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一卷 地窖囚奴 序 言

蜘蛛2016年01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要进来,先把希望留在门外——但丁

2000年,京郊的槐花开了。大串大串的槐花垂下来,浓郁的花香使人昏昏欲睡,两个民工躺在河堤上,头枕着自己的鞋,睡着了。

午睡之后,乌云从天际滚滚而来,春寒料峭,突然下雪了,雪花和槐花一起随风飘落。

两个瑟瑟发抖的民工,他们这样谈论冬天:

去年冬天,真冷,我的手冻了,脚冻了,耳朵也冻了。

是啊,我的手冻了,脚也冻了,耳朵却没冻。

你有帽子?

我没有耳朵!

上面这个没有耳朵的人,他曾经是流浪汉,曾经是铺路工人,曾经是挖沙子的,他将成为下面这起强xx杀人案的罪犯。

为了准确叙述这起离奇案件的经过,我们应该观察一下他的屁股。

他坐在河堤上,屁股下面是泥土。

泥土下面是什么呢?

一列火车!

地铁列车在他的屁股下面穿过,在我们居住的小区楼下穿过,在整个城市下面穿过。

2007年,他坐着的地方长出了一片竹林,河堤早已填平,周围扩建成一个体育场,场馆负责人铲除竹子,想在闲置的空地上建一个露天游泳场,请来了工程队施工。

工程队挖到地下三米,发生了地陷事故,地陷的中央出现了一个黑黝黝地洞。

工程队队长查看之后,连工钱都没要,当天就惊慌失措的走了。

体育场负责人指着那个洞说,下面是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