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24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微微会来这么一句,不过是心情飞扬难抑之下的小小恶搞,也没想过她们会相信,谁知二喜却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着实让她懵了一下。

“公认?什么意思?”

二喜说:“校园论坛上某个热门八卦贴,把学校出名的单身男女配对啊,你和肖奈是公认的最不配。”

微微有点被打击到了,悻悻然说:“这种帖子都有,我们学校的人真无聊。”

没人接她的话,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过了好半晌,二喜和晓玲都开始聊别的话题了,微微又把她拉过来。“我们哪里不配了?”

二喜觉得今天的微微有点奇怪,怎么会执着于这个问题,不过她也没多想,直接的说:“帖子上人家就这么说的嘛,什么外形啊,职业啊,哎,我想想人家是怎么说的啊,说得挺好的。”

她回忆着说:“好像是这么说的,一个清雅淡逸如水墨,一个颜色浓郁如油画,一个是天外谪仙人,一个是人间富贵花……喂,你这是什么表情!”

正说得兴奋的二喜怒了。

微微无表情状:“鸡皮疙瘩起来了,还有,我一点都不油。”

二喜:“……你的笑话真冷。”

微微想想还是不爽:“我们职业又怎么不配了,都是搞计算机的,IT双侠……”

二喜嗤她:“你还能想出更难听的称号吗?一样的专业没有崇拜感好不好,再说了,计算机只不过是人家肖奈的专长之一而已。”

微微无话可说了,郁闷了半天,猛地想起一个重要问题。“那大家说谁和肖奈配?”

“没吧,说谁都有人反对。”

很好!微微圆满了。

这时馆内的气氛忽然沸腾了一下,微微立刻往球场内看,果然,是肖奈换了一身白色的球服出来了。

他本来就丰姿俊秀,换了运动服后更显英气勃发。随手接过队友的传球,不急不躁的运了两下,在队友上来拦截的时候忽然加速,大家都以为他要突破了,他却是一个急停,没怎么瞄准就跃起投出,篮球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时空仿佛在此刻凝滞,微微望着他飞扬的发梢屏声静气。

嗖!

篮球精准的落入篮框中。

空心三分球。

观众席在几秒的静默后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叫喊,场中的肖奈却对这样的捧场连一丝反应都欠奉,和凑上来的队友交谈了几句后,开始了最基本的热身。他此刻的目光只在球场内,对观众席完全视若无睹。

二喜感叹说:“所谓偶像。”

丝丝:“话说肖奈游泳比篮球更强哎,不知道游泳比赛什么样子。”

微微不禁顺着她的话想了一下,游泳比赛的样子,泳衣的大神……

脸澎的一下暴红。

丝丝看到她脸红,奇怪的说:“微微你这么热啊。”

微微义正词严的鄙视她:“你太色了!”

丝丝:“……”

T_T她好无辜。

十几分钟后,球赛正式开始了,肖奈首发出场。

篮球是一项很好看的运动,比起足球漫长时间后的精彩一瞬,篮球几乎时时刻刻扣人心弦。

球场上,肖奈无疑是最抢眼的一个,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出色的外表和强大的名气,更因为他那令人目不暇接的精彩表演。

微微仿佛看见了游戏中的一笑奈何。

她其实不怎么懂篮球,但是那精妙传球中所展现的从容不迫,那闪避过人中所展现的犀利机智,那强行突破中所展现的超强力量,却无一不令她想起游戏中那个第一高手。

有时候球场上的肖奈几乎能用优雅来形容,然而一旦爆发,却是那么的气势惊人锐不可挡,动静之间,是最原始的力量与速度带来的震撼。

于是微微知道了。

原来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事,只要一瞬间,对一个人的喜欢就能到达顶点。

这场比赛微微看得紧张万分,二喜她们又何尝不是,第一节比赛结束后,晓玲才兴奋的说:“肖奈刚刚那个空中变向好帅啊!我一定要让大钟也练!”

丝丝说:“这个好像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吧。”

晓玲说:“不知道,哎,肖奈真是文武全才。”

岂止是文武全才,微微望向那个正在休息的俊挺身影,不由想起了他做的那个视频。这个人真是优秀太过了,以后如果真的在一起,她一定要更努力一些才行。

短暂的休息后,比赛进入更加激烈的第二节。

肖奈的个人得分迄今为止并不是场上最高,他有时更喜欢把球传给队友,但他显然是控制节奏的那个,计算机系在他的组织下打得非常顺利。等到第二节结束,计算机系差不多领先建筑系快20分了。

晓玲说:“肖奈要下了吧,大钟说他今天最多打半场。”

丝丝挺失望的:“为什么?”

微微也看向她。

晓玲说:“哎呀,告别赛嘛,替补的大四球员也会上场的,而且你们忘记了?肖奈师兄才车祸啊,长时间运动不好吧。”

微微听着不禁有些失神,当初听说大四的师兄车祸,知道没什么大碍就没再留意,哪里知道……

人生真是奇妙。

十分钟后,第三节比赛开始了,肖奈果然没有上场,观众席上响起了一片失望的议论声。微微倒没怎么失望,依旧专心的看着比赛,不过更多时候在注意着场边的肖奈就是了。

注意到他和队友说话,望着场内似乎在讨论比赛。

注意到他仰头喝水,黑色的发梢闪着耀目的光点。

注意到他……

……

……

放下矿泉水,忽然毫无征兆的走向了观众席!!!

微微僵在了座位上。

全场的注意力渐渐的不在球场上了,几乎都在注视着他。

然而肖奈却仍然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仿佛那些目光都不存在,他迈着无比自然的步伐踏上了观众席的阶梯,然后穿过一排排座位,径直走到微微面前。

微微就坐在靠走道的那排,所以他很轻松的在她身边站定,一只手随意的搭在她座位的靠背上,俯身,灼人的视线望住她。

“一会大家要出去聚聚,晚上我未必能上网。”

微微点点头。

“明天你打算做什么?”

微微说:“自习。”

微微的表情也无比的镇定,但是仔细听听她说的话,就会发现,与其说她是镇定,不如说是……

肖奈说:“嗯,我明天和你一起去。”

微微说:“哦,那我帮你占位置。”

……

她已经完全进入条件反射状态了……二号首长

肖奈抬眼看了下,对最边上的丝丝说:“那边有个空位,能否往里面挪一下。”

丝丝往自己身边看,果然不知何时身边的人走了,丝丝机械的挪了进去,二喜晓玲也跟着机械的挪进去,微微站起来坐在了原来晓玲的位置上。

“谢谢。”

肖奈礼貌的说,然后他就很不客气的在微微身边坐下了,视线投向球场,很平常的开始看比赛。

以他为中心,直径十米内一片寂静,和球场上拼抢的激烈完全成了反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