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39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他整整衣服出去了。

门关上,微微根本没力气走到沙发上去坐,沿着门板滑坐在地板上,抱着膝盖,一会儿脸红耳热,一会儿魂不守舍,一会儿又懊恼纠结……

这样一会儿那样一会儿的,等到微微终于从四肢无力头脑缺氧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微微一下子就爬了起来。怎么可以真的蹲在这里等他,那也太听话了吧!不行!还是赶快跑掉算了。

可是真的走到公司门口,她又停住了。

这样跑了算什么事啊。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其实是很正常的吧,她都曾经暗暗想过啊……就是发生得太突然了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反应得很像傻瓜==

如果就这样跑了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大惊小怪更像傻瓜呢……

微微站在公司的门口东想西想,走也不是,回也不是,都快愁死了。

进退两难间,一份牛肉饭拯救了她。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拎着一个塑料袋走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到微微面前。

“您是贝小姐吧?”

微微愣了一下,点头。

“嗨,这是您点的牛肉饭,我给您送来了,谢谢惠顾,十五块整。”鸭舌帽把塑料袋递给她。

牛肉饭……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点的,原来他根本就是听到了。微微接过袋子,脸红耳热全身无力的状态又出现了。

鸭舌帽年轻人在等着她付账,微微摸了摸口袋,递了张一百块给他。

鸭舌帽没接,为难地说:“您没零钱?”

微微摇头,零钱正好之前坐车用完了。

“这,您能不能跟别人借下,我这也找不开。”

跟别人借……难道跟大神?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立刻让微微给人道毁灭了。倒是忽然间灵光一闪,微微眼睛一亮,看着鸭舌帽热情地说:“这样吧,我跟你到店里去付钱。”

“这……会不会太劳烦您了。”

“没关系没关系。”

微微一迭声说着,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拖着行李就往电梯走,走了几步又回头。

“你等等啊,我去留个言。”

拖着行李又跑进了公司。

鸭舌帽看着她的背影,张了张嘴,把到嘴边的一句“其实赊账也行”给咽下去了。

肖奈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电脑屏幕上却多出了一张纸条。

肖奈摘下来。

谢谢你叫的牛肉饭,不过我没零钱,人家又不肯赊账,所以我跟人家去店里付钱了。

落款的地方画了个大大的笑脸。

肖奈的嘴角微微扬起。

跑了就跑了,借口还找得这么没诚意。把纸条夹进文件夹里,肖奈拿起手边的电话,拨出最近才熟悉起来的号码。那边一接通,肖奈直接问:“在哪里?”

微微在打扫卫生。

贝微微的风格,当然不会打无准备之仗,来之前什么都考虑好了。首先要搞定的就是住宿。放假前微微没有申请留宿,学校是不能住的,幸好晓玲小富婆在学校附近有房子,可以借给她住,钥匙前几天已经快递给了她。

晓玲的房子是她考上A大那年父母奖励给她的,晓玲嫌一个人住太无聊,很少过去住,所以房子里到处是灰尘,清理起来真是够呛。

接到肖奈的电话的时候,微微正打扫得灰头土脸的。

手机欢快地唱着国歌。

微微看了它好几秒才按了接听,心里怦怦跳,说话倒是很正常的样子:“我在晓玲家里打扫卫生,学校不能住,我借她的空房子住段时间。”

“地址。”

“呃,你要过来啊,晚点再说吧,我正打扫呢,很脏的。”

“我去帮忙。”

“呃,不用了啦,你太大牌了我请不起的……”微微推三阻四,就是不想他现在过来。

肖奈沉默了一下,斜靠在办公桌上,长腿伸展,语气闲淡地说:“微微,你是不是害羞了?”

微微:“……”

“宝桂花园17栋A1601你过来的时候帮我买瓶洗洁精!”

