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11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乔菲

终于在上海一切顺利,地陪是位念研究生的学姐,素质过硬,态度认真,除了不太理我外,没有任何问题。

最后在浦东机场送走老外,我点点他们给我的小红包,欧元人民币美元什么都有,虽然面值都不大,加在一起,合人民币有两千多块。回到北京,在旅行社老板吴小平那里有领到工资,真是不少,我心安理得的存到一张小卡里,至少下学期学费无虞。

吴小平对我的工作颇满意,握着我的手说:“不错啊,丫头,原来还真小瞧你了。以后有活儿,还找你啊。”

我想起这一路虽然奔波劳累,但顺利完成,演练了知识,积累经验,还赚到钱,心里也不太讨厌这个京片子了:“谢谢您了,我随时待命。”

“还有个人你得谢吧。”吴小平说,脸上是一种“我知道你们怎么回事”的表情,恢复讨人厌的本色,“程家阳给我打好几个电话问你回来没有了。”

“啊,对,我是欠他钱。”我做恍然大悟状,“您看,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债主追得这么紧。”

我回了学校,狠狠洗个澡,狠狠睡了一整天觉,睡到脸都肿了,被我的小灵通叫醒。

是程家阳,号码是陌生的,但我知道是他。

“你回来了?”

“啊。你也从加拿大回来了?”

“我都回来一个多星期了。怎么样,吃得消吗?”

“还行,能应付。也挺长见识的,那些地方我原来都没去过。钱也赚了不少,我下学期学费没问题了。吴小平说以后有法国团来,还找我去。对了,得谢谢你啊。”

他在电话另一端就笑了:“你就这么谢我啊?”

我没说话,小灵通的信号不太好,电话里响了几声“兹拉兹拉”的杂音,我借机说:“啊?我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有,你好好休息吧。”

“好,再见。”

“再见。”

我收了线,看看屏幕上显示的通话时间:56秒。继续睡觉。

梦见的事情很奇怪。参加考试,一篇一篇的做卷纸,马上要响铃了,还有一大堆做不完。我惊了一身冷汗坐起来,发现已是入夜时分,有张绿脸在窗台边晃动。

我抓起一些薯片放在嘴里,然后对她说:“波波我麻烦你,上网的时候能把灯打开不?你的脸被屏幕映得像鬼一样。”

“我不是怕影响你休息吗?”

“帮我查查,梦见考试是怎么回事?”

波波最擅此道,打开解梦网站,输入信息,鬼声鬼气地对我读到:“不确定,不自信,忐忑与怀疑。”

接下来一直到开学的一段日子,我过的稳定而悠闲,看书,学习,背功课。给邻居家里打电话,阿姨说,爸爸已出院,妈妈让乡下的小舅住到我家来帮忙照顾。

快开学的时候,我接到吴小平的一个电话。他说又有一个法国旅行团来本城观光,让我做两天的地陪。我那天下午去他那里的时候,见到了程家阳。

我到的时候,就看见他坐在吴小平的办公室里,他的头发短了,发型变了,可我仍能一眼看出他的背影。

面向我的吴小平向我招招手,家阳回过头来。我看见他的气色很好,看看我,微微笑。

我跟他们两个打了招呼,家阳对吴小平说:“行了,我还有事,小平你给我打电话吧。”然后对我说,“我还当你消失了呢。”

“天天在学校学习。”

“哦,再见。”

“再见。”我说。

吴小平送他出去。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空空的。我发觉,我跟程家阳一直在重复的话就是:再见。再见。

吴小平回来,将旅行团的资料和预订宾馆饭店的票子给我。我拿了出去,乘电梯,下楼,出了写字楼,走得很慢,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赶时间,盛夏的阳光照在身上,照的人皮肤痒痒。

“乔菲。”

程家阳的车停在我的旁边,他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一句话,也会下了车跟我说,不会像那些阔少爷,坐在驾驶座上跟女孩搭讪。

“怕不怕晒?我送你回学校?”

我说:“你不是有事吗?”

他摇头:“我在等你。”

我坐在他的车子上,他放了很轻的音乐,是帕特里西亚卡斯的歌“如果你离开”柔柔的徘徊在车厢里。阳光透过车子的天窗照在我们的身上,照在程家阳修长的手指上。

音乐迷离,阳光悠闲,我恰在此时看见他的手,就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东西。想起,他的手指,他的身体埋在我的身体里。

我很喜欢他的手指。

我看向窗外。

车子经过一家电影院时赶上红灯,我看见海报,正在上映一部最近炒得很热的美国动作片,讲的是三个美艳的女特工拯救世界的故事,叫“山姆大叔的天使”。

我指着海报问程家阳:“这部片子,你看了吗?”

“没有。听说挺好玩的。”

“你今天忙吗?我请你看这个电影好不好?”我说,“还没谢过你呢,给我找这么好的兼职。”

“还得有一顿晚饭。”程家阳说,样子非常认真。

“可以啊。”

其实我的心跳得很厉害。可我的特长是假装镇定。

“不过,看电影时候的茶和零食,必须你买。”

程家阳车子一拐,进了电影院的停车场。

电影已经快下片了,所以人不是很多。我们捧着奶茶,薯片,爆米花进去的时候,选了中间的座位,可以伸直腿,空气流动也好。这种电影,画面漂亮,效果震撼,情节又不用费脑筋,是名副其实的娱乐佳品。其中有一段情节让人印象颇深,女主角正在给心仪的男孩打电话,结果手机被歹徒打掉了,她勃然大怒,一拳打碎对方的下巴,气急败坏的说:“你知道现在找个好男人多难吗?”

我跟程家阳都“哧”的一下笑了。

看完了电影,我们在附近的一家湖南风味的餐厅吃饭。两个人胃口都很好,半只酱板鸭,一盘清炒芦笋,一盘剁椒鱼头,一盘韶山冲红烧肉全吃光了,我发现程家阳样子很瘦,却很能吃肥肉。

湖南菜很辣,我喝了牛奶仍然还是吐着舌头“哧拉哧拉”的出来,坐在车上,拼命喝程家阳递过来的矿泉水。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程家阳看看我说:“太逊了吧,我还当你们东北人吃辣的没事呢。”

“不要取笑。”我说。这是孔乙己的经典台词。

“你嘴都肿了。”

“那只能这样了。”他看着我。

“有什么好办法?”

“我得亲你。真的,为了你,我也得亲你,我宁可辣椒沾到我自己的嘴上,我不能看着你这么难受。”

然后我记不清了。我觉得好像是我主动抱住了程家阳,我们的嘴巴贴到了一起,我们是法语的业内人士,我们理所应当的做法式舌吻,唇舌交织,程家阳贴着我,坚硬的鼻尖擦着我的脸,我靠在身后的车窗上。可是我错了,程家阳的嘴里比我更辣,可是越辣,越热,便越要纠缠,直到我们几乎喘不过气来,他轻轻离开我的嘴,小小的,一下一下的亲吻我的脸,这是个纵火狂,我听见他说:“菲,我想你。”

我听见自己喘息着说:“我也是。我做梦都梦见你。”

共 6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我很方。。。就名字是一样而已。。。

  2. 说道:

    差距好大

  3. 匿名说道:

    看完后,我也方了

  4. 说道:

    跟电视剧出入很大 有点儿黄。 没电视剧好看

  5. 时间????说道:

    很感人 出身高贵与出身贫贱 都需要努力 付出的辛苦 定会有回报

  6. 满满的负能量说道:

    出台就能找到真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