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34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咳,上一章漏掉了一个细节,暂时没修好,请大家脑补一下,大神是一下飞机直接去接微微她们滴。

  Part34

  看着他,移不动视线,微微心下忽然泛起一丝不安。

  一点都不喜欢这样,彷佛把他当成了反击和炫耀的工具一般,而且还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

  二喜观察了下她的表情,紧张的说:“微微,你不会要临阵脱逃吧!”

  什么临阵脱逃,她什么时候要打仗了!

  微微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心里有些郁闷。明明是来聚餐的,可是被她们这样一搞,单纯的聚餐都不单纯了。

  算了,就当那些人不存在吧,反正只是同一个餐厅吃饭而已。这样想着,微微提醒舍友:“一会你们给我多吃饭少说话。”

  想想不对,法国菜可是很贵的,赶紧补充:“也不准多吃!”

  肖奈走近的时候,便听到微微这么凶巴巴的一句,再看看她一脸无师自通的恶霸相,首次产生了一种类似无语的感觉。

  二喜趁机告状说:“肖师兄,你看你家微微。”

  这句话实在太顺耳,肖奈听得身心舒畅,转头看了眼二喜,正式记住了她。然后顺着她的话教育微微:“哪有你这样招待客人的。”

  晓玲她们一齐窃笑。

  丝丝胆子也大起来,对肖奈说:“可是师兄,微微这么一说,待会我们都不敢点了。”

  肖奈莞尔:“没关系,我的钱包暂时还不归微微管。”

  晓玲笑嘻嘻的说:“那我们要趁现在赶紧吃,再晚些时候微微管师兄的钱包了,我们就连咸菜都吃不到啦!”

  她们说得热闹,微微却没有插话,只是看着站定在她身边的人。

  他清俊秀致的眉目间还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慢和疏离,可是舍友们和他的距离却似乎已经消失不见了。微微一点都不奇怪会这样,他是这样的,只需要稍稍有点耐心,便能轻易的使人如沐春风。

  刚刚在车上都没有注意到,微微此刻才发现他竟然穿着很正式的白色衬衫,仿佛从谈判现场刚刚出来一般的模样,想想也是,他一下飞机就过来请她们吃饭了,根本连换个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吧。

  不知怎么的,微微胸中忽然一阵气闷。

  她不敢揣测大神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开车赶过来的,但是,他肯定以为这是一场单纯的聚餐吧,哪里会想到是别有目的的呢。

  气闷的感觉好像更严重了。

  他们边说边往餐厅的方向走去,微微陡然停住脚步,没有多想,扯住了肖奈的衣袖。

  “不要进去了。”

  这句话一出口,微微心中一阵轻松,仿佛清风吹过,连日来积聚的不快连同刚刚看到爱香奈儿产生的一点郁闷全都一扫而空。

  对的,她就是不想进去,不想为了什么面子去吃,不想为了气别人去吃,只想安安静静的和朋友、和好几天没见的他,在一起吃饭。

  二喜晓玲丝丝面面相觑,欲言又止,微微抬头看着肖奈:“我们换一家吧,我不喜欢这里。”

  肖奈目光微闪。

  半晌。

  他点头:“好,我去开车过来。”

  “嗯。”大神这么任劳任怨,微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脑袋,“麻烦你了……”

  “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就和我一起去取车。”

  咦?微微意外的抬起头,却分明在他眼底捕捉到一丝促狭。

  >o<

  “……你快去快回。”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走远,微微转身看向二喜她们。“你们不会怪我吧。”

  丝丝摇摇头:“不会啦,不想吃就不吃嘛,你也没怪我们瞒着你搞这些啊。反正也在她们面前晃过了,我满足了,哈哈。”

  二喜有些失望:“微微其实你不用介意她们啊。”

  “不是介意。”微微正色的说,“如果这是一家水煮鱼店,我本来就打算来吃,那么里面就算有十个爱香奈儿,我也会进去吃。可是这是一家法国餐厅,你们也不喜欢吃,我不喜欢,我们干嘛为了气她,勉强自己吃不喜欢的东西。”

  完全不值得嘛,搞不好还会消化不良,最重要的是,居然还要提供大神的美色!!!

  亏本生意呀。

  二喜哀叹一声:“行了,我了解了。”

  微微欣慰。

  “你就是想吃水煮鱼。”

  微微:“……”

  微微:“基本上是这样没错……”

  晓玲还是觉得不甘心:“这样就走,很半途而废啊。”

  “过犹不及,这样已经够啦,场外解决比场内肉搏好多了。而且,晓玲啊……”

  那两道视线粘在她身上已经很久了,微微抬眸,不避不闪的迎上去,平静却有力的说:“对于潜藏的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去吃水煮鱼的路上,二喜宣称,要把水煮鱼吃出法国菜的价格来。鉴于水煮鱼物美价廉而法国菜斩人凶猛,微微本以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

  这天晚上她们居然吃掉了七斤水煮鱼。

  七斤啊……

  看着空空的、只剩下豆芽的超大瓷碗,微微颇有些不可思议,肖奈倒是淡定自若,微微试图挽回舍友们和她的形象,很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们平常没这么能吃的,最多也就四五斤……”

  肖奈不在意的点头,抬手招来服务生:“菜单。”

  微微黑线了,大神你当喂猪吗……

  饭后,当然是肖奈开车送她们回学校,经过学校附近的大超市的时候,晓玲连声喊停:“我和二喜丝丝要去超市买东西,师兄你和微微先走吧。”

