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十一章 重见天日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舢板上的马达在炸药爆炸时崩坏了,找遍了舢板也没有找到船桨。没办法,只能将就用枪托当船桨划船了。向前划了没几步远,一阵凉风顺着脖子灌进我的后背,我打了个激灵,心头顿时涌现一股不祥之感。

身后的李炎用胳膊捅了我一下。我回头望去,距离我们二十多米远的水面上有人正向我们这儿“走”来,他站在水面上“行走”得很慢,每走一步都在水面上留下了一串涟漪。

这人一身警察制服,双手插在兜里。表情略显木讷,这个王八蛋化成灰我都认得,半天前我还给了他一包烟。

“都告诉你们了,千万别到死人潭这边来,你们就是不听。唉,现在后悔了吧?”老林唉声叹气地说道,仿佛眼前这一幕是他不想看见的。

胖子小声问我“他是哪个?你们认识?”

“就是他把莫特和我们引进来的,应该就是白头发说过的活尸后裔吧。”

宋二愣子已经举枪对准了老林的脑袋,说:“你别假惺惺的!这不是你安排好的吗?”

“你错了。”老林叹了口气,“开始我真没想过要害你们,我的目标只是莫特一伙人,他们贩毒害人,把他们送进来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胖子一听怒喝道:“那孙爷我呢?我他妈招谁惹谁了,凭什么拉上我垫背!”

老林冷冷地说:“哪个庙里没有屈死的鬼?行大事不拘小节。再说了,你不是还好好活着吗?”

我实在忍不住胸中的怒气,怒斥道:“那老王呢?还有我死在这儿的战友呢?他们怎么算?”

老林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那是他们的命不好,我没想到你们能进那道死门。唉,都是天意吧,进来了就不能活着出去,你们还是认命吧。”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我们说的,先下手为强,李炎早就按捺不住了,说:“和他废什么话!动手!”说罢,我们四人同时对着老林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一梭子子弹打完,老林还站在原地。嗯,原来水面上的他和活尸不同,他受到枪击之后没有任何反应,子弹百分之百打中了他,却没有任何效果。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子弹仿佛穿过了他的身体,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你们这是何苦呢?”老林叹着气摇摇头,“既然你们进来了,知道了这里的秘密,就不可能活着出去了。认命吧,都是天……”

老林话说了一半全身突然僵住,就像突然间看见了活鬼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的方向,“不,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你掉进水里,有巫祖庇佑,你不可能逃出来!”

胖子很是费解地说:“他抽什么疯,你们谁掉水里了?”这胖货反应太迟钝了,我懒得理他,转头向后望去,一个白花花的人影手提着一团东西正站在我们身后的水面上,这人从头白到脚,不是刚才坠落水中的白发男子还能是谁。

“巫祖?”白发男子一声冷笑,“也就是你们这些夜郎自大的滇人还拿他当回事儿。喏,你们的巫祖还给你!”说完将手中的那一团东西抛到了老林的面前。不知白发男子施了什么手段,那一团东西竟浮在水面上,没有下沉。

“巫祖!”老林看清了这团东西是一个人的上半截身子,身子上面的脑袋跟个血葫芦似的,两个眼眶空洞洞的,眼球已经被人挖走。

看见这半截身子后,老林有点歇斯底里,“不可能,我了解你,你的本事不可能杀掉巫祖,这是你的障眼法,是不是!”

“了解我?就凭你?”白发男子向老林慢悠悠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知道的只是我想让你知道的。当年我的话你应该没忘,欺我者,我必以十倍报之,现在穴眼破了,巫祖死了,好像就差你了。反正你活了这么多年,大半的本事都是我教你的,现在该还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好像听出了一个大概,老林应该很早以前就认识白发男子了,而且还陷害过他,现在白发男子回来报仇了,老林安排了那个什么巫祖来对付他,刚才活尸的伏击应该是冲着他去的,老王,你们死得有点不值啊。

白发男子一步一步地向老林走去,刚才大殿里对活尸的一幕又出现了,老林浑身直颤,像是被人抽了筋,身子一倒,整个人掉进水里。在他落水的一瞬间,白发男子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揪住了老林的头发,将他从水中提了出来。

老林已经没有办法在水中站立,他半截身子泡在水中,一双死鱼眼无神地看着白发男子,嘴角一阵抽动,似乎是用尽了全力才能说出话来“你放过我,我知道一个秘密,当年你给我的丹药,我分了一半给了另一个人,他吃了也没死,我们三个人是同样的体质。”

白发男子的瞳孔一阵紧缩,盯着老林没有言语。老林看出有缓,接着说道:“当年你也说了,我吃了你给的丹药,效果很差。我是疑心那颗丹药有毒,才分了半颗让人试毒,结果我们俩都活了下来,他是谁,在哪儿生活,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现在杀了我,就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

白发男子还是一言不发,毒蛇一样的眼神对视着老林的目光,似乎是想从他的眼神里找出什么破绽。事到如今,老林也豁出去了,“你饶了我,我就告诉你他的下落。然后我找个地方躲起来,再不会出头。饶了我吧。”

白发男子好像有点心动,说:“如果你骗我呢?”

老林说道:“我向苗族历代巫祖起誓,如果今天我林火骗了吴勉,死后灵魂化为血污,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我心中一动,原来这个白头发的叫做吴勉。

可能感觉到这个毒誓有些分量,白发男子吴勉点点头,“好了,你说吧。”老林有点不放心地问:“你饶我了?”

