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19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程家阳

正在办公室翻译材料的时候,我接到吴小平的电话。自从乔菲在他那里打工之后,我介绍了不少关系给他,他最近欧洲方面的旅游生意好极了,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道谢,我猜他一定有别的事情求我,就请他直说。

原来他旅行团里的外国游客在国内非法收购文物,被公安逮到了,调查之后发现,居然是该国退休的国家公务员,级别还不低,应该享受外交豁免权,不过若是享受豁免权,就必须走法定程序,进行申报,老头儿不愿意丢面子,更不愿意蹲班房,这棘手的事情落在旅行社的老板吴小平身上。然后求到了我。

我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讲的是八国联军侵华打开国门之后,秃顶的老传教士骗中国人,倒卖文物宝贝,最后被画在鱼盆里的小神仙教训的事情。我恨不得亲手教训这种老外。

“您请行行好,他不是被逮着了吗?也没成犯罪事实啊,您把他带出来,我好好谢谢哥儿。”

吴小平这人油腔滑调的,可是,碍于老交情,他一直以来对菲也算关照,我只得想了一些办法,拖了人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请我吃海鲜的时候,吴小平非要让我带上乔菲。我不愿意让她卷到这档子事情里来,没有叫她。

我们聊的多是小时候那点事,他这人说话虽然粗,不过还真挺有趣,酒过三巡,我们说起乔菲。

“那丫头不错啊,你挺有眼光的。”

“说什么呢?”

“我说错了吗?不相干的人,你能那么用心?你也不用瞒我,帮我办这事,十有八九也是看了乔菲的面子。”

我没否认。

吴小平猜中了脑筋急转弯一样,嘀嘀咕咕的笑了,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啊,这事其实还真跟她有点关系。”

我看他。

“别紧张啊。就是啊,这老外上次来中国的时候参加的团也是乔小姐带的队。”

我当什么事呢。轻轻笑了笑,自己倒上一杯酒。

“九月中旬的时候。”吴说。

“不可能。”我说,“十一之前,她就是九月初带了一个团。”

“我是她老板你还跟我强。”

“她之前没有?九月初的时候?”

“没有。我那个时候没团,印象很深,暑假之后的淡季嘛。怎么了?有事吗?”

“没有,没有。”

我们吃完了饭,我喝得差不多了。吴小平要艘回家,我说不用不用,我把车子停在饭店门口,自己上了出租车。

“你行吗?”吴说。

“没关系。”我向他挥挥手,让司机开车。

然后我打开自己的手机。

里面是我存着的菲给我发的短信。

9月2日,星期六,20点12分。

四个老鼠比谁胆子大......

那天我喳去看吴嘉仪电影的首映,她说要工作。而今天,吴小平对我说,九月初,并没有旅行团。

车窗没有关上,冷风吹进来。

不知不觉的,居然是深秋了。

落叶,黄灯,夜行人。

司机问我,先生,到底去哪里?

虽然是周末,今晚我并没有约乔菲,我当然也不想回到我爸爸妈妈那里。

“麻烦您,中旅大厦。”

我迷迷糊糊的上楼,在电梯间的镜子里看看自己,脸喝得很红,我觉得这并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是吴小平记错也有可能,况且时间过的良久了,也没有追究的必要。我对着镜子说:“笑。”我咧开嘴,样子滑稽,我真地笑起来。

开门,却看见菲的鞋子放在玄关里。

我的心猛跳了一下。

屋里传来菲的声音:“我给你时间让身边的女郎离开。”

这真是意外的礼物,乔菲在这里等我。

我对莫须有的“身边的女郎”说:“糟糕,我老婆在家。要不你先走吧。咱们改天再约。”

然后我作势打开门。

乔菲在同一时间从房间里跑出来,手里抄着绝对可以当凶器使用的砖头一样的拉鲁斯法汉大词典“哪个不要命的敢跟我抢男人?”

