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七章 鬼脸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我心里也不是很有底。现在说别的已经没用了。我把狙击步枪简单做了防水处理后,和老王先行进了水潭,剩下的人跟在后面。慢慢地向瀑布游去。

瀑布的水流打在身上比想象中疼,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我在瀑布的内侧山体上发现了两排用于攀爬的巨型钢钉,由于被瀑布挡着,在瀑布外侧根本没法发现。这些钢钉还做了防滑处理。老王指着宋春雷说:“春雷,上去看看。”

宋春雷军龄虽小,却是我们当中最灵活的一个。两分多钟后他爬下来汇报“王队,让沈哥说中了,上面有个山洞。”

“看见莫特一伙人了吗?”

“没有,不过洞口有人经过的痕迹,像是故意留下来的。”

“那就差不多了,上去吧,都小心点。”老王发话了。

踩着钢钉爬了十来米就看见了宋春雷说的山洞,入口是个一人多高的缝隙。我跨进山洞的一瞬间,就感到脑袋里一阵剧痛,像是有股气流从天灵盖里冲了出去。疼得我瞬间失去了意识。两眼一黑,差点就要从洞口掉下去。幸好后面上来的老王推了我一把,把我直接推进了洞口。

进了山洞后一瞬间,我又恢复了意识,头痛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睁开眼睛看周围的景象清晰无比(我没戴夜视仪),没有半点黑夜里看东西的感觉。这感觉出奇地好。老王到我跟前做了个手势,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摆摆手,示意我很好,刚才只是不小心滑了一下。老王咧嘴笑了,伸手向我虚劈了一下,这是在说,回去会好好“训练”我。

全队进山洞以后,老王一个手势,我们分成两队,沿着洞壁的两侧潜了进去。我的眼睛越来越适应黑暗的环境,索性关了狙击步枪的夜视瞄准器。

山洞内部是葫芦形,越往里走空间越大,就好像没有尽头似的。这山才多大?被山洞蛀空了?走了二十来分钟还没看到尽头,更别说莫特、胖子那十几个人的行踪了。“妈的,这条路到底有没有尽头?”老王终于忍不住开始用明语了,只是声音压低了很多。

“老王,前面有人。”走在最前面的刘京生有了发现,压低了声音说道。全队人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枪口对准前方二十米左右的人影。那人影不像是活的,我看得清楚,是五六个人跪在地上,背对着我们,看他们的身形很瘦小,而且头垂得很低,一动不动的,没有一点生气。

刘京生和宋春雷走在最前面,老王给了他俩一个手势,两人配合掩护,几步跑到人影跟前。之后两人的举动很是不合常理,他俩举着枪一动不动对着下跪的人,就像被人点了穴。过了两三秒钟刘京生出声了,他的声音变了调,显得十分不自然,“你们来……看看吧。”

走到跟前才看明白,地上跪着的五具尸体,说得更准确一点,是五具无头的干尸。也不知道死了多久了,双手反绑在背后,全身的肌肉脂肪已经完全风干,紧紧贴在骨头上。干尸上的衣服已经被扒光,能辨认出来是五具男尸,而且死得有些年头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老王嘟囔一句后,想起应该向中队长报告了,这时才发现无线电通话器没有信号,应该是被山洞屏蔽了。

“今天就不顺!”老王犹豫了一下说,“王佐、王国峰你俩去洞外向中队长汇报情况,然后守在洞外,接应来增援的同志。”

看着他俩要走,我对着王国峰说:“国峰,咱俩把枪换一下。”王国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山洞里面九拐十八弯,发生遭遇战的话,狙击步枪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远不如突击步枪实用。

老王也没有反对的意思,看着我们俩交换了枪支和弹匣。他略一沉思说:“王佐,你再分两个弹匣给沈辣。”王佐把弹匣递给我之后,索性又摘下了夜视仪,“辣子,我出去这个就没用了,你带吧。”

我推了回去,“我是夜视眼,能看见。”

老王不太相信地说:“你是夜视眼?我怎么不知道?”

“你也没问过我呀。”我一阵郁闷,总不能说我是二十分钟前才有的夜视眼吧。

王佐和王国峰走了之后,我们七个人又向前走了十来分钟,这一道遇到的无头干尸越来越多,开始还是稀稀拉拉的几个。最后竟是沿着墙体的两侧齐刷刷地跪了两排。就算我们几个见过点世面。也经不住这样的阵势。

张云伟忍不住说:“我说那个向导老林怎么老是讲瀑布邪门的,这么多无头鬼跪在这儿。不邪门才怪!”

“少说一句吧。”老王也觉得脊梁沟直冒凉气,“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快点找着莫特那几个王八蛋,快点解决,快点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

“王队,不就是几个死人吗?”宋二愣子出声了“活蹦乱跳的咱们都不怕,还怕几个没头的?”

