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24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程家阳

这个城市的春天不期而至。可惜并不是美丽的季节,内蒙古刮来沙尘,我跟乔菲改变了去郊外的计划,在这个周末的中午在一家新开的泰国餐厅吃饭。

餐厅布置得很好,绿意盎然,弥漫着竹叶的清香和佛教音乐,菲很新奇,四处看看。

“还不错吧?”我说,“我跟朋友来过一回,估计你会喜欢。”

“果然不错。”侍者送上来打开的椰子,菲喝了一口,“好喝。”

“你要是喜欢,我们五一去那边旅游?”我讨好的问。

她看看我:“也好啊,有时间就去。”

我很高兴,心里也祈祷,我这没出息的一幕可别让别人知道。

菲看着我后面微笑,有人同时拍拍我的肩,我回头,是旭东的前任情人,女明星吴嘉仪。

“你好,家阳。”女人跟我热情的打招呼,“跟朋友吃饭?”

“你好。”我不善应酬这种场面,正思考怎么摆脱,乔菲却拉开一张椅子:“请坐。”

“谢谢。”女明星坐下来,跟菲握手,“你好,我是吴嘉仪。”

“我知道,我是你的影迷,我叫乔菲。”

行,让她们先聊,我暂且思考对策。要是她问起旭东怎么办?要是他让我传话给他怎么办?要是她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饼”怎么办?……

“你叫菲?”吴嘉仪说,“家阳曾经向我要过签名,是给你的吧。”

背台词的果然有素质,记忆力真的好。

“没错。”

“那是在……”

我等着她一点点把话题往旭东身上引。

“我的一部片子的首映礼上,家阳是朋友的朋友。”

“对对对,都是朋友。”我打哈哈。

“对了,家阳,旭东怎么样了?”终于步入正题。

我跟她说什么?我说旭东要跟名门淑女结婚了?这么残忍的事,我可做不出来。再说,她也未见得就不知道,这种话不用我来说。

“好久不见了,也不知道他忙些什么。”

女人在这个时候悠悠的叹了口气:“哎,他这个人是这个样子的,好的时候,恨不得时时挂在你身边;坏起来,连个电话也没有。”

这话说得真是楚楚可怜。我眼看着乔菲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位准影后的表演。

“算了,”吴嘉仪站起来,“我那边还有几个姐妹等我,家阳你看到他记得替我问候。”

我站起来送她走,接下来这一顿饭完全贡献给了这个话题,或者说,贡献给了乔菲的好奇心。

“也没怎么。”我尽量说的轻描淡写,“就是我的朋友曾经跟这位吴小姐交往过,现在,我的朋友要结婚了,挥慧剑,断情丝。要结束这段关系。”

“就这么完了?他对她连个交待都没有?电话也不打一个?”

说起来,我觉得旭东这样做也不好。他们好的时候,真是一幅爱的水深火热的样子,全世界也没别人了。可是,现在,对这个女人,他竟连起码的风度都不讲,这倒不是他平时的风格。

“唉,”我看看菲,她一直看着我,“我也说不清楚。”

“切,我当你能说什么。不过,真是的,连吴嘉仪这种人都能被甩。”

“你不用惋惜,他们结婚,不可能的。”

“为什么?”

“出身。”我脱口而出。

菲没有再往下说。

“快点菜吧。我饿了。”我说,“你喜欢吃什么?”我把菜牌给她,不小心将小茶碟碰落在地上,摔得声音清脆。

“你怎么见到她的?你怎么说我的?”旭东知道我见到吴嘉仪,紧张的向被踩到尾巴的老鼠。

“我说我没见到你,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这么说的。”

他喝威士忌镇定情绪,半晌方说:“她呢?她怎么说?”

“她说,你好的时候,恨不得天天粘着,坏的时候,连个电话也没有。”

旭东揉太阳穴:“唉,算了,算了。”

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以后再见到她,就这么回答啊,还说没看见我。”

“世界这么大,我到哪去经常见到这个女明星?”

“难说她不是找不到我,又去找你。”

事情至此,真的是让人没话说了。我是眼见着这两个人爱的如胶似漆,旭东有些时候还不如吴嘉仪潇洒,一幅怨夫的样子,如今怕见这个女人居然怕成这样。感情,让人感叹无常。

乔菲

周贤福说:“小乔,你准备一下,今天下午有个会谈,你跟米歇尔做翻译。”

“什么会谈?”

