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身世之谜

秦简2016年02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宫中的人渐渐发现,裴后变了,从前她对太子表面严格,实际上却是关怀的,可如今她整日里忙着召见朝臣,一天到晚累得昏天黑地,哪里顾得上抚养太子。

。皇后这样做并不奇怪,因为外头到处传闻皇帝起了废后的心思,并且联合了数名大臣弹劾裴家,裴皇后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没时间儿女情长,她把大多数的时间都扑在前朝,一个月后,终于成功压制了朝中喧嚣尘上的废后之说。°

当裴后转过头来照管太子的时候,竟然发现太子至今还依靠着乳母,不论是吃饭睡觉甚至是如厕都要跟乳母在一起,她十分生气,一个两岁的孩子应该断奶了,再这么缠着乳母如何长大?于是,她将乳母赶出皇宫,另外派人照顾太子。对于年幼的太子来说,赶走乳母等于是要他的命,于是他成日成夜的大哭大闹,可谁能违抗裴后的命令呢?事情已成定局。

事实上,裴后的决断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就是太理智、太冷静了。太子刚出生的时候曾得过一场痢疾,几乎丢了小命,后来用尽了方法才治好,但身体总是十分虚弱,三天两头生病,不是伤风就是咳嗽,实在是个病秧子,所以饮食起居必须格外注意。太监和宫女们亲眼瞧见乳母的下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谁都不敢和太子亲近。吃饭的时候太子还没有桌子高,他们只管把他抱上椅子,却不敢干涉太子的饮食习惯,因为裴后要太子事事亲力亲为,不许人喂饭也不许人按照宫里的规矩布菜。

时间长了,太子变得暴躁敏感而易怒。太监宫女们发现太子不受管束,便只好禀报了裴后。裴后亲自来盯着,太子这时候不过是个两岁的孩子,吃过眼前的菜,眼馋对面的桂花鸭,人小手短够不着,索性半跪在椅子上,趴着去够,越过一碗汤的时候不小心膝盖一滑,勺子啪得一声掉进了汤碗里,汤汁洒了裴后一身不说,连他自己的莲花小碗也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裴后勃然大怒:“你这样是个什么规矩?!哪里像个太子的样子!”

小小的太子仇敌似地瞪着她,他不能明白母亲为什么那么冷酷,在他的眼中这个母后甚至不如乳母亲近。所以,他把眼前的一碗水晶莲子羹当做武器砸了过来,可他人小力气不够还没挨着裴后就已经掉在桌子上,所有人都惊呆了。

裴后的愤怒一下子被撩了起来,她万万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人敢这样做

这个孩子是她亲生的,可他却半点都不像她。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儿子不向着她,竟然事事学他父皇跟她作对?!

暴怒之下,裴后责令宫女立刻把小太子带下去。

她的话音刚落,小太子就嚎啕大哭起来,裴后厉声道:“不许哭!”小太子受到严厉斥责,不由浑身颤抖,五官抽搐。裴后难以接受地看着这个孩子,突然,太子起身向门口跑去。刚刚走到外面,闪电瞬间划破天空,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竟然劈裂了庭中一颗高大的参天树,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一切映照在孩子漆黑的瞳孔里,小太子当场吓得面无人色,站在廊柱下面瑟瑟发抖。

裴后冲出来,一把搂住了面色惨白的小太子,孩子忘记了挣扎,她却突然失态地流出了眼泪。这一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太过严厉了。太子不过是个两岁的孩子,自己以前从不过问他的饮食起居,现在有时间管教,却总是对他疾言厉色,不是罚跪就是不让吃饭。

“胤儿,母后错了,母后再也不这么责骂你了!”裴后搂着自己的儿子,轻声地说着。

小太子两眼垂泪,嘴唇青白,浑身发抖,一直都在哆嗦。

裴怀贞没有想到,这一道惊雷使得太子生病了,而且一病就是很久。

裴怀贞走进东宫,整个大殿格外安静,御医敛气屏息地向她行礼。裴后道:“太子如何了?”

