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56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乔菲

家阳的吊臂拿掉了,垂着手,看着我。

我站起来,问他:“你有事儿啊,师兄?”

“是。”他说,“请帮我找一份报道北约对南联盟用兵的世界报。”

这是哪个年代的老消息了,我打开计算机查阅。

根据文章内容查到报纸年份,日期和归档编号,按照编号在第五个书架的第二层找到这份报纸。

我把报纸给他,然后作登记。

家阳接过来,看看我说:“怎么样,”他的样子在寻找合适的词跟我说话,“你忙不忙?”

“你看到了。”我说,“我本来想打个盹睡午觉的。”

“那行,谢谢你啊,我先走了。”

“啊,不用。”

家阳刚走,我就接到了高翻室的电话,让我去一趟,我跟老翻译请假,他正拿着一个剪刀在那里剪报呢,头也不抬对我说:“早去早回啊,要是来人借报纸,我可找不着。”

原来是全球可持续发展计划的大会召开,局里的翻译不够用了,从各个处室借调,协助大会的组织,接待,陪同等工作。负责这次翻译组织的学姐照着名单念每个人的分工,我估计差不多能让我陪同代表夫人团观光吧,这个我倒是在行,那边英语翻译赵鹏远离的很远跟我打招呼,我正对他笑呢,学姐念到我的名字。

“乔菲。”

“到。”

学姐看到坐在窗边的我,慢慢的说:“会议第二天,11月15日,你参与,上午,9点15至11点,下午,14点15到16点的,会议的法文同声传译。”

她说完,我人就傻在那里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怎样的工作机会?太好了,否极泰来,我乔菲转运了!

我看看身边不少以嫉妒的眼神看着我的年轻的同行,我把笑容憋回去,他们现在心里就咒我出丑了吧,看着吧,我把准备工作做的好好的,我一定会出色的完成任务,看着吧。

安排完任务,学姐宣布散会,我被她叫住,留下来。

她把一大堆的资料给我:“乔菲,这可是你第一次作会议同传,可得准备充分啊。”

我说:“是是是。”

她看看我,不解的说:“这么好的小孩儿,你当时闹着要去科特迪瓦干什么啊?”

我说:“在哪不是为人民服务啊。”

“行了,你现在好好准备,给人民在国内服务好就行了。”

我拿着学姐给我的材料回家鏖战,这突如其来的光荣任务好象重新激活了我,吃的多,勤运动,睡的香。

有天晚上我跟小邓吃饭的时候,电视里在演《食神》。

以“撒尿牛丸”重新崛起的周星星对吴孟达演的坏人说:“你不得不佩服我啊,我又活过来了!”

我重重的点点头。

小邓说:“你又把自己想到电影里去了?”

我不太好意思的说:“没有,快,吃鱼。好吃。”

可是,我这样情绪饱满,精力充沛,斗志昂扬到开会的那一天上午,当我穿上西服正装,把“翻译”牌挂在胸前的时候,我发觉自己的心跳突突突的加快了。

我趁领队没注意,从休息间走出来,看见各国代表已经纷纷入场了。

我往会场瞧了瞧,这阵势仿佛是见过的,当时,我看到杰出的程家阳的表演,而今天,将是我在这的工作间里,第一次,做同声传译。

不行,我得去抽支烟。

我正在找吸烟室,身后传来程家阳的声音:“乔菲。”

我回过头,看着他。

程家阳穿着碳黑色的西装,同色系的衬衫和领带,白皙瘦削的一张脸孔,一丝不苟的装束,他可真英俊。

在这个时候,我有许多话要对他说,可又知道有许多话又不能说。我只是看着他。

他缓缓伸出手,帮我扶正胸前的名牌,慢慢的,柔和的说:“不要紧张,乔菲,没有人比你优秀。”

我点头:“我叫不紧张。”

他忍俊不禁。

“你作什么,你今天不翻译吗?”我问家阳。

“我陪同联合国领导人,等一会儿,有会谈和专访。”

我继续点头。

“好了,去吧。记得我对你说的吗?”

“当然,”我用手指指着自己,“我非常优秀。”

我与一位师兄搭档,我们坐下来之前握手,问候。

当我手中握好速记的钢笔,当我按开传送翻译的设备开关,当我听到法国代表的第一句发言,而我同时对着话筒流利的用汉语说:“我们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追求,正如人类景仰长生……”

我很清楚,我,乔菲,非常优秀。

程家阳

会议开完,送走联合国的大人物,一时没有重要的任务。

我听了乔菲的工作录音,觉得她应该可以打85分了,虽然还不够潇洒,但是已经足够敏捷准确,再稍稍假以时日,这将会是最出色的翻译。

我这样想的时候,正坐在电脑前,一场球局,找不到对手,只好跟电脑游戏。

小华给我倒了牛奶,看见我打桌球,就笑了。

“怎么这么有心情,自己玩啊?”

“也不是,”我接过她的牛奶,喝了一口,“原来有一个不错的对手,不知道现在哪里去了。”

“是吗?你还有网友啊?”