“法方企业和烟台地方领导探讨合资事宜,你上网查查资料。”

终于被我等到这一天,可是来得这么突然,我并没有时间做足够的准备。上网,翻字典,找资料,中午吃饭的时候终于等来中方的介绍情况的传真,起码不会太仓促了,我很高兴,呵呵笑起来,看见对面的杨燕燕。斜着眼睛看着我,颇瞧不起的表情。

我在这次会谈中,终于被此人陷害。

我们的分工是我作中翻法,她做法翻中,起先进行的还挺顺利,我很快进入角色,因为事先也作了准备,翻译得挺流畅。不过,会谈中途还是遇到了难点,中方代表介绍给予外资企业的税务优惠,提到“三免五减”等政策,中文我都不太了解含义,只好硬着头皮翻字面,说完之后看看老外的表情,基本上是云里雾里,他们也看看杨燕燕,希望这个年纪较长的更熟练一些的翻译解释得更为充分一些,可是她低头做出做笔记的架势,事不关己的样子。

会谈结束,老外对中方说:“感谢您的介绍,我们会回去研究,尽快跟您联系。”

法国人很知道给中国人面子的,这样说话,合作事宜基本泡汤。

我跟程家阳说起这件事,眼前还是杨燕燕的那张脸。我此时已经出离愤怒了,只觉得莫名其妙,别说我跟她还是同事,就算是从没有合作过的陌生人,都是翻译,也应该有协作精神啊。

“我知道这个人,”家阳说,“啊,原来去了那里,你原来也没有提过。”

“我觉得不值一提。”我说。

“她还算过得去的一个翻译,因为出了事故,被调离了。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个脾性居然不改。”

“她出过什么事故?”

“她原来在我们部作同声传译的,有一次两人一组跟人做搭档给一个国际会议做翻译,另外一个还是她的学姐呢,结果那个学姐做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身体原因吧,做不下去了。”

“杨燕燕没顶上去?”

“没有,她一直等到轮到她的时间,才张嘴说话。那次会议,法文同传中断六分钟。”

“哇欧。这么拽。后来呢,怎么处理的这件事?”

“那个学姐因为身体原因,调离高翻室,去驻比利时大使馆了。杨燕燕却挨了处分,被调离我们部了。”

“谁让她这么不合作。”

“哎,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家阳说,“你没有做过同传,不太了解,身心都好像崩在弦上,一刻松懈不得,精神压力极大,所以每次翻译时间都不能超过15分钟,然后马上休息,我想那天杨燕燕也是超负荷了,否则怎么会那么没有责任心。”

“……”

“知道吗?上海有个英文的同传,工作了一年,挣了三十多万,累得摘掉一颗肾。我听说,原来在部里的时候,杨燕燕在专业上挺钻的,不知道现在结没结婚。”

哎,说得我对这位大姐还挺同情,我想,算了,谁让我技不如人,准备不充分呢?如果我会那个“三免五减”怎么解释,也用不着指望别人了。

“嗨,姑娘,来日方长,你慢慢熟练,我对你有信心,你肯定能成为杰出的翻译。”家阳说。

“你这么想?”我听了挺受用的。

“当然,你这人特别能三心二意。”他笑嘻嘻的说。

这人说话,我从来都弄不清楚是在夸我还是讽刺我,我一下子把酸奶涂在他的嘴上。

“来来来,一起吃。”他要把我搂过去,吃他嘴巴上的酸奶,被我用胳膊隔开。

“老夫老妻的了,害什么羞呢?”

“讨厌。”

“哎说起来,菲,你想不想出国进修一段时间?”

我看看他。

“我认识了一个留学生同学。”

“男的女的?”

“女的。”我瞪他一眼,“从蒙彼利埃来的。说那里可好了。地中海边,离尼斯,戛纳,马赛都很近,城市漂亮的不像话。”

“蒙彼利埃啊,确实不错,第三大学有很著名的翻译培训中心。而且城市确实很漂亮,是成都的友好城市。怎么,你想去那里吗?”

“说说而已。”我坐起来,“我现在只想把国内的书念好,毕业找一个好工作。赚够了钱再说吧。”我抻一个懒腰,亲亲程家阳,“哥哥,你为我做的事够多了,你不用再替我忙活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