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12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程家阳

我送菲回到学校,已经很晚,我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跑进宿舍。我的心情非常愉快,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个少年人,稚嫩的心海里会因为女孩的眼神而涟漪层层。

我接到旭东的电话,说要送给我一个国产文艺片首映式的请柬,并被告知务必出席,我知道他一向不喜欢看电影,这次突然这么踊跃,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

旭东嘿嘿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打电话给菲,说朋友约我去看首映,你愿不愿意一起去?菲说:“能不能看到明星?”

“有啊,”我看看请柬,“就是最近很红的那个上海女演员,叫吴嘉仪的。”

“太好了,我最喜欢看她的片子!”可她停一停,“太不凑巧了,那天我得带团的。你自己去,千万记得给我要签名。”

那我去还有什么意思?只好又打电话给旭东请假。

“不行,你不来就是不给我面子。”

说到“面子”这个份上,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在周末这一天,按照旭东的要求穿戴整齐了去看首映。

首映之前是酒会,我到的时候,旭东已经到了,身边是电影的女主角吴嘉仪,我在报上看过她的照片,本人要年轻一些,不过她抹着很厚的妆容,样子也不像镜头上那般惊艳。态度很是大方,跟我握手:“你好,家阳,旭东经常提起你。”

什么人能说这种话?我看看他身边的旭东,他向我笑笑:“知道为什么一定要你来的了吧。”

那这位一定是新的女朋友,我说:“不虚此行。”

我递给吴嘉仪一个带来的小本子,说:“一个朋友让我千万要到你的签名。”

她很高兴,潇洒的写上名字,问我:“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菲。”我说。

“菲,祝你每天快乐。”吴嘉仪在签名后面写道。她把本子还给我,对我说谢谢。我觉得这个女人满有心。

然后吴嘉仪随导演去招呼来宾,旭东替我拿了酒,问我:“怎么样?”

“可以。”

“我非常喜欢她。”他的眼神跟着她。

“想当然。”

“非常漂亮,娴淑,大方,诚恳,成熟……”

“我都不知道你形容女人的时候,单词量这么大。”

“又笑话哥哥不是?”

“很长时间没见你这个样子了。”

“爱情。”

我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

电影开场,我随众人进去,看见放映厅门口放着旭东送的千朵火百合的花篮,很是夺目。

电影不是很有趣,讲的是都市里偶遇的爱情,n多次的巧合造成相爱,n多次地擦身而过又产生误会,最后被外星人点化,有情人终成眷属。

大部分的时间里,我跟菲在互发短信。

我问:你们到了哪里?

菲回复:吃完火锅,要去工人文化宫看古装表演。

又问:电影好不好看?

我回复:没注意。不过听说已经获得大陆金鹅奖和台湾金骡奖的双重提名。

菲:哇!厉害!你给我要到签名没有?

我:我办事你放心。

菲发来短信说谢谢,接下来是一则笑话:

四只老鼠吹牛:甲:我每天都拿鼠药当糖吃;乙:我一天不踩老鼠夹脚发痒;丙:我每天不过几次大街不踏实;丁:时间不早了,回家抱猫去咯。

我“哈”的一声笑出来,被人回头说“嘘”。真是不巧,电影里的美丽女人泪眼婆娑的对男主角说:“我是真的爱你。”

电影结束,放映厅里是长久的掌声,我向四处看看,居然看到旭东公司里的职员,找了这么多的“托儿”,真让人感叹良苦用心。

旭东忙着照顾佳人,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载吴嘉仪离开了。我看见他对她呵护备至,我还是挺奇怪,他这是怎么了,又不是没接触过小明星,居然对这一个这么看重,这倒不是我熟悉的他的风格。

十点多了,她那边想必也结束了吧,我得以给菲打电话。

“电影完了吗?”她说。

“刚完。你呢?”

“我都回学校了,正洗脸呢。”

“我怎么把吴嘉仪的签名给你啊?”