我鞋都没脱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她,她真是温暖柔软,身上有特殊的体香,让人心驰神荡。

“谁能跟你争?”我说。

她从我怀中抬起头,望定我的眼,我看她漆黑的猫儿眼,红彤彤的嘴巴,真是心痒痒,我得亲亲她。

没提防被她扣住下巴,拇指和食指按得我发疼:“我量你也不敢。”

我们的时候,我觉得世界便是这年轻女人的身体,安全无虞。

乔菲

性爱带来无上的快感,也有利于适龄青年的身心健康,我因此而精力旺盛,面色红润,不过有时也会平添麻烦,昨晚由于过于刺激,我的胸罩被我和程家阳一起弄坏了。

我早上醒来穿衣服的时候,想要咬他一口,不过看他睡得憨态可掬,不忍心,只好作罢。

想要起来,却被这个装成睡猫的家伙一下子又拽倒在床上。

“还要。”

“少来,你昨天晚上太疯了。我衣服都被你弄坏了。”

“哪里?”

“你看看。”我让他看看被撕破的蕾丝,“我不跟你说了,我渴了。”

“生气了?”

“有点。”

“我买新的送你。”

我没说话。

“咱们去逛商店。像,家庭妇男和家庭妇女那样,好不好?”

我看看他,他搂着我的脖子,近距离看,皮肤也是白白细细的好象捏的出水来。我完了,我这辈子也要被这等男色套牢了。

“好吧。”

以我的消费能力与生活水平,200元一套的内衣是本来准备在新年的时候送给自己的礼物,早就看好了的一套,蓝色的蕾丝,百合花纹样,纯棉织造,弹力好,也很结实。

程家阳说:“那一套不是更好?我听售货员说,真丝质量,名师设计,款式,你看这里,镂空的,而且造型考究,还防乳癌呢。”

“当然更好了,1680元,富婆穿的嘛。”

“我买给你。”

“不要。我自己付钱。”

“我弄坏的。我赔给你。”

“你不划算的,程家阳。”

“什么?”

“你自己想想,1680元,你下次还敢玩得那么疯吗?你还敢撕破我的衣服吗?”

他真地想了一想。

“我一定会小心的。而且,我们买两套,以备后患。你知道,我有的时候确实控制不住。”

“讨厌!”我拽着他的手臂,几乎是哄着他说:“太奢侈了。”

他看看我:“那好吧,你自己选。”

我也没有要200元的那一套,选了稍稍贵一些的。

但我一直记得,那套昂贵的内衣裤,真丝的料子闪着可爱的的光泽,况且是家阳喜爱的情趣。

买完了内衣,我们又去男装部,家阳买了一件夹克,附赠一套英国瓷器。

逛完百货公司,家阳要去首饰店,在卡蒂亚的门前,我拽住他:“我好饿啊,我要去肯德基。”

“转一圈就出来,行不行?”

“不。”

“求求你。”

“你小心真的变成家庭妇男。”

“我乐意。”

我被他半推半抱的拉进去。

服务生见到光鲜亮丽的家阳,很是热情,看看我,仿佛丑小鸭与白马王子同骑,只好怀疑却耐着性子招呼。

难怪要从事这看人脸色的行业,自己无非也是狗眼看人低。

家阳仔细的挑选项链。

我坐在高脚椅上,仔细的看我的手指甲。

我想,这是我早有准备的问题。

钱,我们因此结缘,却也是横亘在我们之间的距离。相处以来,我都小心翼翼,可今天却突兀的出现。

“菲,我想要送你这个。你来看,喜不喜欢?

这个也不错,你面孔小小的,带这个细的最好。

你来看看。”

我一动不动。他终于看看我,笑眯眯的:“过来。”

“我饿了。”

“买一条项链,我们去吃大餐。”

“我现在,很饿。”我说,“我不想要项链。”

他走过来,手搭在我的肩上,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程家阳

我不善于哄这个心爱的姑娘,我也知道牵涉到金钱,对我们来说是敏感的事情。

我说不出的是,从昨晚到今天,我都有一些混乱,我想要以某种手段换来多一点点安全感。

我说:“我想要你高兴。”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真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