”杨枭瞪起了眼睛,大声吼叫道。

吴仁荻就是吴仁荻,根本不吃杨枭那一套,保持着他自己一贯的语气说道:“你老婆死了之后,只要在她的魂魄上打上个记号,她重新投胎后就能找到她,再等个十几二十年,重新娶她一次,不就得了?”

听了吴仁荻的话,杨枭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血红,牙关紧咬,仿佛一张嘴就能将满口的鲜血喷出来。吴仁荻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现在想到了?晚了,她的一魂二魄已经消失,就算要轮回转世,也不能再世为人,只怕要转投畜道,下辈子做畜生了。”

“你到底是谁?”杨枭有些警惕地看着吴仁荻,确定了那七根钉子还钉在吴仁荻的身上,他这才稍微有了点底气,冷笑着说道:“你是谁都没关系,一会儿就送你上路,别挣扎了,那七根铜钉本来是给你们民调局里另外一个人用的,现在算便宜你了。”

“另外一个人?谁?”吴仁荻盯着杨枭,冷笑道。

吴仁荻的眼神让杨枭很不舒服,他哼了一声,说道:“是谁都不是你,你要是白头发,我还能忌惮几分。”

“白头发?”吴仁荻突然笑了起来,“呵呵,你指的是这个吗?”他说话的时候,面貌起了变化,本来还是满头的黑发,开始从发根到发梢变得雪白,只过了几秒钟,吴仁荻已经满头白发。

看见吴仁荻变成了白发,杨枭没有丝毫犹豫,冲向天台护栏,闪电一样跃起,他要从十五层的顶层跳下去。可惜和孙胖子刚才一样,被一团黑色的雾气挡了回来。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吴仁荻将插在自己身上的一根大钉子拔了出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看着杨枭说道:“七星阵,林火教你的?”

杨枭脸上的冷汗不受控制地像水一样流了出来,他的眼睛根本不敢看向吴仁荻的方向,只能直勾勾地看着地面。

吴仁荻已经将身上的七根钉子都拔了出来。我看得清楚,他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被刺破,钉子只是当时陷在了身体里,现在又完好如初。

局势扭转了,我和孙胖子对视了一眼,一起退到了角落里,谁知道杨枭还有没有后招。现在的情况还是离他们远一点好,免得殃及池鱼。

“也难为林火了,还能想出七星阵。他还教你什么了,一起使出来吧。”吴仁荻活动了一下筋骨,看着杨枭冷冷地说道。

杨枭低着头没有言语,好像已经放弃了抵抗,又好像在盘算着如何逃出生天。

吴仁荻又是不屑地一笑,“不用瞎琢磨了,我这个禁阵是加了料的,就算你们巫祖重生,也出不去这天台了。”

“巫祖重生?你,什么意思?巫祖……死了?”杨枭说这话的时候,语调不由自主地颤了起来。

“不止你们巫祖。”吴仁荻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林火也死了,他死前告诉了我,原来还有你的存在。”

听到连林火也死了,杨枭反而平静了,他深吸了几口气,对着吴仁荻说道:“不能放了我吗?”

吴仁荻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黯淡,叹了口气说道:“你和林火的存在,归根结底是我犯下的错误,这个错误我一定要亲手抹杀掉。”

杨枭似乎已经算到了吴仁荻不会轻易放了他,听了这几句话,反倒坦然了,冲着吴仁荻惨然一笑,说:“无所谓了,我死之前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

吴仁荻想了一下,说道:“你老婆?”

杨枭点了点头说:“我本来想救她,到头来却害了她。我的本事不能让她重新投胎做人,你应该没问题吧?”

没等吴仁荻回答,我已经忍受不了,抢先冲着杨枭吼道:“那么那些被你抽了魂魄的人呢?他们不是更无辜吗!他们也有亲人子女,你老婆没了一魂二魄投不了胎,那么他们呢?不是一样投不了胎!”

我身边的孙胖子脸已经白了,杨枭看起来是要死在吴仁荻手里了。

“辣子,别冲动。”孙胖子回头又对吴仁荻和杨枭说道:“你们继续,不用理我们。”

没想到杨枭非但没有发狂,还饶有兴趣地看了我几眼,问:“小家伙,你有爱人吗?”

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还是摇了摇头。杨枭看着我继续说道:“等你以后有了一个值得你放弃一切去爱的人,你就会明白,只要能救她,哪怕是杀光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在所不惜。”说这番话的时候,杨枭的语气决绝,分毫不让。

杨枭又对着吴仁荻说道:“要动手就快点,别忘了我老婆的事。”说罢,走了几步,坐在吴仁荻身前十来米远的地方,两眼一闭,竟然吟唱起了不知什么地方的小调。

看着杨枭此时的样子,吴仁荻反而笑了起来,看了天台的大门一眼,他的表情很怪异,就像是一个在考试中作弊成功的学生,已经交了卷子,脸上流露出的那种神情。

一曲小调唱完,吴仁荻还没有动手,杨枭有点不耐烦了,说:“别告诉我,你下不了手,给个痛快的行吗!”

没等吴仁荻说话,门外有人冷冷说道:“用不着他动手,欺负完我们二室的人,想死在别人的手里?没那么便宜!”

