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42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乔菲

我在车站送祖祖的时候,他说:“既然现在放假,不如去巴黎玩。”

“我还得做功课呢,还要找地方实习,哪有时间玩。再说了,现在去巴黎做什么,天气怪冷的。”我说。

“也对。天暖一点,春天的时候去吧。我们可以去迪斯尼。”

我把他的领章扶正:“好,我去巴黎就给你打电话。”

“你敢不。”

我笑起来,他亲亲我的脸:“你可把狗养好了。”

“放心吧。”

“记得补充维生素。”

“再说就变成阿拉伯大婶了。”

火车响笛了,他上了火车,在上面跟我招手,我觉得很浪漫,像老电影里的镜头。火车启程,我就快看不到他的时候,做了个鬼脸。

有欧德的帮忙,圣诞节之后,我得到了在蒙彼利埃市政府实习的机会,跟她一起,协助处理该市与友好城市成都及与中国友好交往的事务。

二月份的时候,我们在蒙彼利埃举办了中国蜀地文化展,以艺术品展览,音乐会,文化沙龙,还有相关企业见面会等多种形式向蒙城市民介绍了成都的社会文化经济方面的情况。中间我做了大量的工作,翻译,程序安排,会场布置等,忙忙活活,张张罗罗的,有时工作到深夜。

人在忙碌之后,忽然发现时间过得快,冬天已经结束,春天悄悄来临,嫩绿的树叶悄悄爬上枝头,地中海绿浪翻涌。

我经常收到祖祖的电话,他询问我学习工作上的情况,还有我们的小狗,我就把电话放到小狗的嘴边,他“汪”的一声,祖祖听了,哈哈的笑。

男孩的电话让我很高兴,让我知道,自己原来还被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惦念。

他告诉我不要太过辛苦。

我说,不辛苦可不行,我拿了奖学金,回去还要报效国家的。

我们从来没有探讨过这个问题,我的话好像让他意外。

“我以为你会待在这里很久,你会留在这里的。”

我想一想:“念完了书,我是要回国的。”

“……”

“你呢,祖祖,你去非洲维和的申请批准了吗?”

“还不知道结果。哎不知道中国需不需要维和。”

“去你的。我们派兵给你们维和还差不多。”

他在电话的另一端嘿嘿的笑起来。

我在这个时候,想到我年纪比这个人大,觉得他还是一个小孩子,于是心里那一点点又现实又冷酷的东西发生了作用,我慢慢地对祖祖说:“你知道的,祖祖,咱们以后有各自的生活和前程。”

他放下电话,就很久没有再打给我。

时间长了,我还真有点担心,小心翼翼的问欧德。

她很不以为然地说:“开玩笑,祖祖从来不给家里打电话的。”

我就更有点惴惴不安,可是,虽然有他的号码,我也没有打电话给祖祖。

这样又过了半个多月,一天晚上,我终于收到他的电话。其实,因为一下子放下心来,我很高兴,不过,我还是不动声色的说:“哦,是,要睡了。对,喂过了。你放心吧。你有什么事?”

他的声音很兴奋:“你猜怎么了?我在部队报名了一个汉语课程班,我要学汉语了。”

“你疯了。”

“为什么?”

“你也不去中国。”

“我退役之后就去。”

我从床上坐起来:“你怎么把什么事情都想得这么简单?”

“有什么难的事情?”

他还真把我给问住了。

“我不跟你说了。晚安,菲。”

祖祖挺高兴的就把电话给挂了,剩下我自己发呆。

我的工作很受外国上司的赏识,欧德告诉我,四月17日,成都市市长来访,到时候,我将为蒙彼利埃的市长做翻译。这是怎样的殊荣?我刚知道这个消息,彻夜未眠,兴奋的半夜里穿着睡衣又站到镜子前面,像日本女人一样对自己说:“加油,乔菲,要努力。”

在我忙着为两市的市长会谈作先期准备的时候,收到了另一个电话。

是程家阳。

“菲。”

他在电话的另一边只说一个字,我便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

我有多久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有多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此刻紧紧握着手机,直到自己的手发疼。

“你在蒙彼利埃工作的很好,我知道,我看了你在蜀地文化展中做的笔译。非常好。”

你们知不知道一种感觉,叫作,正好。

一片田地即将干涸,忽然有温润的雨水降下。

一朵火焰就要熄灭,忽然有干燥的柴继续,又袅袅燃烧起来。

一只鸟在瀚海中飞行,忽然找到树枝可以停下来喘息驻脚。

我只觉得喉咙发紧,等了半天,才说:“谢谢你,家阳。”

“我要去巴黎一趟,可是,我恐怕没有时间去南方,你有没有时间过来一下?也许我们能见一面。”

我没有时间考虑,有什么对我来说比这更重要?

“好啊,没有关系,我去巴黎,我去找你,你住在哪里?什么时候?4月17号,好,我一定去找你。”

我放下电话,远处传来教堂的钟声,我在心里感谢上帝,我一定是做了些好事善举,他这么犒梢。

欧德知道了我要去巴黎,非常不满意:“你疯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机会?你在这里给市长作翻译。你以为这是在路边摊买苹果吗?”

我在收拾东西,心里对好朋友也觉得歉疚,可是,我一定要去见家阳,好像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牵引,就像我这一生中就一定要遇到他的命运。

欧德继续说:“你再考虑一下不可以吗?你知道的,你的同学他们也在这里,如果你不做,他们也会做。你以为这么好的实习机会容易得到吗?乔菲,我以为你是把公私分的开的人。”

我打好行李直起身,我说:“对不起,欧德。我一定要去。”

“这是见谁?菲,你去见谁?”欧德坐在我的窗台上,目光定定的看着我。

“欧德,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她停一停,终于还是说出来:“那祖祖呢?你怎么样对他?你把我弟当作什么?”

我无言以对,我坐在床上,把小狗抱起来。

这个时候,觉得做人真是难,不能有一点点的唐突和恣情,自己在他们面前真是狼狈。

过了好一会儿,欧德从窗台上跳下来,拍拍我的肩:“你去吧。翻译的事,我会在接洽你的同学。

不过,乔菲,我请你,祖祖他是个年轻的笨蛋,请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