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19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微微开始并没有在意,虽然大神以前从来没迟到过,但是偶尔迟个几分钟也很正常。然而时间一分分过去,转眼七点四十五了,微微开始着急了,明知奈何不在线,也忍不住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在不在?”

  自然没有回音。

  隔了两分钟,又发了一条。再后来,微微消息也不发了,只是一遍遍的刷新着奈何的名字,而系统也一遍遍的提醒她――该玩家不在线,您无法更新他的信息。

  愚公猴子酒他们的名字也暗着。

  不在线。

  七点五十。

  微微一个人出现在入场NPC面前,头顶着组队标志,队伍里却只有她一个人。

  NPC周围已经聚集不少人,淘汰赛和决赛开放观战,这些人都是打算买票看比赛的,此刻看见芦苇微微独自站在这里,不由奇怪,当着微微的面便讨论起来。

  『当前』[虫子啃莴苣]:怎么只有芦苇微微一个人,一笑奈何呢?

  『当前』[弦鱼仔]:不会迟到了吧。

  『当前』[963]:这么重要的比赛怎么也迟到。

  『当前』[不穿裤裤好凉爽]:还有十分钟,着什么急啊,顶尖高手都是最后出场的。

  七点五十五。

  微微对一切讨论视而不见,静静的给奈何留言――“我在入场NPC面前等你,你直接过来就好。”

  旁观者的讨论持续中。

  『当前』[丁丁淘]:没几分钟了哎,怎么还不来?

  『当前』[火箭龟1.0]:不会不来了吧?

  『当前』[白痴娃娃]:我靠,难道事件重演,这对也要离婚了?

  『当前』[daydreamer]:不像啊,离婚芦苇微微干吗还站在这。

  『当前』[霹雳叫哇]:我说,芦苇微微不会又被抛弃了吧!

  八点。

  好友发来的询问越来越多,微微一一点开关掉,最后,轻轻点击鼠标,关掉奈何的窗口。

  人群渐渐散去。

  『当前』[①辈子光棍]:散了散了,老子郁了。

  『当前』[☆凝澈☆]:还以为今天能看一场精彩的PK呢,幸好没买票。

  『当前』[狗尾巴草]:占着茅坑不拉屎,不比赛不会早点退出啊,白白把冠军让给别的服,鄙视。

  『当前』[jager]:话不是这么说的,不是芦苇微微和一笑奈何,我们服不一定能进入总决赛吧。

  『当前』[罗曼蒂克]:等等看,还有备战的三分钟,三分钟内入场还是可以比赛的。

  『当前』[七月]:估计不会来了,唉,我觉得芦苇挺可怜的。

  『当前』[小雨绵绵]:是很可怜,hoho。

  八点零二分。

  微微点击入场NPC,想独自进入校场,NPC提示:您必须和您的夫君一起进入校场。

  八点零三分。

  系统发出公告,宣布由于一笑奈何与芦苇微微弃权,此次夫妻PK大赛的冠军由另外一个服务器的另一对夫妻夺得。

  八点零三分。

  微微退出了游戏。

  *********

  “我觉得微微这两天不太对劲。”

  夜晚的宿舍里,晓玲瞅着带着耳机趴在床上对着电脑不知道在干吗的微微,若有所思的说。

  “正常,要考试了嘛,她每学期考试前都变怪兽的。”二喜一边答话,一边头也不抬的笔下刷刷刷。

  “她竟然没玩游戏哎。”

  “正常,现在玩游戏就拿不到奖学金,拿不到奖学金下学期她就没钱玩游戏了。”二喜继续刷刷刷,笔不停,口也不停,“我说你怎么还有闲心关心微微啊,前天还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大钟怎么样了?”

  “没事了,他活该,人家大四的师兄毕业聚餐,他也厚者脸皮跟着去,好了吧,出事了吧。”

  晓玲说到这个就来气,便把微微放一边,转而数落起自己的男友来。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微微自然不知道她已经被舍友们讨论过一番了,此时的她正在看女贼抢亲的视频。这两天没有上游戏,除了念书就是一遍又一遍的看视频,有时候明明不想点的,可是单词背着背着,就会忍不住点开来看。心口始终有股闷闷的情绪挥之不去,好像只有看着这个视频,才能稍稍平静一些。

  或者说,只有看到那个身影。

  一笑奈何。

  一笑奈何。

  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微微出神的看着屏幕。

  屏幕上,白衣琴师正落寞的站在落霞峰,平淡却压抑的配乐中,他的背影显得孤独而萧索,微微看着看着,莫名的就联想到那天独自站在NPC面前的自己,连同那时候的心情。

  那时的心情,应该是心慌吧。

  不是被爽约的愤怒,不是不能比赛的遗憾,而是一种茫然焦急的慌张,最后那几分钟里,她只是不停的想着――

  奈何怎么还不来?

  会不会,以后他都不来了?

  网游里太多太多的不告而别,难道奈何也会以这样的方式消失?

  而这几天,她控制不住的一再看视频的时候,脑子里竟然也在想――会不会,这个视频就是以后漫长的日子里,她和奈何相识一场的唯一证据……

  唉~~~~~

  微微无力的趴在床上,对自己无奈了。

  她究竟是怎么了才会产生这些莫明其妙乱七八糟没有逻辑的联想?奈何也许只是有事没来而已,她为什么要想这么严重呢。而且,奈何到底有没有消失只要现在去游戏里看一看就行了啊,她为什么就是不上呢~~~~

  杂乱的情绪翻腾着,女贼的故事再一次到了尾声,哀哀的乐声中,白衣琴师和红衣女侠定格苍白。

  微微抹抹眼眶,很好很强大,她居然又看视频看得眼泪盈眶了,老实说这个视频第一次看的时候是很感人,但是后来看多了,早就麻木了。

  现在居然又……

  怔怔的看着画面上那一身潇洒的白衣琴师,微微心中慢慢的、默默的却无比清晰的滑过一丝了悟……

  然后,“啪”的一声,微微合上了电脑,扔掉耳机,把自己的脑袋塞到了枕头底下。

  完了完了,她居然多愁善感了。

  完了……

  她似乎,喜欢上一个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