  肖奈说:“我们在这里等你们。”

  “不要啦,一会我们自己搭公车回去。”晓玲连忙拒绝。

  开玩笑,她们做人可是很有原则的!白吃白喝完绝对不做电灯泡!妨碍情侣独处会遭天打雷劈滴。

  舍友们带着窃笑跑下车,微微下意识的身体向前倾,稍稍向外挪动了一下,其实她并没有下车的意思,但是不知怎么的,身体却惯性的做出似乎要下车的动作来。

  然后下一秒,手腕便被人用力的按在柔软的座椅上。

  微微一惊,扭过头去看肖奈,却见他正和车外的晓玲她们道别,神情自然无比,好像完全没有用那么强硬的力量按住她似的。

  晓玲她们嘻嘻哈哈的跑远了,手腕还是被人紧握着不放,微微有些恼了。“喂。”

  肖奈微微笑了一下,放开,若无其事的开车。开了一段路,红灯,停下,肖奈望着前方清淡的开口:“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微微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法国餐厅。”肖奈提醒,“为什么忽然要走?”

  “哦~”

  “不要装傻,你从来不是会任性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o<要不要多谢他夸奖……

  微微实话实说:“里面有讨厌的人。”

  “嗯?是谁?”

  微微忽然醒觉过来,说到底,眼前这个人才是导致她被骂的罪魁祸首吧,祸水啊!

  于是没好气的说:“没有谁,大概是想向你发传单结果没敢发的。”

  汽车猛地刹住,然后一个大拐,开进了一个小巷里,肖奈停住车,转眸看着她,眼中似笑非笑。

  “微微。”

  微微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难得一见,所以,”手肘撑在方向盘,修长的手指抚着下巴,肖奈眸光流动:“停下来多看一会。”

  微微瞪着他,脸上慢慢泛红,觉得自己快被气死了>o<

  虽然她气得脸颊粉粉的样子好看无比,但见她真的恼羞成怒了,肖奈便见好就收,一本正经的问:“那个想发传单的怎么了?”

  微微顺了顺气,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思索了一下,源源本本把事情说出来,当然,34C这种具体数据她省略了==

  随着她的陈述,肖奈的脸色越来越冷,车内刚刚还荡漾着的暧昧气氛一时荡然无存,微微察觉到异样,停了下来。

  肖奈面无表情的说:“继续说。”

  “差不多就这样了,刚刚她们在那家餐厅吃饭,二喜事先知道她们要去,所以才要去那里。”

  “名字。”

  微微一问一答:“爱香奈儿。”

  “四个人,还有呢。”

  “……还有的,不是很确定。”微微到底不肯说人坏话:“算啦,你自己上网看吧,不过不要发言了,随她去吧。”

  现在舆论已经偏向她,而且爱香奈儿也够难堪的了。

  随她们去?肖奈冷然道:“我恐怕没这个肚量。”

  大神……好像真的生气了,事情过了好几天,微微倒没什么感觉了。

  “其实这种话我从小听惯了,一开始还会把这些话当成上进的动力,后来这种话连当我动力都不够格了。”眼中溢满自信的光彩,微微看着他,认真的说:“我现在的动力――”

  是你。

  空气静止。

  那双眼睛看着他,流光溢彩,闪烁着夺目的光芒,肖奈想不出任何比喻能形容这一刻她的美丽,只想用手遮住她的眼睛,这样,也许他的心跳不会这么的狂野。

  微微忽觉窒息。

  明明,前一秒钟还在说很正经的事的啊,怎么忽然就进入了这样状况……

  努力瞥开眼睛看向窗外,微微清了清嗓子,尽量自然的说:“你不要一直停这里,阻碍交通的。”

  作为教职工家属,肖奈的车是可以开进学校的,但是开到女生宿舍楼下到底不妥,于是停在了自家楼下,然后走路送微微回宿舍。

  八九点钟本来是学校比较热闹的时刻,但是在考试期间,不免有些冷清。并肩走在无人的花园小径上,漫天的星子照耀,理科生微在默默的计算着……

  绕了一段路,三百米……

  又绕了一段路,五百米……

  加起来就是八百米,嗯,再绕几段,水煮鱼估计可以消化了。

  肖奈闲适的开口:“考完试和我舍友一起吃个饭吧。”

  “啊?”从简单加法中抽离出来,微微点头,“哦。”

  “不想?”口气听起来很勉强。

  “不是,只是……”

  微微嘴里应着,心中恍然生出一丝不真实感来。

  一直觉得,自己和大神的状态应该是“准备恋爱”阶段,可是被舍友这么一搞,好像名分忽然就定了>_<,好没真实感。

  而且,还要跟他舍友吃饭……

  而且,他是肖奈啊……

  这个名字带来的不真实感,其实一直笼罩到现在吧。

  “嗯?”

  “只是,觉得有点不真实。”

  肖奈的脚步倏地停住了,转头注视着她。

  微微也停下了脚步。

  然后,微微便毫无防备的被他拥入了怀中,清冽的男子气息一下子就盈满了她所有的感官。被他双臂禁锢着,动不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他在她耳边说:

  “本来不想这么快的。”清冷的音质压低,竟带着别样的诱惑,他问,“这样真实了吗?”

  好像极度的寂静,又好像极度的喧嚣,这一刻宇宙洪荒时间静止,在唯一的怀抱中,微微听到了来自彼方的心脏的震动。

  真实了,更虚幻的,可是那又有什么要紧。即使这一切再不真实,也是脚踏实地的不真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