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10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决决决斗?!

  微微惊得差点打结了,半晌才说:“真水怎么会愿意决斗?”

  怎么看真水无香都不像那么冲动的人啊。

  在梦游江湖里,正式的单人比试有两种,一种是切磋,也就是常说的PK,另一种就是决斗。切磋就算输了也没什么要紧,不掉经验不掉级,就战绩差点。决斗不同,决斗输一次,等级掉一级。如果级别低还好,掉一级很快就补回来了,级别高的,像微微和真水无香这样的,掉一级大半个月就白干了。

  真水无香说起来也是肯花钱玩游戏的人,装备什么的都是最顶级的,但是和同样装备顶级的奈何大神决斗……

  基本等于找死!

  微微和两人都搭档过,所以非常了解他们的实力。不得不说,他们的微操水平差距实在太大了,奈何大神那是天外飞仙,已经非人了,而真水无香至多不过和微微伯仲之间罢了。

  所以微微强烈怀疑真水无香是不是想不开了。

  愚公回答她:“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老三在世界下战书,那战书缺德得,不来他以后就没脸在本服混了。”

  还下战书了,好正式……微微逵猩竦奈剩骸霸趺聪碌模俊

  猴子酒说:“奈何向真水无香邀战三场,说只要真水无香胜一场,就算真水赢,视频的事他不再过问,而且决斗时奈何不带神兽。你说,这样的战书要是都不应战,真水无香还算不算男人,输了也比不来好。”

  不带神兽……

  这样也能赢?

  微微持续的謇迦ィ退荡笊穹侨税桑率翟僖淮沃っ髁恕6艺庹绞榈娜泛堋苋萌瞬恢栏迷趺此怠R悄魏窝嫠尴愎骄龆罚钦嫠退悴挥φ剑腥献约菏盗Σ蝗缒魏危膊换崽常暇鼓魏问盗Π谠谀恰?墒侨缃裾庋难饺慈谜嫠怀稣蕉疾恍校裨蛘娴拿涣郴炝恕

  猴子酒说:“后来我倒同情真水无香了。可怜那,要是一场定胜负,那他就只掉一级,要是三局两胜,那两局输了立刻认输也就掉两级,偏偏奈何玩这手,人家明知第三局仍然会输,还要为面子熬到第三局。”

  愚公爬山:“阴险真阴险。”

  奈何说:“你们想多了,不想费口舌而已。”

  微微想想也是,要是公平邀战,真水那边估计会找托词不出战,说来说去的确很费口舌,大神这个战书倒是一击必杀。

  莫扎他:“真水无香也算硬气,也没带宝宝出战,你是不是早考虑到这一点?”

  奈何轻描淡写说:“考虑他做什么。”

  >0<,就是!微微在心里默默的念叨,大神才不用考虑别人怎么样呢。念叨完,微微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关键词:“三级?”

  红衣女侠吃惊地跑到琴师身边,吃惊的问:“你杀了他三级。”

  奈何:“嗯。”

  微微:“……”

  怪不得真水无香不回她的消息,估计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吧。三级,那起码要两个月才能练回来。

  莫扎他说:“你也该给自己留个余地,万一你输了一场,比如说你家停电或者网络忽然断了,那视频真的随他去了?”

  一笑奈何随意的说:“输就输罢,我输了还有夫人在。”

  猴子酒赞成:“嘿嘿嘿,对对,奈何只说他不管,可没说嫂子,嫂子水平可比老三强多了,你没看应付怪物都是嫂子上,奈何就是那吃软饭的。”

  微微:“过奖过奖>o<”

  愚公爬山又来感慨:“阴险太阴险。”

  刚刚打完boss,猴子酒他们都有点不想动,懒洋洋的坐在苍翠山的草地上打坐兼聊天。微微因为苍翠山也是采药的地点之一,便开始采药。

  采了一会,微微眼尖的发现系统刷新了一则消息。

  『系统』:惊天大盗孟东行从天牢越狱,夜入皇宫,盗走香雪公主的梳妆盒,胆大妄为,罪在不赦,请天下英雄捉拿孟东行送交官府,必有厚赏。

  微微说:“孟boss又出来流窜了,去抓不?”

  孟东行boss属于梦游里比较辛苦的boss之一,每天都要从天牢越狱一次,一出狱立马敬业地去行窃,然后系统发布通缉令,众玩家开始追捕,捉到后送交官府押入天牢,第二天孟boss继续越狱。不过孟boss同时也是最受欢迎的boss,因为一旦捉住他,他盗的东西会作为奖励送给捉拿他的玩家,而孟boss偷的东西通常情况下都是很不错的。

  微微有次就运气很好,孟boss劫了一箱镖银,微微恰好遇见,单枪匹马九死一生地把孟boss搞定,那箱镖银就归她了。当然也有运气差的,比如有一次系统说孟boss盗了东方不败随身携带的刀,此公告一出天下哗然,东方不败的刀啊,那肯定是顶级神兵,于是玩家们不管等级高低,纷纷扔下手边的任务去捉boss,最后孟boss被一个等级榜上的高手捉住了,然而那高手拿到那把刀一看!

  气得差点就不玩这个游戏了。

  因为那把刀的说明是――

  东方不败当年自宫用的刀。

  猴子酒说:“公主的梳妆盒?没兴趣。”

  莫扎他:“不想动。”

  愚公爬山:“我在逛论坛,视频已经删了。”

  猴子酒:“唉~~这小子怎么这么听话。”

  微微:“>o<,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满遗憾的。”

  猴子酒:“那是十分的遗憾!”

  愚公爬山:“如果他不删,我们就,嘿嘿嘿嘿。”

  猴子酒:“黑他电脑。”

  愚公爬山:“清他号。”

  莫扎他:“那我干吗?卖他老婆?”

  愚公爬山:“现在他都删了,我们师出无名啊。”

  微微:“==你们太卑鄙了。”

  愚公爬山谦虚:“过奖过奖,跟奈何比那是九牛一毛。”

  微微汗,九牛一毛能这么用么?

  奈何:“微微我们走。”

  “嗯,去哪?”微微边问边加了他的队。

  “没他们的地方。”

  才加上队,画面就是一变,眨眼间,微微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落霞峰。

  落霞峰上看落霞。

  这是游戏里最美最人烟稀少的地方,因为这里没有怪没有任务,没有经验可拿。不过认识奈何后,这里也是微微最常来的地方之一。

  落日半躲在云朵之后,绚烂的霞光四射,映衬得伫立峰顶的红衣女侠越发灿烂艳丽,而白衣琴师越发孤傲出尘。

  微微撑着下巴看了半天,慢慢的打字:“这里真漂亮。”

  奈何:“嗯。”

  一时两人都无话,良久奈何说:“这件事本该等你来处理,不过世界上关注的人太多,我想还是速战速决好。”

  电脑前的微微眨眨眼,愣了好久,才意识到他在向她解释他这么做的原因。

  其实……他不必向她解释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微微心中竟缓缓生出一丝类似于感动的情绪。

  这种情绪在他给她盛大婚礼的时候没有产生,在他给她报仇出气的时候没有产生,却在此时,在如斯画面下,因他这句平淡无奇的解释产生了。

  微微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手指在键盘上停滞了半天,最终发出一个笑脸的表情。

  奈何没有再说话,微微也只静静的站在他身边,没有操作,也没有离开,看着静止的画面,只觉得此时此刻,宁静悠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