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二十三章 无名业火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郝文明眼睛一瞪,用力拍了一下铜棺盖说:“妈的!是定尸铜棺!我明白了,传说都是假的,百节王是被人害死的!墓室里的不是什么陪葬童子,是士兵,监视百节王尸体的士兵。”

这话一出口,旁边破军的脸色开始发青,他问:“谁和百节王有这么大的仇?用上了定尸铜棺。死了还不让他投胎转世。”

我听了个一知半解,孙胖子也是直挠头,他凑到破军的身边问:“你拿镜子照照自己的脸吧,跟青花瓷似的。定尸铜棺很厉害吗?把你吓成这样?”

“不是厉害,是缺德,缺了大德。”破军愤愤地解释道。原来这定尸铜棺本来是殷商时期最严厉的刑罚手段,商朝时就已经有了轮回转生之说,人死了不过是下一次投胎转世的开始。有了这种想法的人就无所顾忌,杀人越货,甚至拉杆造反都敢豁出去,反正失败了就是一死,死后再投胎就是了。用现在的话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这些很容易走极端的人,让当时商朝的当权者们很是头痛。连死他们都不怕,还能怕什么?后来有一个方士给商宣王出了个主意,既然他们不怕死,那就让他们死不成。

严格来说,这些人还是会死,只是死后魂魄会被困在一个特制的铜棺材里,他们的灵魂和肉身被困在一起,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腐烂,肉身受的任何苦楚,在魂魄上都会有体现。最惨的是,魂魄会永远困在铜棺里,不能转世投胎。后来商灭周盛,这种刑罚也被周孝王废止了。

“那不是和那个聚魂钉的作用差不多嘛。”孙胖子也凑到跟前说道。

“不一样,聚魂钉严格说起来,是用来续命的。被聚魂钉钉了,还可以控制自己的肉身,如果活够了,甚至可以自己拔出聚魂钉,去投胎。而这个定尸铜棺是被动的,相当于宣判死刑犯时,最后的那句剥夺投胎权利终身!”

“那现在怎么办?打开铜棺材,让百节王出来松快松快?”我说道。

郝文明一咬牙说:“先开棺,看清楚里面是什么!”

定尸铜棺说是铜的,其实是掺杂了其他类似铅的金属。加上铜棺经过了几千年的岁月,棺盖和棺身几乎锈成了一体。

孙胖子出了个主意,先是敲松了铜棺盖和铜棺的接连处,又从尸体上拔出了一百多根聚魂钉。我、破军和孙胖子合力将铜棺盖的一角抬出一条缝隙,郝文明趁机将十来根聚魂钉垫进缝隙中。

等铜棺的四角加上四周都被垫上了聚魂钉后,我和破军沿着一侧推动铜棺盖,有了这百十来个滚轴,并没有太费力,就将铜棺盖向前推开了一半。

“行了。”郝文明站在棺椁的跟前,眼瞧着定尸铜棺的内部显露了出来。在一堆大大小小的陪葬品中心,露出一具被类似亚麻布的布料层层包裹着的尸体。

“这真的是百节王吗?”孙胖子问,“怎么看上去像个木乃伊?”

郝文明的目光在铜棺里面来回扫了几遍,最后停留在木乃伊的身上。

“郝头,尸身上面的布料有问题。”破军用甩棍拨弄木乃伊身上的亚麻布,过了三千年,这些布料竟然还有些许的柔韧性。

郝文明用手在亚麻布的一角捻了一下,认出了来历,尸体上裹着的亚麻布叫晟麻,是商朝时期,商朝王族死后专用的裹尸布。有记载说过,用晟麻裹尸,尸体不会腐烂,而且还能避蛇虫鼠蚁。晟麻使用的等级相当森严,所以除了极个别王室宗亲外,一般的诸侯都不够资格使用。直到纣王时期,才放宽了晟麻的使用权限,可惜没有几年,晟麻就绝迹了。

商纣王登基时,被发现纣王专用的布料里掺杂了这种死人才会用的晟麻。因为查不到主谋,纣王一怒之下,将全国制作晟麻的匠人抓起来砍了头。从此之后,晟麻制作方法也就失传了。

郝文明啧啧嘴,又说:“把晟麻撕开,让百节王出来透透气吧。”