听声音是丘不老杀到了。狠话说完,可没见丘不老进来,又过了一会儿,丘主任的声音又响起“吴仁荻,你把禁阵撤了,我要进去。”丘主任这话听得出来有些憋屈。吴仁荻摆的禁阵连他也进不来。

“你让我撤,我就得撤啊?你以为我是谁?你儿子?”吴仁荻哼了一声,没给丘主任这个面子。丘不老在门后沉默了一阵,在我的位置,都能听见丘主任喘粗气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丘不老在门外幽幽地说道:“算我欠你的一个人情,怎么还,随便你。”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吴仁荻微笑着说道,他脸上的笑容很是诡异,好像看见了什么可乐的事情。这还不算,吴主任嘴上在应付丘不老,眼睛却是一直在看着坐在地上的杨枭。

可能是感到大限将至,什么都无所谓了,杨枭没有丝毫胆怯的意思。他毫不示弱,迎着吴仁荻的目光回敬过去。

这两个男人的目光不知碰撞出了什么火花,杨枭看着看着竟然一愣,接着他脸上满是错愕的表情。

吴仁荻脸上的笑容不减,走到天台的中心,用鞋底在地上蹭来蹭去。我这才注意到,天台的地面上被人用红笔画了一只怪兽,看样子九成是吴仁荻的杰作了,吴主任的画风也不怎么样啊,怎么看都像是小孩子的涂鸦。

吴仁荻把怪兽的四只爪子蹭掉之后,对着门外的丘不老说道:“进来吧,禁阵撤了。”

笼罩着天台门口的黑雾消失了,紧接着,一脸杀气的丘不老走了进来。两位主任没有交流的意思,丘主任手提着那把黑色的大刀片子,瞅准了杨枭的位置,快步冲了上去,看样子,到了跟前手起刀落,杨枭的人头就要落地。

就在丘主任进天台的同时,杨枭突然笑了起来,在我的角度,正好能看见他身后的吴仁荻脸上也出现了同样的笑容。还没等丘不老冲过来,杨枭张嘴“噗”的一声喷出好大一团血雾,随即身子前倾,一头栽进了血雾之中。

转瞬之间,血雾散尽,地面上空空如也,杨枭消失不见。

丘不老愣在当场,一脸的愕然,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脸看向吴仁荻吼道:“谁让你撤了禁阵,放了那个孽障的!”

“你!”

说实话,在吴仁荻眼里,从来没有拿丘主任当盘菜,哪怕加上其他四个主任,充其量也不过是盘乱炖。

在气势上,就更不用提了。两位主任都瞪了眼,也没用多久,丘主任先撑不住了,说什么等回去找高亮评评理,最后还把王子恒抬了出来,以去医院看望自己的副主任为由,哼哼唧唧地离开了十五层大楼。

等丘不老离开之后,我和孙胖子才凑到吴仁荻的跟前。孙胖子先干笑了几声,说道:“吴主任,那个小警察不是真的跑了吧?不就是喷口血吗,能跑多远?”

听孙胖子话里的意思,竟然是想问问有没有追上去的可能。吴仁荻看了他一眼,似乎是被孙胖子气乐了,说:“喷口血能跑多远?也没多远,也就是百十来里地吧。”

“啊?”孙胖子听得张大了嘴巴。吴仁荻又说道:“今天我心情好,给你俩上一课,刚才那口血叫血遁,一口血喷出去能遁出百里之外。而且只要是血足不亏,理论上还能连续血遁,喷出十口血就在千里之外了。”

“十口血?”我听了瞪大了眼睛说道,“这一口血怎么也有个200cc,十口血,2000cc,他往哪儿遁?”孙胖子说道:“还能遁去哪儿?遁去医院输血呗。”

孙胖子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回头对吴仁荻说道:“杨枭的老婆还在医院,他去医院了,我们是不是去医院?”

没想到吴仁荻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去了,杨枭应该已经不在麒麟市了。他老婆少了一魂二魄,他也处理不了。再说了,我答应过他,会让他老婆投胎为人的,他不会那么傻,带他老婆乱跑的。”

吴仁荻说的也有道理。而且这里他最大,也只能听吴主任的了。

之后,我们三个回到了酒店,差不多天亮的时候,破军也赶了回来,他带来了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昨晚,就在我们进十五层大楼的时候,杨枭的老婆——徐蓉蓉再次昏倒,她的魂魄(自己剩余的二魂七魄)离窍,被守在现场的破军收走,没有魂魄的徐蓉蓉当时就没了生命体征,被医生宣布脑死亡了。

当天晚上,吴仁荻带着徐蓉蓉的魂魄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等到第二天,天色渐亮的时候才回来。我们三个也不敢问他,就当他是超度徐蓉蓉的亡魂,让她投胎为人去了。

当天下午,破军将麒麟市的善后工作交给了二室的留守人员(丘不老和王子恒当天就离开了麒麟市),我们也准备离开。

吴仁荻特别交代了处理十五层大楼时要特别小心,大楼地下深处连接地脉的位置,融合了一颗地珠,再过不久,地脉会将地珠吐出,这次清除大楼里的孤魂野鬼,千万不能惊动地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