“为什么不?”我看看她。

“男的,女的?不会搞网恋吧。”

我笑了:“别这么土了。”

说起来,我真的有些日子不见更名为“梨让孔融”的“我就不信注册不上”了,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要忙的官司,谁也不会太有时间听你的倾诉。

小华说:“差不多就睡吧,别太累了。”

“好,你先睡,我洗个澡就来。”

在大会中表现出色的乔菲被我们主任从资料室调入高翻室,从此在我隔壁的办公室工作。

第二天,管人事的副主任带了她到各个相关处室跟同事们见面,将我们介绍给对方。

我们握手,乔菲对副主任说:“我认识程师兄,我们是校友。”

副主任一拍额头:“你看,我都忘了,对啊,你们入部培训不也是家阳负责的嘛。”

我说:“好好努力。”

菲说:“谢谢。”

中午的时候,我母亲给我打了电话,是她的秘书接通:“家阳,你稍等。首长要跟你说话。”

“家阳。”我母亲的声音。

“妈。”

“中午一起吃饭吧。”

“好啊。”

“我们坐我的车去吃西餐。我在门前等你。”

“好。”

我放下电话,吸了一口气。

快午休了,抽了一点空,坐在我对面的师兄用单位的电话给家里打个长途,他对着电话说:“妈,真的,我真吃早饭了,我能不吃吗……”

我穿了风衣要下楼,在走廊里看见英语翻译小赵跟在菲的后面说:“真是的,那个时候,我还真担心呢,我还说,怎么小姑娘一个要去那个地方啊,不过,你真是不错,我听他们说了,你业务相当突出……”

我站在他们旁边等电梯,小赵看到我打招呼:“师兄。”

“嗨。”我说。

乔菲跟着笑笑:“去食堂啊。”

“啊,不是,去别的地方吃。”我说。

他们到了食堂那一层就下了电梯。

小赵走在菲的后面半步,他对菲还挺呵护的。

我母亲的中华车在楼前等着我,我上去了,她手里还拿着文件在看。

我们到了餐厅,她才把手中的工作放下来。

看看在吃鹅肝的我:“怎么瘦了?”

“没有吧。”

“你自己不觉得,瘦了不少呢。”她喝了一口果汁,“最近,我跟你爸爸要各自出门一趟,时间不短。”

“哦。”

“我们走之前,想约小华的父母见一面。”

我抬头看看她:“好啊。不用我们作陪吧。你知道,我不会应酬长辈。”

我母亲叹了一口气:“家阳,你不小了。我是想,把你跟小华的事定下来。”

我并不十分吃惊,我基本上预感到这一天的到来,我用餐巾印印嘴巴:“怎么没有人这么追着家明,要他结婚?”

“家明?”母亲不以为然,“他要是跟哪个合适的女孩像你跟小华感情这样好,我早就给他办婚礼了。”

这句话有两个要点:一,这是个“合适”的女孩;二,她觉得我跟小华的感情“这样好”。

我母亲语气轻松,殊不知这是多么高的标准。

我没说话。

“家阳,你什么意见啊,告诉妈妈。”

“……我没有意见,妈妈,你希望我怎么做?我照你说的做好了,你希望我向小华求婚吗?好。我晚上就跟她提;是你约还是我约小华的父母?你告诉我吧。如果你想,那我们还可以尽快结婚,我们尽快要孩子。

妈妈,我没有意见,你告诉我吧,你希望我做什么?”

我母亲有点发愣,我继续吃东西。

“家阳,”她慢慢的说,向我温柔的笑了,“怎么了,家阳,妈妈是为你好啊,我以为,你跟小华都这么久了,也该有个结果了。你们也都不小了。”

牛排很硬。

我叫来侍者:“牛排很不好吃,请给我换炸酱面。”

他为难:“先生,我们这里只供应俄式西餐。”

我母亲看着我。

“请给我换炸酱面,还有黄瓜。”

“家阳。”

我看着我的母亲:“妈,我能不能自己选择吃些什么?”

“你刚刚要的也是你自己选的。”

“说的不错,因为你只把我带来这家餐厅。”

我扔下餐巾,大步出门。

我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看着人群在我的身边经过。

只觉得人生是密实的网,我如同交点,被无数线索牵绊。

我要自己镇定下来,我下午还要上班。

晚上,我母亲又给我打了电话,问我说,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是不是心情不好。

我说妈妈,对不起,我中午不应该先走。

我母亲说,中午说的事情,如果我还没有准备好,就先放一放,不过,也到时候应该给小华一个交代了。

我放下我母亲的电话,小华又打上来,问我,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去。

我突然又觉得烦躁,又不能对小华发作,克制着自己说:“等我做完手边的工作就好。”

我没等她说话,就收了线。

我应该回到小华那里去的,可是,我开着车在街上闲逛,一边开,一边往嘴里灌啤酒。好久好久,我发现自己停在一个有些熟悉的地方。

柿子树,老式的居民楼,我看一看,这是乔菲她家的楼下啊。

我只觉得心里湿答答的,象溺水的人,奋力挣扎,终于搁浅在沙滩上。

我现在,很想,很想,见到她。

说什么都好吧,有什么该不该的事情?我就是这个懦弱的样子了。

我敲她的门,一个陌生的女孩开门。

我看见放在门口的乔菲的鞋子。

我说:“我找乔菲。”

她从里面应声出来:“家阳。”

我跟着她进了她的房间,她把门开着,我把门关上。

她坐在沙发垫子上看着我。

她好象刚刚洗过了澡,头发蓬松湿润,身上有小孩子的味道。

我坐在她旁边,我看着她。

“你怎么了?”她喃喃的问我。

“菲,”我喊她的名字,眼泪就流下来了,我把头靠在她的肩上,“我累啊。”

她柔软的手臂抱我在怀里。

发表评论