破军将甩棍的一头伸进晟麻里,轻轻向上一挑,晟麻表面虽然还有点柔韧,但经过几千年的岁月,里面早已经酥透了。破军没有费事,就将几层缠裹着尸体的晟麻挑破了。

晟麻包裹着的尸体露了出来,这是一具四十多岁的男尸。之所以我敢这么肯定,是因为这具尸体还保持着刚死时候的状态。他身体全裸,皮肤有种病态的苍白,似乎还有些生气。两眼半合,从我的角度看,能看到他的瞳孔没有丝毫浑浊。那一刹那,我竟然产生了一种要过去听听他心跳的冲动。

要不是这一路下来,多少知道点底细,说他死了将近三千年,打死我都不信。看上去他更像是睡着了,一觉睡了三千年。

“这是百节王,还是千年老妖?你们谁信他已经死了两千多年?”孙胖子喃喃道,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向着郝文明看去。

郝文明也在盯着百节王看,只是他看的方式有些特别。别的地方都不看,只是抓起了铜棺中人的双手看了几眼。

“他不是百节王。”郝主任来了一句总结性发言。

之前的判断全错了?破军愣了一下说:“郝头,我们之前搞错了?这里不是百节王的陵寝?”

“陵寝是百节王的没错,只是这个定尸铜棺里葬着的人却不是百节王。”郝文明沉声说道。

孙胖子愣愣地说了一句“那棺材里躺着的是谁?”

“谁都有可能,就不可能是百节王。”郝文明眯缝着眼睛说道,“百节王是古稚国最后一代国王,他的资料流传下来的虽然不多,但还是能肯定一点,百节王天生异相,双手除大拇指外,剩余八指同齐。你们看看棺材里这人是吗?”

我看了一眼躺在铜棺里的那个人,五只手指长短各异,看不出来有百节王天赋异禀的倾向。

之前定的计划是找到百节王留下的暗道。现在证实定尸铜棺里的人不是百节王。那下一步该怎么出去?我、孙胖子和破军的目光一起转向了郝主任。

郝文明沉着脸,手扶着铜棺好像在想什么事情。还没等他想明白,墓室中突然传来一阵焦煳的味道。紧接着,就听见孙胖子一声惊呼“尸首着火了!”

再看向铜棺时,里面蹿出了火苗。

火是从尸体的耳、鼻、眼睛、嘴巴里冒出来的。我们几人的脸上都变了颜色。八只眼睛盯着铜棺,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我脱下衣服,想趁着火势不大,把火苗拍灭。还没等上前,就被破军一把拦住,他脸色十分凝重地说:“别过去,火有问题。”

火能有什么问题?还没等我问出口来,尸体身上的火苗起了变化,通红的火苗子突然晃了几晃,就在同时,铜棺内竟然没了颜色,里面就像是在放一场黑白电影。紧接着,原本通红的火苗向死尸的体内一敛,随即又猛地冒出来。再涌出来时,火苗竟也变成了黑白的颜色——黑色的内焰,白色的外焰。看上去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郝文明冲着我们三个喊道:“都离远点!”他自己则还站在定尸铜棺的旁边,用手机拍了几张铜棺里正在燃烧尸体的照片。看得出来,郝主任对这黑白的火焰十分忌惮,照片一拍完便马上后退了几步,冷冷地看着火中的尸体。

孙胖子这时已经蹿出去老远,口中还愤愤道:“妈的,棺材里的倒霉鬼到底得罪谁了?被定尸铜棺关了几千年不说,一露面就有火刑伺候他!”

我和破军退到了郝文明的身后,孙胖子则弓着腰,站在了我们的身后七八米远。这胖子倒是惜命。不过我们三个要是完了,只剩下他自己怕也是难逃劫数。

看见郝文明还在不错眼神地盯着已经被火烧得噼啪乱响的尸体,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能惹他。只得捅了捅身边的破军问:“这是什么鬼火?烧起来连个颜色都没有?”

破军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先是叹了口气说:“你和大圣的命不知道是好还是歹,第一次出来不光见识了聚魂钉、定尸铜棺,就连无明业火你们都能遇上。回去之后记得买彩票。”

“业火?还无名?”孙胖子可能是看出来危险不大,便上前几步,蹭到我和破军的身后,“什么意思?”

破军看了一眼郝文明,看他没有制止的意思,才说道:“无明业火又叫阴世火。据说能烧尽天下一切之恶业。凡属是前世做了不赦之大恶的人,死后会阴司判为永不超生、被无名业火烧成虚无。阳世之火只能烧毁人的肉体,而这个阴世之火能把灵魂都烧干净。”

孙胖子的脸上变了颜色,继续问:“你的意思是说,被这个无明业火烧了的人,最后连魂儿都剩不下?投胎都不用想了,彻底玩完了?”