“回禀娘娘,太子本来是受了惊吓,寻常人开一两剂药定定心就好,可太子毕竟过于年幼,竟然引发了旧疾,娘娘,这疟疾可大可小,微臣怕

“都已经一个月了都还没有起色,你真是没用的废物!”皇后声音中难掩一种气急败坏的情绪,“不过是点疟疾,难道还会危及太子的性命?”

御医唯恐说错了话,低下头:“娘娘,不若找御医院会诊.….…”

“会诊?你已经是越西最擅长治小儿病的御医,难道还有人的医术可以超过你吗?”

御医当然知道这一点,而且他还知道太子的病情很严重,恐怕有生命危险,虽然他不敢说,但太子一直高烧不退,皇后不是蠢人,恐怕早就猜到了什么。

“太子只是受了点惊吓,你可懂我的意思?”

“娘娘.….…”

“小孩子都是这样的,听了个雷声也会怕得半死,十天半个月不好只是因为过于年幼的缘故。所以,太子身体没有大碍,只是需要静养,不允许外人轻易打扰。”皇后的声音十分低沉,隐隐流露出威慑。

御医想要说这件事情最好禀报给皇帝知道,可他看了一眼皇后的表情,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是。”

“太子需要找个静养的地方,御医有什么地方可以推荐?”裴后这样问道。

“距离京城数百里之外,有一座于江峰,山里有温泉,对于养病是最好的,而且环境清幽无人打扰..…”御医领会了皇后的意图,昧着良心说道。

“今天我们说的话,还有太子的病‘….…”

“微臣都已经忘了。”这位裴后,真是一个美得让人害怕的人。

“若是外人追问起来.…‘…”

“太子不过是受了惊吓,如果去了温泉疗养,不日便可痊愈。”

“御医果然是个聪明人。”裴后摆摆手,“记得一定要照顾好太子,宫中若有任何流言,我拿你是问。”

御医退下以后,裴后美丽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悲凉的神色。

她费尽心思生下的太子,如今居然患了重病。

为什么老天总是要剥夺属于她的一切?

宫中绿树成荫,蝉叫连连,裴后独自站在廊下,面上是一片清冷的死寂。她想了一会儿,才转身进入殿内。

八个月后,温泉山庄。

裴后快步在鹅卵石道上走着,一路急行到了房门口,大门被她猛然推开,冷风呼啸着灌了进去,屋子里的烛火在风中飘摇,床前的帷幔迎合着扑门而入的寒风,如同海浪上被风鼓起的帆,只见小太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脸上蒙着白纱。裴后掀开了白纱,只看到一张瘦弱、白皙的小脸,眼角还挂着泪珠,瞬间,她的眼泪含在眼底,堪堪落下来。

所有人都在瑟瑟发抖,他们不是悲伤,而是恐惧。

裴后心不自禁的抽紧,仿佛被一只手握住,身体也开始颤抖不已。良久,等她慢慢镇定下来,厉声命令:“这里的人,立刻处死!”

裴府的铁卫冲进来,将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拉出去,大家哭成一团,哀求声、怒骂声在喧嚣了一阵之后,终于恢复平静。当裴后的目光落在馨女官的身上,她连忙跪倒在地:“娘娘,奴婢对您是一片忠心.….…”

裴后淡淡地道:“所以我才留着你。”

太子去世的消息,封锁着不曾透露出去分毫,所有知道的人都永远闭上了嘴巴,就连御医也在一个月后醉酒摔下湖死了。

山庄里,裴后坐在一个摇篮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婴儿的脸:“这个孩子真是漂亮得紧,我瞧着倒是比栖霞和元锦丰生下的小皇子还要可爱多了。”