老王对宋二愣子的见解给了肯定,“宋春雷,你把嘴给我闭上!”我对着宋春雷说:“春雷啊,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王队,前面没路了。”走在前面的李炎说道。

“嗯?”老王走到前面,果然已经路尽,前面是一道五丈高的山墙。妈的,走错了、还是他们根本没进山洞?老王的脸色有些发白,回头看我的眼神已经不善,“沈辣,都是听你的话,这次咱们猎隼丢人丢大发了。”

我心里也没底了,围着山墙来回走了几趟,瞅着山墙特别别扭,墙体竟然把我的影子映了出来。

“王队,这面墙有问题。”

老王凑了过来,就差把脸贴墙上了。“什么问题?”

他带着夜视仪,能在黑夜里虽然看见山洞的景物,效果却远不如我看得清楚。我叹了口气说:“你自己摸一下。”

老王伸手在墙上来回摸了几下,说:“怎么这么光滑,就像……”他话在嘴边忘了词儿,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好,后半句我替他说了“镜子。”

“辣子,你看出来镜子和出路有什么关系?”老王又有了希望。

“不知道,就是觉得有问题。”我一盆凉水浇了上去。

“王队,这里还真有人走过。”李炎捡起一个烟头递给老王。

“大中华,娘的,贩毒的就是有钱。”老王有点愤愤不平,“四下找找,看看有没有暗道什么的。”

我手摸着墙身,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缝隙之类的。突然,在我面前的墙体上映出了一个绿色人脸。人脸看着我,双眼流下了两行血泪。

“鬼!”我的头发当时就竖了起来,条件反射地将手中的枪口对准了人脸,差点就开枪。老王他们吓了一跳,都把枪口对准了我指的方向,“怎么了!”

“你们看不见吗?”我指着人脸说道。

“看见什么?有什么东西?”老王他们虽然紧张,但也是一脸的茫然。靠!我明白了,天眼又他妈开了。

“辣子,你没事吧?看见什么了?”老王以为我找到了暗门。我努力调整了一下心态,说:“没事,刚才眼花了,被你的影子吓了一跳。”

说完我装作没事人一般,再看人脸时,墙上已经空空荡荡,哪还有什么人脸。

老王没好气地说:“我说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还以为你真看见什么东西了呢。”说完不再理会我,他们几个在李炎拾到烟头的附近转开了圈。

我突然有了个念头,刚才的人脸不像是鬼魂之类的灵体。怎么说我也有点经验,刚才我俩对脸时,“他”没有任何表情,不像我以前遇到的那些东西表情那么纠结。这个人脸就像一个标志、路标。

路标!我反应过来了。这次没敢惊动老王,我自己先试了试。回想刚才的动作,把手放在墙上,脸稍微贴得近一点。果然,一个人脸泛着绿光又出现在我的脸前,“王队。”

老王回头看着我,一脸的不耐烦,“又怎么了?”

“没事。”他还是看不见,我努力笑了一下,“就是问问您找着暗门了没有。”

“废话!你不会自己看吗?找着了还能在这儿瞎转悠?”

“那您辛苦了。”

“有毛病吧你?”

人脸还是只有我能看见,八成“他”就是开门的机关了,不过这个门得怎么开呢?嗯?“他”的眼睛和脸上的其他部位有点不一样,脸是绿的,眼睛却是空洞洞,虽然眼眶下有两道血痕,但看起来还是显得不太合拍。

我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伸出两根手指对准人脸的眼睛插了下去。我的手指没有任何阻挡,顺着人脸的眼窝直接伸进了墙内。光滑如玻璃一般的墙体在我手指的位置起了一片涟漪,就像平静的湖面投进了两颗石子,荡起层层波浪。

我擦,这还算是墙吗?我急忙将手指拔了出来,在手指出墙体的一刹那,那面墙开始缓缓向下沉。我反应不算慢,第一时间找了个掩体隐藏了起来,枪口对着墙对面的方向。老王一弯腰,蹿到了我身边,“你怎么弄的?”

“你以为是我弄的?”我一脸的无辜相,“我还纳闷呢,突然整面墙都下沉了,还以为是你们干的。”

“真的?”老王一脸狐疑。我转移了话题,“别那么多话了,小心墙那边吧。”

那面墙终于完全落下,里面并没有我想象的成箱成箱的毒品和正在交易的莫特、胖子等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们七个人愣住了,刘京生说了一句“他姥姥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喃喃道:“地狱。”

墙的里面是一座大殿,正前方是个水池,一池子黑褐色的液体散发着腥臭的气味在缓缓流动。大殿中央堆放着用人头搭建的高塔。墙壁上描绘着几乎是人世间所有的极刑有扒皮抽筋的,有千刀万剐的,还有五马分尸的……大殿的尽头并排坐着两具干尸,和刚才看见的不同,这两具干尸倒是全须全影,零件齐全。身上穿裹着白色的长袍,两具干尸做着相同的动作,双手向天,好像在向苍天祈求什么。大殿周围摆放着几十个长明灯,长明灯已经被人点着,绿色的火苗上下窜动,看得人心惊肉跳。