“等我送老外离开的。后天吧。”

“又欠我个人情。”

“又什么代价啊?”菲的声音慵慵懒懒的,让我的心痒痒。我一回头,看见又大又圆的白月亮:“看看你就行。”

她在喉咙里低低笑起来:“我困了。”

“好吧。好好休息。”

我收了线,上了车,慢悠悠的往家里开。我在想这个姑娘。

可是我到了家,发现气氛不对,大厅里灯火通明。我的父母亲在等我,不仅有他们两个,还有我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哥哥程家明。真难得家里人都在,可我只想躲开他们径自上楼。

“家阳你回来得正好,先过来,不要上楼,我们有事情要谈。”我母亲说。

“与我有关吗?”我问。

父亲看我一眼,我噤声,进了客厅,坐在靠窗的椅子上。

家明坐在我对面,自他上次因为明芳的婚礼而来向我示威后,我就更加不爽他,我猜想现在爸爸妈妈一副冷脸,十有八九是他又起了新的官司。

我等着听事情究竟,可是好久没人说话。

终于家明说:“没事我就先走了,我明天还上班。”他要站起来。

父亲却说道:“我没有让你走。”

“您说的事情不可能。”家明说,“那个孩子是我的,我不会让她拿掉。”

我听出事情复杂,很复杂。

“你不要这样,家明。”母亲说,“我们这样的家庭……”

“我们什么家庭?”家明看母亲,“又是这个问题,我们争论过太多遍。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你是我们的儿子,这是不能改变的事情。平时玩一玩,都没有问题,我们也不过问,可是如果你坚持这样,你让你爸爸的面子往哪里放?”母亲说。

“我不能为了谁的面子活着。”家明说,他始终面带微笑,我了解,针对我们的父母亲,他是有斗争经验的,可这回似乎做的有些过火。

家明拿起衣服要离开,父亲挡在他的面前。

他们几乎齐高,可是父亲气势压人,看着家明,几乎一字一顿地说:“你以为我会像以前一样那么放纵你?”

家明看着他,没有说话。

“别让自己输得太惨。”父亲说。

从小,他的话总让我不寒而栗,我不知道这对家明是不是起到了一样的作用。他没有再说话,拿着自己的外套走出了房子,开车离开了家。

第二天,母亲与我说起事情的原委。他们在去医院看望一位老干部的时候碰见家明陪着一个怀孕的女孩在妇产科作检查,父亲因此而大发雷霆。

“你们看准了吗?”我说,“也有可能她是朋友的妻子。家明那个人嘴硬,喜欢找引子与你们争执。”

母亲穿着一套真丝的家居服,华贵艳丽,她喝了一口果汁牛奶看着我:“你以为家明不住在家里,他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吗?那个女人叫什么,多大了,在哪里上班还有家里的背景,我们都了如指掌。不过,”她摇摇头,“前一段我跟你父亲太忙了,那个女人怀孕这件事情确实出乎意料。不过,错误总会纠正。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我心里发冷。

父亲跑了步回来,向我们招招手。

“我跟你父亲,我们都老了。有时候看看你哥哥,真觉得这么辛苦没有任何价值。好在,”母亲把手搭在我的脖子上,轻轻抚摸我的头发,“你是最乖的孩子,如果你也像家明那样,那真是要了我们的命。听妈妈说,你也这么大了,跟谁玩一玩都没有关系,可不能出格啊。”

父亲走过来,大口吃面包,喝咖啡,又让保姆端上来煎蛋、火腿和水果,看看我:“早上起来也不运动运动。”

谁说他老了?他向来强壮过我。

“我们局今天下午对领事司有篮球赛,比赛之前我不能伤到。”我说。

我的父母亲,对于家明的问题难免生气,不过,他们并没有太过介怀,他们有铁腕的能力,旺盛的精力,自信能“妥善”的解决问题。我觉得,即使我与家明站在一边也不可能对抗这两个人。

父亲说:“我今天去看你打篮球啊。”

我逆光看他,高大的他挡住阳光,看不清表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