破军点点头说:“差不多,也有你那么一说。”

“那还愣什么?别在这儿待着了,赶快躲出去啊。”孙胖子嘴上说着,脚下已经开始动作,话说完时,人已经差不多走到了大门口。

“看你那点出息。”破军讥笑一声后说道,“无明业火的出现都有针对的人或者动物,只要你不主动惹它,就不会引火烧身。”

“还是小心点好。”孙胖子嘴里咕咕哝哝地说着,脚下没动地方,看来形势只要稍有变化,他就能跑到安全的地方。

破军不再搭理他,他也学着郝文明的架势,眼瞧着无明业火越烧越暗。最后,业火的火苗闪了几下,随即熄灭。

看着郝文明向前一步,目光又瞟向铜棺里面,破军才敢说道:“好了,应该没事了。”

再次走到铜棺的跟前,我彻底愣住了。原本几分钟前还老老实实躺在铜棺里的尸体,竟然烧没了。铜棺里没有留下任何和那具尸体有关的证据,甚至连一撮灰都没有留下。除此之外,铜棺里别的物品(譬如晟麻和陪葬的物品等等)则保持着刚才的样子,完好无缺。

破军站在我的身边,解释道:“无明业火是有针对性的,除非有人主动招惹它。”

孙胖子也回到了铜棺的附近,他探头看了几眼铜棺的内部后,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定尸铜棺也打开了,无明业火也烧完了,出去的暗道还能找着吗?”

郝文明正围着定尸铜棺转悠,听到他的话,抬头扫了孙胖子一眼说:“应该就在这墓室里,看看能不能找到吧。”

孙胖子倚靠着铜棺,撇了撇嘴说:“要不还是回到掉进来的地方等吧,等欧阳主任派人来找。这一道上,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遇……”

也该他倒霉,正说得起劲儿时,脚下却踩着了一根聚魂钉。话还没说完,脚下一滑,加上他身大肉沉,整个人倒头栽进了定尸铜棺里。这一下,吓得他不轻,掉进去后,孙胖子的手脚划拉几下,不知道在铜棺里碰到了什么机关。

“嘎”的一声,铜棺的底座突然裂开,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孙胖子连同裹尸的晟麻和陪葬品一起坠落洞中,孙胖子掉下去时喊了一嗓子“谁推的我?”

在孙胖子坠落下去的瞬间,我恍惚看见了一个蓝色的人和孙胖子一起掉落洞中。事情发生得太快,没等我们几个反应过来,孙胖子已经在洞底了,听声音他应该没什么大事,已经能听见他龇牙裂嘴的动静。

郝文明站在铜棺旁,对下面喊道:“大圣,你怎么样?能动吗?”我跟了一句“什么东西和你一块掉下去了?”

下面传来孙胖子一阵哼哼声“还没死成,辣子,你看见什么了?是铜棺里的陪葬品吧?我这屁股,都摔木了……”听到他没事儿,我们三个都松了口气。

“下面什么情况?”

“等一等,我看一下。”下面亮起了一点火光,是孙胖子打着了打火机。

我手扒着铜棺向下喊道:“孙大圣,你的打火机不是没油了吗?”

孙胖子在下面怒道:“辣子,你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

“都别废话了。”郝文明喊了一声,对着铜棺下面喊道:“怎么样了,不是我说,你看见什么了?”

“墙上有壁画,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还有……下面还有一个棺材,我说,你们不下来吗?”

我目测了一下距离,还好,不算太高,也就七八米的高度,跳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郝文明爬上了铜棺的边缘,喊“大圣,你让一让,别砸着你。”

“好了,下来吧。”孙胖子向后退了几步,把落地的位置让了出来。

郝文明不再废话,一纵身,跳了进去。接着是破军和我,一前一后跳进了洞底。

如果不和上面的主墓室相比,这洞里面还算是宽裕,和别的斗室不同,这里没什么装饰,一口棺材孤零零地摆放在中心。如孙胖子所说,四周的墙上还真画着四幅壁画。

壁画的画工谈不上什么美感,风格以写实为主,好像是在叙述着一场战争的始末缘由。

共一条评论

  1. 读者第一遍 says:

    七八米高都敢跳,佩服佩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