当时的场面静悄悄的,静得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砰砰直跳。过了半分多钟,老王先说话了“这儿八成是个古墓,和我们没关系,以后留给考古的研究吧。别傻站着了,干活吧,看看目标人物从哪儿走的。”说完第一个走进了大殿,我们随后也进了大殿,四处检查有没有莫特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

从脚踏进大殿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觉有双眼睛在暗处盯着我,距离那两具干尸越近,这感觉越强烈。奶奶的,八成是被那东西盯上了,上次差点被水鬼附身后,三叔带我回家见了那个秃老道,老道士给了我应急的办法。要是再遇到类似的情况,第一时间要装作没事人一样,千万不要惊慌失措,更不要给出你能看见他的信号。然后找个男人扎堆的地方待着(借阳气抵挡阴魂),最后一招,骂大街,什么难听骂什么,祖宗奶奶叉叉点点的全带上,鬼怕恶人,有时候这招最管用。

我快走几步到了老王的身后。周围是宋春雷、刘京生他们,清了一下嗓音,我开骂道:“骂了个逼的!这帮毒贩子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缺德!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玩意儿。要是我抓住了那几个毒贩子,老子就亲手把他们的肚子豁开,把他们的肠子掏出来,套在他们的脖子上这么一绞。奶奶个熊的!这不算完,还得把他们的头砍下来,就照张云伟旁边的人头塔样子,也搭个人头塔……”

“沈辣!你吓唬我有意思吗?”张云伟站在人头塔前,正准备硬着头皮沿人头塔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刚跨了第一步就听见肠子、砍头、人头塔什么的。当时腿肚子就有点转筋,把跨出去的那半步收了回来。对我大声叫道。

“沈辣,你抽什么疯!你还能把他们骂出来?再打草惊蛇……”老王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听见大殿的尽头先是一阵枪响,紧接着“嘭”的一声,一面墙体倒塌,七八个人灰头土脸地从倒塌的窟窿里跑了出来。

“鬼!有鬼!有鬼!”跑在最前面的正是做无间道的胖子,差他一个身位的是我们找了半天的莫特,后面乱七八糟地跟着几个马仔。我第一个念头是真是被我骂出来的?

“站那儿别动,你们被包围了,谁动就打死谁!”我们举起枪口,做好了开枪的准备。没想到,这群毒贩子出奇地配合,莫特扔了手中的枪,先是主动跑过来,伸出双手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抓我吧,只要能带我出去,怎么样都行!”边说边向身后的窟窿看去,他手下的马仔也都被缴了械,戴上了手铐,蹲在地上。

胖子踅摸了一圈,找着了军衔最高的老王,冲着他说:“我是……”老王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是谁,辛苦你了。”胖子并不领情,几乎吼叫道:“别瞎客气了,快点离开这儿。这儿他妈有鬼!”

胖子话音刚落,脸色就变了,手指着大殿出口的方向哆嗦着。老王回头一看,原本已经落下的墙又重新升回了原样。

胖子反应过来,冲到莫特身边,揪住他的领子问:“还有别的路吗?”

“出不去了,都要死在这儿了。”莫特脸色死灰,瘫坐在地上。

虽然不知道刚才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能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跑到墙体边上,按照进来的方法试了一次,没用。那个人脸就是不出来,看来出去还要想别的办法。

“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少了四个人?”老王查点了人数,跑出来的只有七个人。“都是这个王八蛋!藏毒藏哪儿不好,非得藏在这个鬼地方!”胖子指着莫特的鼻子大骂后说出了原委。

莫特多年前就想在中缅边界的位置上找个能储存毒品的山洞当仓库,可一直没有合适的,不是山洞的位置太明显,就是距离太远,要不就是山洞的体积太小,存不了多少货。

五年前,一次机缘巧合,莫特救了一个不慎跌落山崖的苗人。作为答谢,苗人康复之后带他到了这里。第一次进来时莫特吓得心惊胆寒,不过马上就对山洞有了兴趣。这简直就是藏毒的最佳地点。瀑布里的山洞千百年都没有被人发现。如果有人误打误撞进来了,也会被沿路的无头干尸吓个半死,就算有胆大的,没有法门也进不了大殿。教了如何进大殿的法门之后,那个苗人又对莫特千叮万嘱,大殿的人头塔和干尸千万不能乱动,否则会引来恶鬼索命。

得了这个宝地的莫特开始疯狂存货,准备干一票大的就金盆洗手。没想到存货存了五年都没事,一开始出货就倒了大霉。按照苗人教的,莫特没敢动山洞里的干尸,就算是用于藏毒的大殿暗室里的干尸,他都没有碰过。

几个月前,胖子装作买家得到了莫特的信任,胖子诈称要一次买断莫特的存货,前提是亲自到藏毒地点验货。莫特正求之不得有这样的大买家,做完这笔买卖自己就可以到加勒比海买个小岛享受后半生了。头脑一发热,就把胖子带到了这里。

一路上还算顺利,除了胖子偶尔发发“有钱人”的牢骚,骂骂闲街之外,也没遇到什么情况,直到他们进了藏毒的暗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