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12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愚公过了会上来,虚弱状说:“我受伤了。”

  莫扎他嘘他:“男人屁股摔一下也叫受伤。”

  愚公恼羞成怒:“内伤!我说的是内伤!”

  微微:“>o_oo<

  微微以为这个剧本拿出去必然遭到众人唾弃,不料大家看后竟然都觉得不错,不过深入研究下,奈何大神觉得不错的原因是――他台词少。

  愚公他们则是因为――没想到后面还有出场机会,还是正面角色,欣喜若狂ing!

  微微只能再度无语了,果然是学计算机的一群,没有文艺细胞哇……

  然而几天后,当奈何把视频后期做好发给她,微微就万分忏悔地把“没有文艺细胞”这句话收了回去。

  没有文艺细胞的是她和愚公他们,绝对不包括大神!

  大神大神,无所不能!

  收到视频那天微微又是晚课,回到宿舍上游戏,奈何已经下线了,给她留了一句话。

  “有事先下,视频已经发到你信箱。”

  微微急忙打开信箱。

  视频的后期制作包括剪辑、音乐、字幕、美工等等,本来微微想自己琢磨着做的,因为自己才大二,肯定比大四的人空闲。不过奈何大神却说他做,出于对大神无条件的信任,微微当然一点意见都没有。

  下了十几分钟,视频才下好,微微迫不及待打开,只看了几秒钟,光片头就把她震住了。

  太精美了。

  其实说简单也简单,不过是黑底红字,但是不知道奈何从哪里找来这么合适的字,气势万钧而苍劲洒脱,分解成一笔一笔写上去,再做了个光的效果,一层浮光从字面上跃过,简单却又华丽,非常有感觉。

  微微反复把片头看了几遍,才往下看。

  大神显然用足了心的,剪辑、字幕、配乐无一不恰到好处,尤其是配乐,让微微很惊喜。并没有像很多参赛视频那样用的是流行乐,而是多用古代民族乐器,开头抢劫部分是欢快的笛子,之后则多用古筝,非常适合白衣琴师的身份。

  嗯,这样淙淙的乐声应该是古筝吧,微微对乐器没研究,以前初高中的音乐欣赏课都是用来偷偷写作业的,还是第一次像今天这样听得入神。

  显然一切都没有可挑剔的地方,微微干脆就纯欣赏了。

  虽然这个故事是悲剧(?),但是由于一直抱着恶搞的心态,再加上录制过程中笑料太多,微微看得很是欢快,然而情节到白衣琴师拔剑的时候,筝音中却忽现杀伐之气,剑毫无停滞的刺入女贼的后心,音乐在同时铮的一声倏然静止。

  微微的心剧烈的一跳。

  而后,微微还没缓过神来,竟发现下面的剧情变了。

  本来之后的情节应该是白衣琴师抱着女贼站在落霞峰准备跳崖了,可是画面却变成了白衣琴师和青衫武将(愚公同学扮演)站在了一座坟前,静静的望着坟墓。

  青衫武将说:“你可以不杀她。”

  白衣琴师只是沉默,很久才道:“与其让她活着恨我,不如死了。”

  微微怔住。

  忽然意识到,从这句话开始,视频中的白衣琴师已经不再是她剧本中的那个了。

  白衣琴师从此隐居在山脚下一间小屋中,微微认出这是游戏里一个小场景,落霞峰下无人居。

  青衫武将又一次出现。“你立下大功,世袭爵位唾手可得,为什么要隐居在这荒郊野外?”

  白衣琴师没有回答,只是弹着手中的琴,神兽小猫在他身边欢快的跑来跑去。

  眼前的画面水纹般破裂,场景变成了后山莲池,彷佛是琴师的回忆,带着朦胧的色彩。白衣琴师在抚琴,女贼坐在他身边,这时微微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这段声音是前天奈何忽然叫她录的,说可能要用。录的台词是女贼放琴师走之前说的一段话,狗血无比,微微万分不好意思的念了一遍匆匆交差,没想到真的用进去了。

  好像已经处理过了,她的声音显得模糊而遥远,仿佛来自虚空。

  “我爷爷是强盗,我爸爸是强盗,所以我生来就是一个强盗,除了强盗我不知道做什么,什么也不会做,还有这整个寨子的人。”

  “你这么讨厌我,其实我没杀过人,不是最坏吧,不过还是坏的。”

  “我也想和山下的姑娘一样,养点小鸡小鸭,日出而做日落而归,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不过这只是一个梦而已,永远不会实现。”

  “你走吧,我放你走。”

  画面又转回来,青衫武将激愤的质问:“你有大好的前程,为何要在这荒村野地荒废人生!”

  然后是一个清淡而缥缈的声音。“这也是我的梦。”

  整个视频的对话都是用字幕完成,只有最后这几句是真人的语音,石破惊天般出现,然后戛然而止,筝音重新响起,哀哀欲绝,渐渐消散。

  最后的画面是红衣女贼和白衣琴师在莲池旁,琴师抚琴,女贼舞刀,两人衣袂飞扬鲜活灿烂,而后画面越来越淡,逐渐变成黑白。

  定格。

  画面上抚琴的白衣琴师依旧白衣飘飘。

  舞刀的红衣女贼一身红衣已经苍白。

  微微心中一恸,眼眶忽然湿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