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35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沸沸扬扬的论坛事件,在贡献了最后两则八卦后,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线。

  八卦一。

  据说,某日,某系男生在宿舍楼遇见了传说中的绯闻男主角,激动之下冒着生命危险上前追问:“你对论坛上的事情怎么看?”

  据说,肖奈看了他一眼,扔下六个字:“有总比没有好。”

  这六个字乍一听没什么,可是仔细一想,真是又高明又毒辣,高明在于轻易的撇清了自己和贝微微,毒辣就不用说了,尤其对女生来说,真是越想越毒啊毒……

  于是,众人的视线被转移了,纷纷去研究爱香奈儿和C君怎么“没有”去了。

  更有人透过现象看本质,得出结论――爱香奈儿只所以攻击人家贝微微,说到底,就是自己没有吧。

  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他真相了。

  二喜听到这则八卦后关注点却和众人不同,她奇怪的是:“微微啊,你家大神怎么知道你‘有’?难道他抱过了?”

  微微:“……”

  二喜,你也真相了……

  八卦二。

  据说,有一天,肖奈和曹光在球场狭路相逢。

  据说,曹光主动挑衅,“有人说情场失意球场得意,不如我们试试?”

  据说,肖奈表情淡淡,言辞狠辣,回曰:“我不介意让你更失意一点。”

  据说,N回合后,曹光不幸更失意了一点。

  微微一直怀疑这个八卦的真实性,因为大神从来没在她面前提过,她又不好主动问起。

  直到很久以后有一天,两人远远的看见曹光,肖奈忽然笑了笑,看向微微:“从小到大?”

  微微一怔之后,立即肃容答:“没有,他也就给我发过一回传单。”

  (st)q

  微微大二的最后几天,就这样匆匆而又悠悠的度过了,最后一门考完,微微一出考场,就看到肖奈等在外面。

  彷佛已经等了很久的样子,肖奈正坐在树荫下的椅子上,低头看书。

  微微跑过去,额头微微见汗:“你什么时候来的?”

  肖奈合起书,抬头:“刚到。”

  微微不是很信他,但是也没追问:“考完试我们开班会了,暑假实习的事,我用晓玲的手机给你发短信了呀。”

  肖奈微笑,没有说话。

  微微说着,心情却有些低落起来。

  马上要暑假了呢。

  本来是很开心的事,可是今年暑假的到来却似乎格外让人不开心。微微甩甩手里的包:“走吧,先去图书馆。”

  把考试用的参考书还掉,微微又借了几本编程方面的书,准备暑假研究,有肖奈在,选书当然事半功倍。

  “这个版本不好。”肖奈从她手里抽出两本书放回书架,“明天我从家里带给你。”

  “哦。”微微点点头,“要入门的,别太难。”

  大二大部分还是基础课呢,真正的专业课大三才开始,大神千万别以他的程度来帮她挑书啊。

  “不用担心,我可以远程指导。”肖奈浏览着书架帮她选书,随口说。

  微微踮脚把一本书插回去,发现刚刚还沉着的心情似乎又好起来。

  唉~

  起起落落的心情,真是好磨人。

  走出图书馆的时候,肖奈的手机响起来,肖奈接起,那边说了几句后,肖奈说:“知道了,我们马上过去。”

  然后看向微微:“猴子酒在饭店等我们了。”

  微微这才想起来,今天和是大神宿舍聚餐的日子。

  聚餐的地方选在天香居。

  地点是猴子酒定的,肖奈摆明了让他们敲竹杠,他们当然不会客气。不过话说回来,对男生来讲其实吃什么都没差,只要啤酒管够就行。

  肖奈宿舍共六个人,老大、老三、老四到老七,老二因为容易令人联想到某种邪恶的器官,没人愿意出任。老大和老七不玩网游,微微不认识,不过他们都很容易相处,很快大家就熟悉起来。

  除了猴子酒留校读研,其他几个都已经工作了,之所以还蹲在宿舍,当然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占学校的便宜,反正工作都在学校周围嘛,最方便不过了。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的聚会,坐在肖奈身边,微微多少有点窘迫,但是,有愚公他们在,微微那种不好意思的情绪要维持下去也实在很难==

  酒过三巡,男生就开始话多,八卦爆料一起上。

  老大说,小师妹啊,我们家老三可是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跟姑娘牵小手,你要好好待他,咱们计算机系的找个老婆不容易啊。

  微微很给面子的点头,内心腹诽:你家老三牵起小手来一点都不像第一次。

  莫扎他的爆料带着浓厚的个人风格。

  “三嫂,上次我没骗你,真的、真的有人向老三表白。”

  “说是一起表演,谁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就是那个孟、孟……”

  “昨天她又打电话给老三了!”

  莫扎他喝了酒,说话断断续续颠三倒四,但是不妨碍理解,微微睁大眼睛等着他的下文……

  然而……

  他头一歪,倒下了。

  老七在旁注解:“不错,这次整整喝了一瓶才倒。”

  微微辶耍〔淮庋素灾槐话氲摹

  转头看向当事人,肖奈也喝了不少了,但是神色如常,眼神清醒,面对微微的眼神询问,不急不慌的说:“她说有事要向我解释。”

  难道是爱香奈儿的事?但是为啥是向大神解释……

  “然后呢?”

  “没然后了。”

  目击者一号猴子酒凑过来说:“三嫂,老三是杀手。”

  目击者二号愚公点头:“太狠了太狠了,一句话秒杀啊。”

  老大痛心疾首:“对女生咋能这样,咱们计算机系的接个女生电话不容易啊。”

  老七不以为然:“老三不是一向这样嘛。”

  莫扎他打呼表示赞同。

  ……

  微微在一旁垂泪了,他们铝税胩欤笊竦降姿盗松栋“““。

  愚公问:“三嫂,你猜老三说什么了?”