馨女官一声不吭,有些恐惧地看着裴后的表情。她总觉得娘娘有些不正常,从太子死了以后.…‘…

裴渊离开八个月后,栖霞公主早产生下了一个婴儿。这个孩子天生便十分美丽可爱,像是老天的宠儿。的确,继承了绝世美貌的元氏家族和强大繁盛的裴氏集团的基因,这样的孩子将来一定无法限量。

可是,裴后不但隐瞒了孩子的存在,还去信对裴渊说栖霞公主死了。栖霞是死了,孩子出生以后,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用长长的帘幔吊死了自己,美丽的公主临死前的惨状,任何人都不愿意再看一眼。

裴后尖锐的指甲在婴儿稚嫩的脸上划过,唇边慢慢露出了一丝骇人的微笑。

馨女官的心一下子勒紧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护卫进来,跪地禀报:“娘娘,陛下派出的三批人果然都是假的,真正的皇子交给齐正送出了国境,现在齐正等着觐见娘娘,关于那个皇子.….…”

“把小皇子和当年桃叶生下的孩子都带过来。”裴后冷冷地说道。

馨女官吃惊地看着裴后,她不知道娘娘到底要干什么

桃叶的儿子生得十分俊俏可爱,今年刚刚三岁,从他母亲代替栖霞死在花池子里以后,他便一直由裴后派人小心照顾看管着,此刻被人牵着,一脸好奇地看着裴后。而栖霞和元锦丰的孩子只有一岁多,乖巧地躲在齐正的怀中熟睡着。

裴后看了一眼三岁的孩子和摇篮里的婴儿,笑着对齐正道:“这两个孩子都带去大历。”

“娘娘,陛下他.…‘…”

裴后的目光落在了他怀中一岁多的孩子身上,主动伸出手道:“给我。

齐正微垂着眼眸,他一家老小性命全都在皇帝手中,所以皇帝以为他是忠诚的。但从一开始,他就是个奸细。即便做个不忠的人,他也必须舍弃皇帝的这份信任,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将小皇子递给了皇后。

“如何让他相信,就看你的本事了。”裴后轻描淡写地道。

齐正脸色一僵,终究木着脸带了两个孩子退下去。

裴后盯着他的背影,吩咐身边的护卫道:“按照原定计划去做。”

“是。”

“这个孩子生得天庭饱满,一看便知很有福气。”裴后细细地端详了怀中的孩子一会儿,孩子突然醒了,睁大一双纯净的眼看着裴后,她微笑起来,“将来长大,一定是个好皇帝。”

孩子年幼,到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而向裴后伸出了手,绕着她的颈项,贴着她的面颊,很有些亲近。

馨女官十分犹豫:“娘娘,这个孩子”

裴后轻笑着亲了孩子的额头一下,抚摸着他柔嫩的面颊:“以后要叫他太子。”

“可是陛下一定会发现的”

“不,他不会的。”裴后唇际笑意不改,眼睛露出惯常的阴冷犀利。

三个月后,裴后先行回京,将年幼孱弱的太子留下继续养病,直到一年半后太子回京,比从前更加漂亮可爱,裴后对他的教导也变得更加严厉和专心。馨女官看在眼中,越发胆战心惊。她不知道是自己发疯了,还是裴后发疯了,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用情敌的孩子来代替死去的太子,这真是太可怕了。但是她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太子和小皇子只有一岁之差,真正的太子身子又十分不好,素来比寻常孩子孱弱一些,再者孩子一月一长,根本瞧不出原本模样,元锦丰毕竟不如亲生母亲细心,又从不爱看见太子,竟然没有察觉。

皇后坐在铜镜前梳妆,年幼的太子蹬蹬地跑了进来,手上是一枝盛开的梨花:“母后,给你的!”

