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二十九章 白发又现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郝文明和丘不老的伤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他们俩贴里面穿了类似防弹衣一样的内甲。这内甲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竟然能承受住那么大的攻击力。

我捡起了郝文明那把特制的甩棍,在手里比划了一下,说:“郝头,家伙不错啊,什么时候给我配一把。”

郝文明伸手将他的甩棍拿了回去,说:“给你配一把?你以为这是什么?大街上二十块一把的菜刀?”

破军小声在我耳边嘀咕道:“你不用惦记了,那个是郝头的私人珍藏。”

我说道:“还可以这样?用自己的家伙?”

破军点点头说:“基本上就是六个主任这么干,有的还不止一把。”

我们说话的当口,孙胖子把丘不老扶了起来,他说:“丘主任,那一堆渣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可别告诉我,他还算是人。”

丘不老嫌他嘴碎,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那堆灰烬的旁边,冷冰冰地扔了两个字“魂髦。”

孙胖子没有听懂,反问:“什么混毛?”

“是魂髦。”破军接过了话头,“我说大圣,以后没事多去资料室看看档案。”

我对民调局资料室的兴趣仅次于靶场,“魂髦”这两个字,我好像在哪个资料夹里看见过,说的是一种人为炼魂的方法,资料里说的是在人死后,将他的魂魄提炼出来,安置在一个人造的魂器里。当时我是当神话小说来看的,印象还算深刻。

破军又说道:“我也是只看过资料,没想到能有机会亲眼看见。”

“不是我说,我和老丘也是第一次见。”郝文明说话了,“你们算开眼了,这个魂髦也是极品了,里面竟然塞了一千个魂魄。”

孙胖子还是不太明白,问道:“郝头,你能不能说得明白点?”

郝文明看着他叹了口气说:“刚才那个高高大大的东西,并不是活物。它是由很多个人的皮肤、骨骼和内脏拼组成的……”

他话说了一半,被孙胖子打断,“郝头,你说它是一个人皮灯笼?”

“不是我说,你能不能让我先说完,你能不能稍微尊重我一下?”郝文明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被孙胖子抢白了多次,郝主任已经懒得和他生气了,“它有学名,叫做魂髦。外面罩着护身盔甲,里面被塞进了上千个魂魄。不管遭到了什么样的攻击,攻击力都会被那一千个魂魄分摊,平常的打击对他很难有什么实质效果。想彻底解决他,先要消灭他体内的一千个魂魄。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火烧。”

我等到郝文明说完,才问道:“郝头,你说魂髦里面有一千个魂魄,不会是上面主墓室里那些死尸魂魄的三分之一吧?”

郝文明听了我的话,愣了一秒钟后,突然转脸对着丘不老喊道:“老丘,还有两……”

“都别说话!”丘不老侧着耳朵好像听到了什么,“有‘人’过来了。”

安静下来后,还真的隐隐听见了有人在水面上走路的声音。

还来?郝文明和丘不老拼了老命联手,才勉勉强强干掉了一个魂髦。现在要是同时来了两个魂髦,我都不敢想下去了……

孙胖子捡起郝文明丢在地上的金属筒,问:“郝头,这个还能用吗?”

郝文明看都没看金属筒,叹了口气说:“一次性的,就这一个。”

孙胖子还不死心,转头对着丘不老说道:“丘主任,你应该还有吧?”