  微微往大神的风格思索了半晌,不确定的说:“呃,问她……你是谁?”

  ……

  ……

  一阵无语后。

  坐在微微身边的猴子酒敬畏的往远处挪了点。

  莫扎他打呼的声音识相的变小了。

  肖奈端着酒杯,微笑了一下。

  微微看着他们“你太毒了”的表情,无辜极了。这不是正常的对答吗?谁接到不熟悉的电话不问一句你是谁啊!

  “说起来,那个C君就是孟校花了?”

  “多半是。”

  老七说:“老三,那个爱什么奈,黑了她电脑吧,现在期末,电脑里有论文吧,一黑的话,嘿嘿……”

  微微黑线,想起愚公他们黑电脑卖老婆的传统,果然是一个宿舍的,风格如此雷同。

  肖奈睨了他一眼:“做人要有格调。”

  老七毛了:“你什么意思!”

  猴子酒赶紧落井下石:“就是说你没品。”

  老七郁闷:“那论坛的事就这么算了?”

  愚公鄙视他:“你认识老三也不是一两天了,怎么还不清楚他的为人。”

  老七大着舌头问:“啥为人?”

  愚公:“他经常不是人。”

  肖奈叹口气,低头跟微微解释:“他们喝多了。”

  微微继续给面子的点头,内心: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跟这群人吃饭实在是很愉快的事,就是憋笑憋得比较辛苦,而且,从大神和舍友们的相处中,微微似乎更了解了他一点。怪不得大神在男生里人缘好呢,不是没道理的。

  关于论坛的话题没再继续,酒喝的差不多了,大家开始扫荡菜,吃到后面菜居然不够了,猴子酒埋怨负责点菜的老大:“你怎么就点这么点。”

  老大委屈:“咱们计算机系的跟个女生吃饭不容易啊,要保持点形象。”

  “三嫂不是女生,她在游戏里太彪悍人家都当她人妖,再说了,女生是咱们可以争取的有效资源,三嫂跟了老三,就算第三性了。你保持p个形象!”愚公喊来服务员,“加菜!毛血旺,水煮牛肉,香辣虾,再来个剁椒鱼头,辣子鸡丁,要辣,越辣越好!”

  老大阻止他:“别都点辣的,老三不会吃。”

  愚公囔:“他请我们吃,管他会不会吃。要辣啊。”

  后面三个字是对服务员说的。

  微微正在脑内小本本上记着愚公的帐呢,闻言不由惊讶的看向肖奈。

  大神不会吃辣?

  不可能吧!水煮鱼那天他明明吃得风生水起眉头都没皱一下啊!

  “你……”

  肖奈很镇定的摇头:“不会。”

  微微怔住了。

  吃完饭,莫扎他在猴子酒的暴力摇晃下复活了,大家一起讨论接着去做什么。愚公他们都不喜欢唱K,于是找了家安静的俱乐部打斯诺克。

  微微以前没玩过这个,但是肖奈一教就上手,姿势极为标准,准头虽然尚欠火候,但是明显已经找到了窍门。

  老大和老七因此对微微的欣赏直线上升:“技术流绝对是技术流,有前途。”老大拍拍肖奈的肩膀:“以后打球记得带弟妹出来。”

  肖奈看着微微那标准的姿势,深觉自己百密一疏,大大失算,心中把老大的建议重重的打了个叉――绝对不带!

  不过家里摆个球桌倒是不错的主意。

  一群人玩到10点多还没尽兴,但是没办法,微微虽然考试考完了,门禁还有,不得不回去了。肖奈卡着门禁,把她送到宿舍楼下。

  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微微没有立即上去,还有好几分钟呢,而且还有个事情没问。

  “你不会吃辣,上次我们去吃水煮鱼,你怎么不说?”

  想起来就懊恼,那天好像全都点的辣菜呢,连水煮鱼都是选最辣的。

  肖奈不甚在意的说:“没关系,我可以因人而异。”

  微微还是懊恼:“不吃辣又不会怎么样,你不用这么迁就我的。”

  从他手里拿过装着好几本厚书的书包,微微想到了更多。

  “你其实不用帮我做这么多的。”

  微微轻轻说。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这个人会帮她排队打饭,帮她提热水壶,会等她下课,买零食……这些事情,好不适合他来做。

  虽然她喜欢。

  可是让她理所当然的享受,又会不安。

  夏日的夜静静的,只有头顶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微微。”

  肖奈忽然叫她的名字,看着她,目光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第一次跟女孩子相处,常常不知道做什么,但是至少,别人做到的事,我也要做到。”

  微微看着他,呆住。

  繁星璀璨,灯光明亮,可是此时此刻,她只看到他眼中的星芒。

  他说的别人,难道是本校那些因为男多女少经常找不到女友,有幸找到女友后把女友供奉起来小心翼翼伺候的男生们?

  所以,大神的目标是A大特产的24孝男友?

  微微抿下嘴,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微笑,可是眼眶竟然有点热。掩饰地低下头,微微对自己讲:喂,不带这么多愁善感的。

  夏夜的静谧悄悄弥漫。

  等到看门的大婶在喊了,微微才抬起头来:“你回去后上下游戏吧。”

  微微说:“我有东西要给你。”

  微微飞快的跑上楼,打开电脑,登陆游戏。那件装备昨天就做好了,本来不着急送给他的,可是,现在却好想送出去。

  红衣女侠在落霞峰上等了十来分钟,白衣琴师出现了,女侠把装备递出去。

  “给你的。”打了个笑脸,红衣女侠鼓起勇气说:“我说过,我会补嫁妆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