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18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乔菲

会议休息的时候,我看见程家阳从工作间里走出来,跟同行说话,向我的方向看一看,我向他竖起大拇指,他很高兴。

我听见身后有人说:“你看见了,那个人就是程家阳。”

我回过头,是两个胸前带着记者证的女人,说话的很是年轻漂亮,身上披着瀑布样的黑色长发,向程家阳的方向微微笑,笑得志得意满,胜券在握,看见我看她了,眼光对上我。我说嗨。她并不回答。

我转过来,心里想,哼还真是够骄傲呢。

会议结束,那个女人跟她的同事去找程家阳。他的身影,挺拔修长,说话的时候,为了牵就女人的高度,微微含胸。

他这样的人啊,让谁能抗拒得了呢?

我自己遛遛达达地离开那里,心上眼里都是他的样子。

程家阳

会议结束,我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人叫住。

是两个电视台的记者,其中一个说是认识我,递上名片,文小华。我没有印象。仔细看看这位年轻女士的美丽脸孔,却觉得真是似曾相识。

她笑了。笑容凝在唇角,隐约是另一个人的样子。

“真的不记得了?翻译官。今年六月,傅明芳的婚礼,我们在一张桌上。”

啊,对了。坐在我一侧的姑娘,当时穿着白纱的裙子,餐巾放在膝上,掉下几回,我帮她拾起。

“是啊,我记得您。”我说,向她点点头。

“明芳是我表姐。”女郎的一句话终于揭开谜底,难怪我一直觉得她身上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天你的酒喝了不少。”

“是吗?”

当然是这样。明芳的婚礼上,我几乎是失态的。女郎的眼光很是锐利,但愿不要让她看出破绽。

“我找你有事。”

“请讲。”

“我跟同事想做一个关于翻译官的工作生活方面的专题节目,需要些资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忙。”

“只要不涉及国家机密,当然没问题。”我说。

“国家机密?怎么会?我们也是公务员啊。”

“那我在所不辞。”

我发现我一直没看见菲。

“行,那你随时找我吧。”我拿了公文包要走。

文小华急急得追在我后面:“哎,程家阳,你总有个名片吧。”

“哦。”我说,“我告诉您我的电话。我没有名片。”

“那你请说。我记下来。”她拿出手机。

我告诉她电话号码,女郎一个一个的按下来,又按了几个键钮,将手机给我:“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你自己输入好不好。”

我只好将名字打在她的手机上。

离开会展中心,我也没有看见菲。

晚上打电话给她,我说:“你怎么不等我就走了。”

“我看你忙着。”

“别提了,记者还要采访我,还要作专题片。”

“那你以后还不成明星了?”

“切,那还得我想才行。”

我跟她用座机通话的时候,手里摆弄手机,上面有给她在大连拍的照。

“哎。”菲说,“我觉得你挺棒的。”

“你说什么时候?”

“今天峰会的时候啊。我弄了个耳麦,听你翻译了。真挺棒的。”

“我就做翻译的时候棒啊?”

菲在电话的另一端吃吃的笑起来:“不正经。”又说:“我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作业没做呢。”

“那好吧。再见。”

我挂上电话,仔细看她的照片,她可真漂亮。

我哥哥程家明敲门进来,对我说:“跟你借本书。”

“我帮你找。”我把手机放在床上,走到书橱边,“要哪一本?”

他却拿起我没有关上的手机,看一看,看见菲的照片:“够漂亮的。”

这人什么都不错,不拘小节却是真的。

不过我也不生气,我并不介意他看见菲的照片。

我呵呵笑笑。

“很久没看见你心情好了。”

“有吗?”

“我要,”他指了指书橱,“季羡林的那本,介绍吐火罗文的。”

“不好找。我买了也一直没看。”这是本束之高阁的旧书,放在书橱的最里面,我伸手去摸,摸到另一个东西。

放到小小纸包里的特制香烟。曾有一度,我赖以为生,不知什么时候戒掉了。

“找到没有?”