“用了。”丘不老回答得倒也干脆,之前我们见到的信号弹就是丘不老的火筒发出来的。

走路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的心跳声也越来越快。五双眼睛一起看着声音来的方向,丘不老和郝文明又重新抄起了家伙。

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这个人影慢慢变得清晰,等看清楚这个人影的相貌后,我和孙胖子面面相觑。

这人年纪并不大,只是满头的白发,还从头到脚穿了全套白色的衣裤。他背着一个超大号的旅行包,双手分别抓着两个人的脚,就这么一路将他们拖了过来。等到走近了才看清楚,他抓着的竟然是两个魂髦,这两个魂髦看不出有什么外伤,偏偏就动不了,死人一样被白发人摆弄着。几分钟前,郝文明和丘不老拼了老命才干掉的魂髦,他竟然轻轻松松地制服了,还是两个一起解决的。

这个人我和孙胖子都见过,几个月前,在云南的水帘洞里。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吴勉。

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他,没想在这种场合下,他又出现了。

不过露出吃惊表情的,也不止我和孙胖子两人。看清来人的相貌后,郝文明和丘不老都收了家伙,不约而同地把脸扭向了另一边。

吴勉也不说话,他的目光不停地在郝文明和丘不老的身上转来转去,光看还不算,还时不时地冷笑几声。郝文明和丘不老就当作没看见没听到。一时之间。我和孙胖子也不敢搭茬儿,吴勉在水帘洞里的表现,让我们俩在心里对他还是有些忌惮。

“吴主任,您也来了……”最后还是破军打破了僵局。

他也是民调局的主任?六室主任吴仁荻吗?他不是叫吴勉吗?民调局里只有第六调查室的主任吴仁荻我没见过了,现在看来,我和吴主任早在几个月前就见过面了。

吴仁荻冲破军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然后看着水面上魂髦烧剩的灰烬说道:“我说嘛,三个魂髦怎么少了一个,没本事就别乱跑了。”他这话说得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郝文明、丘不老二人听的。

郝文明就当没听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丘不老听到了吴仁荻的话后,眼角的肌肉颤了几下,转回头盯着吴仁荻的眼睛,直勾勾地说道:“是你在失踪人员附近布的阵法?”

“嗯。”吴仁荻点一点头,“想学?”

丘不老冷哼一声,又把头扭向了一边。

破军出来打了个圆场,说:“吴主任,给你介绍我们一室的两个新人……”

“不用了。“吴仁荻打断了破军的话,转头看向我和孙胖子,“来六室跟我怎么样?”

“吴仁荻你什么意思?”一直把吴仁荻当作空气的郝文明终于撑不住了,“民调局你说了算?不是我说,他俩生是一室的人,死是一室的死人。想要他俩?下辈子请早!”

吴仁荻没有搭理郝文明,只是轻轻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一丝嘲弄的意味。

吴主任的注意力还是在我和孙胖子身上,他看着我们俩说:“你们俩做的事算我一个,完事后把我的那一份送到六室来。”说完将手里拖着的两个魂髦扔在郝文明的面前说:“这两个魂髦是高亮点名要的。”说完他转身就走。

“喂!你哪儿去?”郝文明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吴仁荻有些无奈地转回身,“这儿没我事了,外面九曲阵的阵眼也已经破了,丘不老知道怎么出去,记得出去时把挖墓的带回去。”说完再不理会我们,径自向外面走去。

孙胖子看着吴仁荻的背影说道:“什么挖墓的?”

“吴主任说的是失踪的考古队员,在吴主任眼里,他们也属于挖坟掘墓的,只是名字好听一点。”看样子,破军对吴仁荻有些个人崇拜。

“辣子、大圣,吴仁荻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们以前就见过?不是我说,你们有什么事他要插一脚?”

除了夜明珠的事儿,我将在云南发生的事儿跟两位主任说了一遍,还特意强调了除此以外,我们和吴仁荻再没有任何关系。

就这样,这件事总算糊弄过去了。郝文明和丘不老还要再去看看抱月玉棺。

等走到抱月玉棺跟前时,眼前的事情又把我们惊呆了,这个打击都不次于刚才大战魂髦那件事。

抱月玉棺已经被打开了,棺盖完完整整地靠在玉棺的边上。再向里面看时,棺内空空如也,别说死尸了,就连陪葬的物品都一件不剩。

丘不老回忆了一下,吴仁荻出现的方向正是这个地方,我说他怎么背着一个那么大的背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