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36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落霞峰上一时静寂。

一向操作精确到零点几秒的白衣琴师,这次竟然迟滞了好几秒才点了接受。

类别:发簪

名称:发微(由制作者命名,可修改)

品阶:凡器珍品

等级要求:90

属性:琴意+15%,内力回复速度+12%,敏捷+38,生命+1000

耐久:500/500

适合职业:琴师

制作者:芦苇微微

“其实,上次除了问风腾要了四只神兽,还要了两种珍稀材料,天山白玉和九天淬火,还有以前收集的一些东西,就做了这个。”

“你原来的发簪也很顶尖了,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做出更好的来。”

结果,真的给她人品很好的做出一件珍品来。

在梦游江湖中,系统出的高级装备叫神兵仙器,而玩家自己制作的装备则称为凡器,但是并不是说凡器的属性就一定不如仙器了,比如微微制作的这个发簪,属性就比一般仙器要牛。不过玩家要出一个凡器珍品,难度却是非常大的,除了珍贵的材料和高深的修为,还要看几率。

“^_^,我运气不错吧。”

微微紧张地敲着字,话分外多起来,好像多说一句,那种窘迫感就少一分似的。可是虽然很窘,再来一次的话,还是会用最大的力气把那句话说出来吧。

手指微顿,白衣琴师说:“是我运气不错。”

微微脸烫了一下,不知道是心里有鬼还是怎么,总觉得他再普通的一句话,都彷佛蕴含着深意一般。

“……呃,那都不错好了。”她在说什么呀……

彷佛感受到了电脑那边她的窘意,肖奈微微一笑:“发微何解?”

“就是发簪by微微的意思。”毫无浪漫细胞的理科生微微觉得这很好理解,“你要不喜欢就改个好了,我没文艺细胞……”

“不用改,我很喜欢。”

结发与微。

怎么会不喜欢。

“哦。”

这回微微没体会出什么“深意”来,应了一声,想跑路了,“那个,我先下了,今天玩太累了,想早点睡觉。”

白衣琴师并不阻拦。“好,夫人辛苦。”

“……”

这个人……好像永远一语双关的样子,不知道在说她玩得辛苦还是做装备辛苦,微微宓模粝乱淮愕愕愫螅杆俚牡粝吡恕

红影在山崖之上消失,时间一秒秒过去,好几分钟后,笔记本上,修长的手指才轻击右键,换上新的发簪。

白玉发簪淌着流光,簪在漆黑的发中,晶莹剔透,盈光流转,肖奈望之出神。

忽然很想见到她。

此时的她,眉毛会微微扬着,眼睛会比平常更明亮,明明窘得很,偏要装成无所谓的样子,还会有一点点青涩,肯定美丽无比。

宿舍门“砰”的一声被暴力踢开,打破了一室迷思,随即,愚公的大嗓门惊讶的响起来:“不是吧,老三,如此良辰美景花前月下眷侣如花,你怎么回来得比我们还早!”

“你最近成语词典没白看。”手指从笔记本上移开,最后一眼看向游戏画面,肖奈合上电脑,扔到床上。“打麻将?”

哇!

愚公一声怪叫,飞快的从床底下拖出麻将盒来,“你干吗了,居然想打麻将?”

“没什么。”肖奈随口说:“心情好,想发泄一下。”

“嚯嚯,先说好,最近我手气好,牌风贼顺,到时候你输了别赖账。”愚公哗啦啦的倒出麻将牌。

肖奈不置可否地在桌边坐下。

……

……

一小时后。

肖奈把面前的牌一推:“清一色一条龙,别赖账。”

愚公泪汪汪。

猴子酒同情的拍拍他:“节哀,没想到今天老三请客,最后全是你买单。”

“谁说我买单,夜还长着那。”愚公一拍桌子,“再来!老子要翻身!”