“嗯,好了。”我把书拿出来,交给他。把我自己的手机拿回来。

家明放在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边接听电话边往外走,我听见他说:“茱莉?啊,是克莱尔。你从加拿大回来了?啊,对不起,是日本啊,我弄错了。”

这是第几个女朋友?

有人也在进行着相似的游戏。

我们打篮球的时候,有陌生的姑娘在场边等旭东,那姑娘年纪很轻,穿着牛仔服,好象也是个大学生。我想起前一段爱得万般投入的小明星吴嘉仪,旭东的口味变的还真是快。

不过此君也有心事。篮球打得不够尽兴,接着我们去喝茶,他对女孩要么亲昵,好像做给旁人来看,要么就看也不看,在送走那个姑娘之后,我问他女孩叫什么名字,他想了很久,一拍额头:“老了老了,我忘了她叫什么了。”

晚上喝酒的时候,他也不太高兴,旭东的这个样子,还真是少见。

他终于收到一个电话,居然背着我去接。再回来,面孔上阴晴不定,不过开始跟我讲笑话。白兰地一杯接着一杯。

我们坐在吧台边,透过对面的落地窗能看见街景,我看见有一辆小跑车急煞车停在外边,车上下来吴嘉仪。

好像电视剧,好像越来越有趣。

旭东看见她,站起来,拿了衣服,拍我的肩:“家阳再见。”要付帐,我推他走了。

旭东摇摇晃晃的,走到外面,就倚在了吴嘉仪的身上。他们离开的背影,像公园里遛早的老爷爷靠着老太太。

男人有时是最软弱的动物。

不是节日,不是周末,没有什么要庆祝,也没有什么要说。只是我现在想见到乔菲。心里有炽热的渴望,像火,烧的人心头干渴,我开车到她宿舍的外面,已经熄灯,一墙之隔,校园里万籁俱寂,我燃了一支烟,想到自己不得不面对一个即成的事实。

我爱着她。

我没有想到,这么快竟然就接到文小华的电话。

她说是文小华,我对她的样子印象模糊,只觉得笑容很像明芳。在咖啡厅里聊天的时候,也从明芳开始。

“你跟我表姐很熟?”

若是在几个月前,这恐怕还是让我悚然心惊的话题,现在说起,心里是淡淡的情绪。

“很熟。我们从小几乎一起长大。不过也有一段时间不联系了,她婚后怎么样?”

“很好啊,蜜月旅行,然后回来,姐夫工作忙,姐姐清闲一些,上完了课,就留在家里。”

我点点头。这是典型的家庭生活,平淡,幸福。

“我们说说我的节目?”

“好。你说,我听。”

文小华想做的是一档介绍高级翻译官的谈话节目。关于我们的成长,成功,生活,家庭,面对观众,回答一些问题,介绍一些情况,我电视看得不多,对她的形式没有太多的概念。于是问:“是不是像《实话实说》的那一种?”

“对。基本形式相似。不过我们更侧重于对这个职业的探究。”

“哦。”

“不过,我说了,我们这个节目之所以收视率一直都非常高,就是因为,我们不是录播的,我们是现场直播。而且,司仪提出的问题在节目之前也不会透露给嘉宾,所以,嘉宾的回答,反应都是即时的。”

“就是说,嘉宾根本没有准备?”我问。

“可以这么说。”

“要是问题过于刁钻怎么办?我不是要被你们难为住。”

“你放心,不会太离谱。”

我想一想:“我给上级打一个报告。”

“你自己同意了?”

“嗯。”

文小华笑了,我原来觉得她笑起来很像明芳,此时觉得大大的不同。这个女人,不像明芳那般温柔,淡雅,她很是精明,锐利的,藏也藏不住。我于是顺理成章的将之理解为记者的职业作风,后来知道,这是我的错误。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不好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