他漆黑的眼睛目不转睛,带着仰慕看向裴怀贞。

又是梨花,茫然了许久,裴后才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谢谢你。”

她的表情,在这个瞬间仿佛平静的湖面被恶狠狠地投入一颗石子,狰狞扭曲只有短短一瞬,迅速恢复了平静。

从前的太子,看见她只有无限恐惧。

而现在的太子,却总是盯着她叫母后。

太子的眼睛,纯净的仿佛洁白的雪,不带一丝污垢,她几乎想要避开这样的眼神。

然而,避无可避,那洁白到底深深触痛了她的心。

她突然伸出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掐住了太子的脖颈:“乖孩子,跟母后一起死,好不好?”

手指逐渐收拢、用力,慢慢勒紧,太子惊恐地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困惑,他的年纪太小,甚至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裴怀贞的眼底冷芒闪过,变得僵冷。

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太子殿下,不要打扰娘娘!”馨女官从殿外跑了进来,裴后及时惊醒过来,松开了太子,顺势搂过他,若无其事。

馨女官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看得久了连皇后的身形都变得虚幻不可捉摸。

只听见皇后含笑,难得温柔的模样:“母后很喜欢这梨花,果真是个乖孩子。”

------题外话------

看不明白的话,自己梳理‘…‘…嗯,元烈身世就这样,我可以欢快地去写未央啦.…‘…

 

共 59 条评论

  1. 匿名 says:

    栖霞与裴渊的儿子结局呢

    1. 匿名 says:

      栖霞和裴渊的儿子就是后来的元烈啊,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2. 匿名 says:

      就是元烈

  2. 匿名 says:

    还是没懂啊。如果说栖霞和皇帝的儿子是太子,那裴渊和栖霞生的是元烈,那桃叶的儿子呢,后面不是说和元烈一起送去大厉了么,还有既然裴后一手促成的错乱,这么久之前的安排。为啥竟然没有利用,毕竟元烈留的是裴家的血,有这一点裴后根本不需要在意老皇帝对元烈的偏爱啊,同样的在皇帝不知道的情况下,把真实的身世告诉给元烈,对裴后的大业也是有利的。不太懂作者这一块的思路。

  3. 匿名 says:

    彻底懵逼了

  4. 匿名 says:

    有点混乱,前后矛盾

  5. 匿名 says:

    吓我一跳看到最后才发现越西皇后好可怕,把所有人耍了

  6. 匿名 says:

    元烈到底是桃叶的孩子还是栖霞的孩子啊

    1. 漂花 says:

      元烈是栖霞和裴渊的儿子,太子是栖霞和元锦丰的儿子

      1. 匿名 says:

        那栖霞爱的是谁啊,怎么会和裴渊有孩子啊?

        1. 匿名 says:

          栖霞爱元锦丰,但被裴后设计关进裴家,被裴渊强暴了。

  7. 多多 says:

    元烈还是比未央小的啊

  8. 匿名 says:

    觉得多加这个身世是败笔

    1. 匿名 says:

      嗯 前后矛盾 驴唇不对马嘴

  9. 匿名 says:

    操搞到最后元烈居然是裴家的小孩,并不是栖霞和皇上的厂,裴皇后让黄帝杀了自己的儿子保全了情敌的儿子,裴后才是大赢家呀,不过还是有点伤感元烈不是栖霞和皇上的儿子

  10. 匿名 says:

    身世这章不如不写

    1. 匿名 says:

      同感

  11. 匿名 says:

    公主和裴渊生的孩子没写,写的桃叶的儿子元烈三岁,在前面已经有些元烈比未央大一岁,那个孩子是太子也就是栖霞公主和皇帝儿子一岁

  12. 匿名 says:

    元烈是栖霞和裴渊的儿子。桃叶的儿子代替他在四岁时死了,对吗??