夜的确还长。

这个夜晚,滞留不走的大四生们将度过在校的最后一夜,低年级的学生们刚刚从考试中解脱,整个学校都显得躁动而欢乐,好多宿舍的灯火彻夜长明。

然而夜色终究淡去,明晨如约到来,愚公同学到底还是没翻身,心酸地背着几百块的债务踏上了社会。

而微微,也将在傍晚,离开B城回家过暑假。

“微微,你的车票这么早啊。”

晓玲和二喜合力提着微微的行李箱,送微微下楼。

“是啊。”

心不在焉地应着,微微从楼梯间的窗户往下看,绿树掩映中,肖奈的车已经等在楼下了。

晓玲也跟着她探头,嘻嘻笑:“有个爹妈当教授的男朋友就是好啊,车能在学校里开,不然还要做班车到校门口,麻烦死了。”

“不然怎么叫多功能大神呢,不过微微啊。”二喜说,“你这么早走,你家大神不怒吗?”

应该不怒……吧?

坐在车里,微微偷偷的察言观色,怎么看,大神都是一副专注于开车的样子。清俊的侧脸没什么表情,但是显然也不会高兴就是了。

微微讪讪地奉上一直拿在手里的小塑料袋,里面是一盆小仙人掌,“这个给你。”

肖奈瞥了一眼。“新嫁妆?”

==

大神果然不会放过嫁妆这个词,昨天大概只是来不及发挥。“是我一直养的仙人掌,暑假照顾不到,所以给你照看下。”

“哦。”肖奈淡淡应道,“顺便让我睹物思人?”

喂,不带这么别扭的!

她知道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跟他说晚上要走是突然了点,可是,这也不怪她啊。微微嘀咕:“我不是故意订这么早的,学校统一订票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呢。”

事实面前,肖奈也无话可说。

到了北京站,肖奈去买站台票,微微跟着,肖奈从柜台上拿过找零和车票的时候,微微忽然倾身问售票员:“明后天去W市的车票还有吗?”

售票员查也不查的说:“没有了,五天之内的票都没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是因为大神陡然看过来的眼神,却格外让人失落起来。

肖奈唇边终于有了笑意,拉着她快步走出队伍,拿出手机,开始翻号码。

“后天的机票怎么样?”

微微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连忙拦住:“不用了。”

多留几天还是要走啊,刚刚会问其实只是一时冲动而已,冷静下来就觉得不妥了。微微垂着脑袋说:“我跟爸爸说明早到家的。”

气氛有点沉,看着他把手机收回口袋,微微心里闷闷的。

然而……

“算了。”

叹口气,拉起她的手向候车厅走,肖奈妥协了,“到家立刻打电话给我。”

心里一松,微微连忙点头。

“早点买手机。”

继续点头,信誓旦旦:“回家立刻买。”

微微忽然想起昨天她们宿舍的夜谈,二喜问大神怎么不买手机给她,当时她怎么回答来着――大神才不会做这种没分寸的事呢。

心底莫名的漾起一种心有灵犀的快乐。

一直送她到火车上,肖奈刚刚把行李放好,列车员就提醒列车快开了。

“那你快走吧。”微微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只晓得叮嘱他,“记得照顾好仙人掌。”

其实仙人掌放个把月不浇水也没事吧,可是昨晚收拾行李的时候,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要把它给大神。原因之一是注意到大神办公室居然没盆仙人掌吸收辐射,可是更深处的原因,自己也没深究的,大概真的是为那四个字吧。

睹物思人……

暑假,要两个月呢。

“回去放在你办公室的电脑旁边……”

最好天天看见。

肖奈扬眉。所以,她走之前就一直讲她的仙人掌?如果就这样让她走了,他未免也太失败了。

轻盈的吻。

下一秒,克制守礼却又似乎带着无限压抑的,轻轻的落在她眼睫上。

不多留恋的离开,肖奈望进她的眼睛。

“微微,一路顺风。”

微微这一路回家果然很“顺风”。

因为,她是飘回去的>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