“饶了,你说吧”

吴勉低下头,老林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吐出几个字。吴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还有什么事瞒我吗?”老林连连摇头道:“没了,就这一件事。”吴勉点点头,揪着老林的头发,将他拖到载着我的舢板前。掏出一把手枪递给我“你来,开枪打死他。”

又来这一套?刚才是“给你机会”,现在是“我饶了你”。他承诺的事就没有好结果。

“你说过饶了我的!”老林瞪大眼睛看着吴勉,“你不能说了不算!你可是……”

“闭嘴!”吴勉一声断喝,“我只说了我不杀你,别人杀不杀你,管我什么事?动手!”

我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一颗子弹毫无悬念地穿过了老林的眉心,一股血箭喷了出来,老林身子向后一仰,当场气绝身亡。刚才上百颗步枪子弹都无法伤到他,现在一颗小小的手枪子弹就要了老林的命。

这是什么枪?老林死了,我的注意力才转移到枪上。粗看上去也就是一把普通的九二式军用手枪,只是分量有些不对,偏沉了一点,再仔细看,枪身上密密麻麻雕刻着很多花纹,嗯?怎么越看越像符文?

“我靠,死尸冒烟了。”胖子一声惊呼,我抬头看去,老林眉心处的弹孔冒出一股浓烟,紧接着,他的眼睛、嘴巴、鼻孔加上弹孔一起开始着火,吴勉松开抓着死尸头发的手,老林的尸体沉入水中,火焰已经布满他的全身,诡异的是这团火焰遇水竟然不灭,一团火光在水中慢慢下沉,直到坠落水底看不见为止。

我顺手将手枪别在裤腰带上,听见吴勉对我们几个说道:“你们一直往前走,见到亮光就能出去了。”胖子说道:“你到底是谁?出去了我们也得有个交代。要不今天的事说出去也没有人会信。”

吴勉看了一眼胖子,说:“我给了交代就会有人信吗?你们出去以后自然会有人教你们怎么说的。”说完又伸出手掌摆在我的面前,“拿来。”

我掏出一根香烟递了过去,“不是什么好烟,凑合抽吧。”

吴勉白了我一眼,“别装糊涂,把枪还我。”我作出恍然大悟状,“你看我这记性,习惯了,开完枪就收起来了。”说着依依不舍地将那把九二式还给了吴勉。

他收起了枪,不再理会我们,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去。宋二愣子向吴勉喊道:“你去哪儿?出口在对面。”吴勉没有回头,边走边说道:“我的事还没完,你们一直往前走,再有二十多分钟就能出去了。”

正和吴勉说的一样,二十分钟后,我们看到了亮光,水流突然变得很急,不用我们划船,舢板自己顺着水流一路顺行。又过了几分钟,前面的亮光越来越大。水流的嘈杂声也越来越大。

胖子抱着他的AK47坐在舢板上,侧着耳朵说道:“这是什么声音,哗哗的,怎么那么耳熟?”他的话提醒了我,我说:“前面是瀑布!我们在大山的肚子里绕了一圈,现在要从瀑布上面掉下去了!”

宋二愣子没反应过来,问:“瀑布,那怎么了?”

我急道:“怎么啦?跳船啦!”可惜还是晚了一拍。眼前突然一阵大亮,舢板连同我们四个人一起从上自下华丽地栽了下去。

准确地说,我们并不是从瀑布最顶部掉下来的,溶洞的出口隐藏在瀑布水流最急的部位,有水帘的遮挡,在外部很难发现这个隐藏的洞口。

好在前一个礼拜有两次武装渡水的训练,有上百次的训练垫底,这个小水潭还不至于淹死我们几个(胖子除外,当时已经顾不上他的死活了)。

当我刚刚浮上水面,就被几只大手拽到了一艘皮划艇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几支枪指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把枪都收起来,是沈辣他们几个。”

说话的是王佐,他和王国峰出了水帘洞,无线电通讯器就有了信号,等到中队长带人赶来增援,重新进入水帘洞时,老王已经带着我们进了死门。他们又没有进去的方法,搜寻入口未果后,中队长下令封锁全山,同时派人去山腰的临时指挥部取炸药和爆破器材,他老人家要炸开死门。

中队长得到我们已经现身的消息,连忙从水帘洞里走出来。在水潭的岸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老王、李家栋、刘京生、张云伟和毒贩子莫特五人的尸体。

我们中队自成立以来,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九人小队连同队长牺牲了四人,要知道这不是与职业军人作战,几个毒贩子充其量也就是民兵武装的水准,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伤亡。

中队长面沉似水地看着莫特的死尸,牙齿咬得咯咯响,突然掏出配枪对着莫特的尸体就要补几枪。旁边的政委看见他要鞭尸,一把抱住他说:“老张,可不能开枪,还要去尸检,他身上有你的子弹说不清楚。”

“中队长,王队长的死和莫特无关!”看到中队长开始暴走,我不说不行了。当下快步走到他眼前,压低了声音将进了死门之后的事情由头至尾说了一遍。

中队长听完就一直盯着我问:“你在说神话故事吗?”我一脸严肃地说:“宋二……宋春雷和李炎,还有缉毒处的同志可以给我证明。”宋二愣子和李炎在我身后向中队长点了点头。不远处胖子正趴在岸上吐水。

中队长不再理会我们,转头向人多的地方吼道:“炸药呢!怎么还没送来!”他话音刚落,一个慢悠悠的声音说道:“要炸洞?那可不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