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26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程家阳

打完了球,我想尽快结束这应酬,跟旭东说还有事,带菲离开。我们另找了地方吃饭,菲吃得不多。

我说,你刚刚打了球,不饿吗?

不饿。她擦擦嘴巴,喝了一口冰水。“我等会儿回学校,下礼拜还有考试,我回去复习。”

我喉咙间的食物停了好久没下去。

“你现在好像比我还忙。”我说。

“嗯。”

开车送她回去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没怎么说话。我知道她心里不痛快,我知道她并不愿意应酬我的朋友,我想到这件事,一方面心疼她,另一方面,觉得自己也挺委屈,我让她出来,让她见我的朋友,是因为,我真地把她当自己人,把她当作我的女朋友。现在她不高兴,我这不是里外不是人嘛。

可是谁让我这么喜欢她呢?一丁点免疫力都没有。

我嘻嘻笑着说:“哎我忘了跟你说,你知道旭东是谁?”

“你的朋友嘛。”

“他是吴嘉仪的前男友。是他甩了她。”

她震惊的回头看我:“这就是你最好的朋友啊。我以为是谁呢?这么一个花花公子,我今天还跟他打了网球。切,什么东西。”

“哎你不要骂我的朋友。”

“我跟你骂他都是便宜他,我要是知道,刚才就应该骂他。”

“乔菲!”我说,“你这火发的可是莫名其妙,那女明星跟你什么关系啊?你犯得着吗?你就知道我的朋友甩了她,你知道她背后做过什么?”

“你是想说谁都有见不得人的历史吧。”

“我什么都没想说。我想说的是,你不要因为别人的事情对我这么大声。”

乔菲停了下来,这突然的怒气让她的脸色绯红。

我真不该多说那么一句话,没话找话的说是旭东甩了吴嘉仪。可是我觉得无来由的是她的突然发作。

她低头看看沾染上果汁污渍的白裙子:“哼真是的,我新买的衣服就是为了见这么个人。”

我把车停在道边,看着她:“你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套运动服嘛,我给你买十套!走,走,去商场,现在就去!”

“你不用拿钱砸我!程家阳。我知道你有钱,你去买,你现在就去买,你找别人去穿!”

她说着就跳下车子,大步往前走,头也不回。

这是乔菲第一次向我发脾气。我都不知道,向来温顺快乐的她会这么突然愤怒起来。

可是我的委屈多过震惊。

我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让她把陌生人的纠缠迁怒到我的身上?

我做了许多事,我一直想让她高兴。

如今换来她这样对我。

我摸自己身上的口袋,四处找烟找不到,我狠狠地把拳头击在方向盘上。

我回家喝酒,上网,跟“我就不信注册不上”打台球,输得一塌糊涂。

他说:“兄弟,怎么今天不在状态?”

“没有。”

“跟女人吵架?”

“……怎么你会知道?”

“男人心念大乱,问其原因,又说没有,那就是为了女人。不要太过介怀,若是喜欢,要把姿态放低,要是觉得无所谓,尽快再找别的。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还有,不能再一棵树上吊死。”

“道理全都明白。放在自己身上没用。”

“啊你已经被她吃定。”

“我小心翼翼讨好她,她还生我的气。因为别人的事情跟我吵架。”

“这人脾气不好?”

“再没有比她好的。”

“你一定是戳到她的痛处。”

“我都不当一回事,也想让她忘掉。”

“哎呀情况复杂。是长篇故事?”

“有些离奇。”

“……!!!”