  13. 匿名 says:

    我觉得应该是皇帝死前冷笑了一声,随即淹没大火,皇帝是个聪明人,不会一切不知,应该是他察觉有不对,把自己的儿子还有裴渊的儿子调换了,让裴后误以为自己成功,殊不知多年筹划不过是让自己的侄子自杀了,还保全了元烈皇上与栖霞的儿子。小说怎么能让裴后最大赢家啊

    1. 匿名 says:

      元烈应该是皇帝的儿子和皇帝长的很像。皇帝是个聪明人,不会搞错的,要是裴家的脸应该像裴家的。

      1. 匿名 says:

        +1 我也酱觉得

  14. 嘻嘻嘻 says:

    我觉得应该是皇帝死前冷笑了一声,随即淹没大火,皇帝是个聪明人,不会一切不知,应该是他察觉有不对,把自己的儿子还有裴渊的儿子调换了,让裴后误以为自己成功,殊不知多年筹划不过是让自己的侄子自杀了,还保全了元烈皇上与栖霞的儿子。小说怎么能让裴后最大赢家啊

  15. 匿名 says:

    元烈的身世简直就是结局不完美的一丝缺点,没有这个倒是完美

  16. 匿名 says:

    送去大历的不是有两个孩子吗?到底谁才是栖霞与裴渊的孩子呀?那另外一个孩子也是不知所踪?感觉矛盾了!

  17. 匿名 says:

    元烈是栖霞和裴渊的儿子!不知道作者怎么想的?wuli元烈,呜呜呜……给完美的结局添了一记败笔啊!

  18. 匿名 says:

    太子太可怜人了,在痛苦中死去了,给个番外吧

  19. 匿名 says:

    那桃叶的孩子是不是在大历的时候被杀了?!!!!

  20. 匿名 says:

  21. 匿名 says:

    看性格,元烈应该是元棉丰和栖霞的儿子。而且不可能让裴家成为最后的赢家!

  22. 匿名 says:

    阿西吧,这章是整本书的败笔

  23. 匿名 says:

    结局好混乱,不开森,蓝瘦,香菇,搞什么东东啊,好失望啊????

  24. 匿名 says:

    所以作者是为了留一个不完美而完美么,可是真让人郁闷好嘛!!!!!!元烈怎么能是裴家的后代!!想吐血????????????,一下子就失去了细看的心情

  25. 匿名 says:

    敏德曾经说过:他出生时被送到大历在他3岁的时候所在的村子被屠村,只是因为当时他长着1岁该童身体所以幸免。也就是说当时两个送去大历的两个孩子一个是已经3岁了的桃叶的孩子,另一个则是刚出生的栖霞和裴渊的孩子。那么屠村实在3年后,那么死的就是栖霞与裴渊的孩子。那元烈到底是谁的儿子?小编写的很模糊。

    1. 匿名 says:

      在换子时点,几个孩子的年龄大致分别为:死去的真太子2岁8个月,元锦丰和栖霞的孩子一岁多,桃叶的孩子3岁,栖霞与裴渊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刺客在大历的刺杀对象是3岁左右孩子,应该是送出境的一年多后发生的事儿,裴渊和栖霞的孩子确实应该是1岁多,所以逃过一劫。所以作者本意应该设定元烈是裴渊和栖霞的孩子。不过文中多次提及元烈与元锦丰脾气等都很像的目的,就有些含糊了。侄子的脾气跟“舅舅”像?

      裴后一直未捅破元烈是裴渊之子的身份,作者无非想表达裴后根本不在乎裴家

      只是番外里裴后这段为何没有赢楚介入,这个期间,赢楚不该追随着裴后吗?栖霞和孩子的秘密,难道赢楚不知?