一口气说完,微微迅速地掐掉了电话。

半个多小时后,门铃响起来,微微跑去开门,根本不给来人说话的时间,微微迅速地踮起脚,把一顶刚刚做好的纸帽子戴在了他的头上,然后把他推进厨房,塞给他一块抹布。

“你打扫厨房,不弄好不要出来。”

然后就跑回卧室擦玻璃去了。

肖奈抹布在手,环顾厨房,摇头一笑,开始清理杂物。

好像踩到尾巴了啊,是哄还是不哄,或者再踩一点?她这副气呼呼被惹毛了的样子实在是有趣。

某人价值千金的大脑,开始就这个无聊的问题认真地运转起来。

一直到五点多,房子才打扫出可以住人的模样,微微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成就感油然而生。

这时肖奈也提着垃圾袋从客房里出来。之前他把厨房打扫完毕后,又被微微打发去整理客房了。两间房屋整理下来,即使风采卓然如肖奈,脸上也无奈地落了几道灰,微微做的纸帽子也略略斜在了一边,难为他居然还能很帅很有气质~~~

微微看着他,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心里原本有的一点点别扭也随着笑声完全地散去了。

微微又把他推进了卫生间:“你去洗洗吧,一会我请你去吃烤鸭。”

晓玲家附近就有一家桂记烤鸭店,出了名的物美价廉,二十几块钱就可以烤鸭三吃。半只鸭,鸭皮一吃,鸭肉丝炒菜一吃,鸭骨头炖汤一吃,再点两个炒菜一盘水果,两个人吃绰绰有余。

微微打扫得累了,胃口大开,很有气势地在餐桌上扫荡。吃得饱饱地出店,刚走到店门口,却见外面乌云压顶雷声滚滚,很快“哗”的一声就下起暴雨来。

只好在店里等雨停了再回去。

暴雨并没有下多久,十几分钟就停了,却把一整天的炎热一扫而空。走在路上,微微只觉得浑身清爽,空气都分外清新可爱起来。

肖奈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笑了一下。

微微自觉今天做了很多囧事,就怀疑他是在笑她,晃了一下他的手:“你笑什么?”

肖奈转眸看她,眼中笑意更深:“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一来,这里的天气都变好了。”

喂!

不要这么煽情好不好!

微微脸红心跳地瞪着他,可是眼中水波荡漾,哪里像瞪人,分明是勾引。肖奈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微微立刻觉得,刚刚远去的雷声又回来了。这,这是在街上啊,晕,被人看到怎么办。正想着“被人看到”的问题,微微就觉得有人在看她。

下意识地一扭头,只见两个一模一样的四五岁左右的小Loli,梳着羊角辫,咬着手指头,正闪着好奇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

神啊!微微暗暗呻吟一声,拉着肖奈就狂奔。

肖奈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没形象地被人拉着奔跑过,简直哭笑不得。

“微微。”

“快走啦,我害羞。”

狂奔了一阵后微微跑不动了,但还是没有放开肖奈的手,气喘吁吁地老牛状地拖着他。拖到一块干净的没有被雨水打湿的草坪,微微才松开他的手,瘫坐在草坪上,不动了。

肖奈走到她身边坐下。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雷雨过后的晚风送来草木的淡香,气息清雅得让人沉醉,但或许,更多是来自身边人的气息吧。微微坐在他身边,发现自己竟然有再靠近他一点的冲动,连忙别过头,去拨弄身边的小草去了。

过了一会,想起来问他:“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忽然过来啊?”

需要问吗?肖奈用眼神质疑。

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快问!微微用目光逼迫。

肖奈从善如流:“好,微微你怎么忽然过来?”

微微满意地回答:“我过来实习的,我家那边找不到合适的单位。你们公司收实习生吧?”

肖奈正经地说:“我们公司用人标准很高。”

“……我去当实习生而已,又不要你发工资。”

“嗯,免费的更需要慎重。”

微微捡了两根小草砸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肖奈沉吟一下:“贿赂我?”

不带这么无耻的吧!

但是人在屋檐下,微微不得不低头:“那一会我请你吃夜宵?”

肖奈很正人君子地拒绝:“不好意思,除了夫人的美色,我不接受其他贿赂。”

微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