“不想讲,眼睛酸痛。”

我跟“我就不信注册不上”道别,下线。迷迷糊糊的躺在自己床上。酒喝得多了,身上发热,好像就回到一年前,我第一次跟乔菲,她年轻的激情四射的身体让我不能自已。

我的身体接着有了反应,我用手帮自己解决,射xx精的一刹那,眼前几乎一片黑。我翻个身,眼泪就流下来了。

我们之后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

我没有找她,她也没有找我。

我的工作忙碌,几乎不得喘息。

四月下旬,部里例行体检。轮到我,是一个下午。终于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心安理得的在医院的门诊部排队。

家明也在这家医院工作,我在胸外科门口坐着的时候,看见他从楼上下来。他见到我也挺以外,知道我是来例行体检,臼我:“你着不着急?我给你走个后门,快点检查,快点结束。”

“不用,不用,我巴不得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说。

他看看我,坐在我旁边:“哎,刚做完手术,我也休息一下。”

“最近好吗?好久没有回家。”

“还行。”我说,“就是工作有点忙。尤其是上个月,你知道的,刚开完两会。”

“胃还疼过吗?”

“好像没有。”

“哦,轮到你了。”

我进去胸科办公室,医生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开了单子,让我去作。我出来,家明还等在那里:“我带你去放射科吧。”

去照相要去另一栋大楼,我们经过门诊的正门,一辆救护车急驰过来停在门口,人们从车上抬下担架,架子上的病患带着呼吸器,挡住半张脸孔,我觉得有点面熟。正在此时,听见医护对迎出来的急救医生大声传达患者的情况:“病患吴嘉仪,26岁,煤气中毒,血压40,60……”

家明看着我说:“吴嘉仪?这不是那个女明星吗?”

我也愣在哪里。

乔菲

周贤福差我出去四件,接收单位是建设大街黄金地点的一家外贸公司。

我将材料留到秘书处,签名,开回执。

正要离开的时候,看见故人从里面出来,他看着我微微笑,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是刘公子。

这件事情在他面前泄漏了我的真实身份。所以不久之后他在学校找到我,我一点也不意外。

那天我体育课,达标测试,我自己跑完了50米,又冒名替另一个同学跑了一遭。

我跟几个女生一起去食堂的时候,有人开车停在我旁边。刘公子坐在里面对我说:“飞飞,让你给我打电话,怎么不打啊?”

我对同学说:“你们先走。”

见她们走得远了,我弯腰对里面的刘公子说:“你说吧,想做什么?你想要挟我,我告诉你我们辅导员在哪办公,系主任在哪我也告诉你,你找他去吧,你跟他说,我在夜总会坐台,满嘴都是笑话。你愿意去就去。”

他坐在车里,看着我有点发怔。

“你想要告诉程家阳?你也尽管去。他什么都知道。我告诉你,我不在乎。”

刘一下子就笑了。

“你说说,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哼。”我直起身,从鼻子里面发声说话,斜着眼看他,我从来没这么恶形恶状过,“男人能图女人些什么?”

“飞飞啊,你怎么了,你从来脾气不是这么大的。”他下了车,跟我说话,“你跟谁生气了?说吧,怎么样,程二开的什么价?我上次就想跟你说,别跟他了,跟我吧,程二是我见过得最没有情趣的人。”

我看着他,阳光下的这个人,跟我谈价钱的时候,很是一幅诚恳的样子。

我有点发呆。

他好像觉得我在思考,说得更诚恳了:“谈价钱没意思。你说原来我们没感情吗?哥哥哪次去‘倾城’,不是对你最好?我想把你带出来,你不是不出台吗?怎么后来就跟了那小子的?飞飞,说实话,你之后,我就从来没有听别人的笑话开心过。”

我现在清楚一件事情。

一个人的历史,跟一个国家的历史一样,总有人帮你记住。这么久,我跟程家阳在一起,玩得忘了形,终于有个人来提醒我,不要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要忘了自己做过小姐。

“飞飞,我不逼你,你自己仔细想想,好不好?”刘还是笑着说,他上了车,“这回不怕你不给我打电话了,我总会找得到你。”

那天午饭,我自己吃了很多,大米饭,鸡丁,豆角,鸡蛋糕,下午上口语翻译课,我的表现很好,受到老师的表扬。

我晚上边背单词边跳绳的时候,跟自己发誓,我要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我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