  26. 匿名 says:

    所以我看了一部什么样的小说。男主帮着女主杀了自己老爸。二叔。姑姑。以及个位表弟表妹。????????作者不准备出来谈谈吗。

    1. 匿名 says:

      快哭了????作者你出来我们和你好好谈谈,你为什么要这么虐元锦丰,还有栖霞啊啊啊啊啊啊,如果元烈是栖霞和裴渊的孩子,那男主帮女主杀了自己的爸爸,姑姑。。。。。我。。。。都看了什么,怀疑人生了

  27. 匿名 says:

    元烈身世是个悬念,皇后设计栖霞死之前还是跟元锦丰有一晚上,又说栖霞早产生了元烈,这么推理其实元烈是栖霞和元锦丰儿子可能性还是最大的,而且栖霞那么爱元锦丰,如果不是发现自己怀了心爱人的孩子他在被裴渊强奸之后早就一死了之了!

  28. 匿名 says:

    元烈是皇上跟栖霞的兒子,因為她們前一晚洞房了,只是皇后以為哪是裴淵的,覺得這樣比較合理,因為前面都有寫元烈個性眼神像皇上。皇上把元烈接回來這麼久,如果元烈真的不是他兒子,皇上不會沒有發現的,皇上心機這麼重,作者這篇真的很多餘

    1. 匿名 says:

      文中提及栖霞“死去”半年,皇后才回裴府发现裴渊对栖霞的所作所为,赶走裴渊,后又提及裴渊走后8个月,栖霞生下一个孩子(应该就是元烈)。这个孩子不可能是栖霞跟元锦丰的,而是栖霞和裴渊的。

    2. 匿名 says:

      看到你的分析心胸顿时一喜,后来又想到8个月出生心又凉了!感觉裴后不应该是栖霞走半年去看的,应该是2个月去看的,古代正常孩子都不好养,不足月还能长大也不太合理!

  29. 匿名 says:

    電視劇跟小說也差太多了,真希望拍的是原汁原味的劇情

  30. 匿名 says:

    无法接受元烈的身世

  31. 匿名 says:

    栖霞和皇上的孩子是元烈,栖霞和裵渊的孩子是太子

  32. 匿名 says:

    这一张完全没有看懂

  33. 匿名 says:

    大家讨论元烈的身世的时候,貌似忽略了李敏德说过他在村庄住了四年左右才被李府收养,被送出宫去的时候桃叶儿子三岁,栖霞给裴渊的才几个月,四年之后桃叶的儿子应该是七岁,裴渊和栖霞的孩子也应该是四岁吧,而李府抱的孩子是一岁多,元烈到底谁的孩子?

  34. 匿名 says:

    裴皇后居然一直放任元烈杀裴家的人,这到底是怎样的心态?

  35. 无名 says:

    栖霞和元锦丰的儿子是太子。
    栖霞和裴渊的儿子是元烈。
    桃叶和驸马的儿子和元烈一起被送到了乡村,桃叶的儿子四岁,元烈一岁,后来那个乡村所有的四岁孩子都被屠杀(这个在元烈对未央坦白身世时有提到)那时元烈一岁,后来被李家三夫人收养改名李敏德。

  36. 无名 says:

    这本书我看了好几遍。

  37. 匿名 says:

    有问题的,元烈长得像栖霞,说明是裴渊和栖霞的孩子,那怎么会四年只长一岁,这明显前后不符。 作者多次一举。

  38. 匿名 says:

    我还以为只有我看不大懂 很混乱 他的身世到底是谁的儿子 混乱

  39. 匿名 says:

    这都什么呀,真是够了,作者最大的败笔

  40. 匿名 says:

    懵了

  41. 匿名 says:

    太亂了

  42. 匿名 says:

    亂七八糟

  43. 无名 says:

    所以谁是谁的孩子??????????

  44. 匿名 says:

    元烈是元锦丰和栖霞的儿子,元锦丰的手下太监看到元烈的容貌就想到他像栖霞公主,书中有伏笔

    1. 匿名 says:

      元烈当然像栖霞公主啊,那是他的娘
      现在问题是谁才是他爹?

  45. 匿名 says:

    我严重怀疑作者该不会忘了还有一个桃叶的孩子吧?都没有交代那个孩子去哪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